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美贸易冲突新热点 中共有无遵守入世承诺

2001年不少专家预测,中国入世将给世界带来“双赢”,18年后的中美贸易冲突足以证实预测出错,同时更将“中国(共)有无遵守入世承诺”的争论再次摆上桌面。(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人气: 108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2018年的中美贸易冲突再次证实中国入世将给世界带来“双赢”的预测有误,同时更将“中共有无遵守入世承诺”的争论再次摆上桌面。

更有人大胆预测,世界贸易组织(WTO)可能成为全球经济的黑天鹅。本文将探讨中美贸易冲突背后的深层原因,为何中共不兑现入世承诺,以及美国等西方国家如何看待和希望解决这一问题。

从中国入世之后,2002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每年都会撰写中国履行WTO承诺情况的报告,递交给国会。这类公开报告有分门别类、具体指出中共在履行WTO承诺上取得什么进展,以及在哪些方面没有兑现承诺。

每年的内容都不同,但这17份报告中都无一例外地点明,中共至今仍然未能完全遵循WTO的许多基本原则。

尤其在知识产权方面,中共这些年盗窃或侵害知识产权的数量有增无减,从USTR每年公布的《特别301报告》以及近期公布的针对中共知识产权盗窃的301调查报告都详细列出,中共强迫在华外企转让技术和知识产权。

中共已连续28年被美国列为知识产权“优先观察”名单的头号对象。对比三四十年前也曾被美国列入“优先观察”名单的台湾,在逐步加强法治和监管后,于2008年完全脱离这一名单。

中共入世虚假承诺 11个方面未兑现

“可以肯定的是,从2001年中共入世以来确实改革了数千项国内法律,例如加入信息技术协议(ITA)以及降低工业产品的平均关税。”根据美国科技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在2015年公开发表的报告(题为“虚假承诺:中国(共)的入世承诺与实践之间的巨大差距”)。

“但跟2001年中国入世议定书逐条对比下,我们发现在WTO对限制市场准入或限制技术或知识产权转让领域,或者在对国有企业(SOE)和出口行业持续的补贴等规定上,中共完全没有遵守其入世承诺和成员资格要求”,报告总结道。

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发布的《全球智库报告2016》,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在科技创新领域排名世界第二,美国国内排名第一,是美国当今最权威的科技创新智库。

ITIF的报告指,中共入世后已有够长的时间,值得现在来对比中共入世承诺与现实的差距。“实际情况是,中共加入世贸组织并没有使该国大幅度向世贸组织的贸易秩序迈进,因为中共大体上没有履行当时的承诺。同时,对外贸易赤字没有减少,也没有认真执行(WTO的)争端解决机制。”

以下是该基金会整理的中共入世承诺未兑现部分。

序号 中国2001年入世签署的部分承诺内容 是否履行
1 不以技术转让作为市场准入门槛
2 加入政府采购协议(GPA)
3 国企基于商业考量进行采购
4 国企占经济市场份额逐渐下降
5 外国银行享受国民待遇
6 通讯市场对外国企业开放
7 国外电影在中国可自由发行
8 出口补贴大幅削减
9 知识产权盗窃与违反行为明显减少
10 遵守技术性贸易壁垒协议、不再操纵技术标准
11 向“华盛顿共识”的发展目标行进

注:华盛顿共识被称为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宣言,秉承亚当·斯密自由竞争的经济思想。

来源:ITIF报告。

中共以市场准入为由 强制外企转让技术

哈佛商学院教授Thomas Hout和Pankaj Ghemawat在报告“中国与世界:这是谁的技术?”中指,中共要求在华外国企业转让技术作为市场准入条件已经影响到航空、汽车、化学品,可再生能源和高铁。

而美国贸易办公室发表的200多页中共知识产权盗窃的301调查报告中,更是对中共强迫在华美企转让技术进行了详细说明。

“可以肯定的是,由于市场准入条件与中共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相抵触,中共官员会很小心不以书面形式提要求,往往诉诸于口头传达来迫使外国公司转让技术。”美国国会研究处(CRS)的亚洲贸易金融专家莫里森(Wayne Morrison)在“中美贸易问题”报告中也表示,该机构主要为美国国会提供现行政策的深度研究与建议。

而就在7年前,美国前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也公开表达过对中共要求企业进行技术转让的担忧。“我们看到中共一直保持非常、非常激进的战略态度,从几十年前就开始了这种战略:你想在我们这出售,我们希望你来这生产;如果你想在这里生产,你需要把技术转让给我们。”

法律被滥用 成为侵害知识产权的橡皮图章

知识产权的保护比有形产权要复杂很多,一方面对法官和执法水平以及行政保护的方案设计有很高要求,另一方面也要求有独立的司法体系改革配套。

相对于美国执行的严格知识产权法律体系,中共对知识产权保护做法既不公平,更一度成为当局滥用的工具。以垄断法为例,中共法律中并没有参考欧美施行的反托拉斯法中的内容,更可以说采用了世上罕见的破坏法治的做法。

ITIF有长期跟踪在华外企的知识产权案例,它表示,中共宣布的反垄断法目的是将企业合法获得的知识产权称作是“垄断”,随后滥用司法,并据此向在华外企收取基于市场的知识产权许可费。

而中共法院在很大程度上是政府决定的橡皮图章,让外国公司别无选择、只能遵守。

报告指,通常外企被迫支付大量罚金后,改变业务条款,要么决定卖更少的销售产品给中国人,要么只能转让更多的知识产权和技术给中资公司。

在深圳从事知识产权逾10年的中国网民也证明这一点:“(我)自己去复审委打过至少四次诉讼,我的感觉是复审委的判决准确度竟然比不上扔硬币!”

他说,一个连杀人放火的案件都不能保证公平的司法体系,希望能够保护知识产权,简直是“纸上谈兵”。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后,中共在国内对民众进行的“WTO”宣传黑板。(Getty Images)

中共18年入世带来的最大威胁:破坏规则

国外的智库一致认为,如果中国参与全球贸易体系、是在遵守WTO规则行事,那么对全球经济而言都是有利的。但现实却指出,(中共治下的)中国是以WTO为幌子来保护其创新型重商主义政策。

ITIF的报告指,中共明知它必须承诺才能加入WTO,但它的行动则表明,它没有真正要信守承诺的意图。

“对中共而言,加入世贸组织是为了更多的获得全部自主权保护,这样可以抵制其他国家可能单方面采取的、制裁中共的贸易执法措施;不过同时,中共并没有依WTO推动国内改革和转向以市场为基础的经济体制。”报告说。

“中共不应该被允许阳奉阴违”,ITIF报告说,中共希望待在全球贸易规则体制下、享有后者的好处,包括免受单边贸易制裁的保护。但同时它又不遵守WTO规则行事,其经济贸易政策更是越来越多地破坏WTO——乃至全球化的基本原则:国民待遇、非歧视、透明度。

它的行为拒绝了建立在以市场为基础的贸易比较优势理论,后者是 WTO全球贸易体系的核心假设。基于这一假设,参与国际贸易的国家可通过商品或服务交换获得双赢。

ITIF的报告指,“总而言之,现在是时候认识到,世贸组织体系不适用于哪些拒绝基于市场比较优势的核心概念、而支持重商国家资本主义的成员”。

东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的高级研究员恩斯特(Dieter Ernst)在2011年的工作论文中也指出,“大多数情况下,中共是进一步、退两步,在让步后再建一个新的、通常落后的非关税壁垒(NTBs)来补上,且补得更多。”

美国已于去年11月中旬公布,反对在WTO框架下给予中国(共)市场经济地位,正式加入欧盟对中共的应诉行列。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更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这是目前美国在WTO中最严肃的申诉事务。他说,如果中共取得胜利,对WTO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中共入世“双赢”的预测究竟错在哪?

在中共入世前,很多国内外专家也预测说,中共入世是双赢,在华外国公司更是中国经济的大赢家。但事实是,充其量来说,外国公司拿到的是混杂“回报”。

许多公司进入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社会、以及经济第二大体,表面获得市场、同时得益于低的制造业生产成本。但是,根据ITIF获得的信息,许多公司都指出,尤其是先进技术行业,在收到中共创新重商主义政策的广泛困扰,且很可能未来会遭受更多困扰。

ITIF的报告指,过去那些专家犯错的原因是,他们假设(中共治下的)中国是一个“正常”经济体,拥有比较优势,可专注在以成本为基础的劳动密集型行业。

但18年后来看,结果却事与愿违。以中美贸易为例,中美贸易顺差在2017年已增至2001年支持中国入世时的4倍,美国政府表示,现在到了不得不调整贸易赤字的时候。

且贸易不平衡对美国国内就业产生了重大有害影响。彭博社在2015年报导说,经过对中共从2001年底入世以来的影响分析,发现从2000年以来,因为中国的低成本进口,美国500万工厂员工中有100万,甚至超过200万人失业。

根据研究人员的估计,2000~2007年间,因为中国的进口竞争,美国失去了98万个制造业就业。他们尤其指出,对中国商品越开放的美国区域,不仅损失更多的制造业就业机会,同时也看到整体就业的下降。

图为2001年中共代表在多哈签署加入WTO的签字仪式。(HUSSEIN MALLA/AFP/Getty Images)

中美贸易冲突 更深层面还是意识形态之争

中美贸易冲突的复杂性更在于,中美之间的意识形态差距,中共试图塑造的全球治理秩序与西方国家的传统价值观存在的巨大差异。

不妨用20世纪70年代美日贸易冲突来对比现在的中美贸易冲突。“策略地说,在今日美国看来,中国和日本不同。对民主党而言,中国(共)是以前的日本,但规模更大,对于共和党尤其新保守主义而言,除了日本之外,中国(共)很可能让他们想起苏联。”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写到。

在中共入世18年后,西方对中共遵循西方系统游戏规则开始失去信心,美国科技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在两年前就建议,欧美政府应当采取与中共对立的建设性对抗政策,从之前的重法律互动转为以结果为导向。

同时中共对外塑造的全球体系方案也在使中国与其他国家的摩擦日益加剧,从南海冲突、亚投行风波、一带一路、国进民退等议题均可见端倪。

以中共的产业政策“中国制造2025”为例,已对欧美国家造成前所未有的挑战。中共产业“中国制造2025”让美国政商两界都感到不安,“不仅是中国科技行业的追赶,更是国家资本主义的味道”,《金融时报》的徐瑾撰文说。

需要指明一点,美国政府从来没有说要拦住不让中国发展高科技,或者说不让中国赶超美国, 他们一直反对的是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尤其是高科技领域,靠“(强)求、买、偷”的方式来发展,希望能够公平竞争。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接受媒体采访时更是明确回应这一点,“对(中国)他们想自给自足的愿望我们可以理解,如果他们通过一个自由、开放的公平竞争环境来实现这一目标,而且公平竞争,对此我们没有意见。”

《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Martin Wolf)在题为“中国该怎样避免与美国的贸易战?”一文中写到:“欧洲人与美国人一样对中国的知识产权政策感到焦虑,但他们也相信规则。如果中国走上一条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道路,欧洲人纵使不情愿、可能也只好支持。”

WTO的后续 如美国退出WTO 将对中共是灾难

ITIF报告早在两年前就指出,WTO官员需要猛醒,意识到中共对WTO及“全球一体化”构成了生存威胁。

“中共越来越多地公然使用创新的重商主义策略,此举既威胁到全球贸易体系,也威胁到WTO作为机构本身的可行性,”报告说。

“如果WTO没有认识到并对此作出反应,它只会导致越来越多的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而最终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事业也将会受损。”

无独有偶,川普政府在2018年的总统贸易议程中也主张对WTO进行合理和公平的改革。总统报告中指,WTO不但没有限制像中共(治下)这样的扭曲市场国家,反而在一些情况下准予中共对美国和其它市场经济体的不公平待遇。

外界担忧,WTO是否会成为2018年的黑天鹅,成为引发经济问题的不可预测因素,因为如果美国宣布退出WTO,那对WTO将是致命的。

“如果WTO系统死去,其原因绝不仅仅是美国一意孤行的不配合与退出,而其结果对于中国(共)将是灾难性的。”《金融时报》中文评论员徐瑾表示。“如果WTO死去,中国(共)面临的贸易挑战将会巨大,如今美国抛出的加征关税只是开始。”

在2017年博鳌亚洲论坛期间,港媒财经记者提问WTO首席经济学家库普曼(Robert Koopman)——中国(共)是否兑现了入世承诺?当时,库普曼拒绝回答是或否,他以WTO秘书处官员身份表示不方便对此置评。

鉴于欧盟、美国以及日本相继公布,反对在WTO框架下给予中国(共)市场经济地位,WTO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逃避这个难题。而其如何裁决中共是否兑现18年前的入世承诺,将是回答这一争论的第一步。

要指出的是,中共官方在回应外界指责履行WTO承诺时,常引用削减多少关税来转移话题,其实关税只是2001年签证的入世协定书中非常小的一部分,感兴趣的读者可输入“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协定书”查询。

责任编辑:华子明

评论
2018-04-01 7: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