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部分 苏联的暴力、镇压和恐怖(24)

《共产主义黑皮书》:清洗知识界

作者:尼古拉‧韦尔特(Nicolas Werth)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9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4日讯】(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新刑法典中制定的新刑罚之一是终生流放,而如果返回苏联,就会立即被枪决。早自1922年起,这种刑罚就作为一项长期放逐行动的一部分,被付诸实施。此行动影响了近200位被怀疑反对布尔什维克主义的知名知识分子。他们中有很多是参与反饥荒社会委员会的显要人物。该委员会于当年7月27日遭到解散。

在1922年5月20日写给捷尔任斯基的一封长信中,列宁制定了一项庞大的计划,旨在“将曾经协助反革命的所有作家和教师流放国外……这项行动必须经过特别精心的筹划。必须设立一个特别委员会。政治局所有成员都必须每周花2至3小时仔细检查书籍和报刊……必须系统地收集关于教师和作家的政治历史、工作和文学活动的信息”。

列宁用一个例子来进行引导:

“例如,就《经济学家》杂志而言,它显然是白军活动的一个中心。第三期(注意:早在那时起!)的封面上列出了所有的通敌分子。我认为,他们都是驱逐的合理人选。他们都是已知的反革命分子和协约国的帮凶,并组成了协约国仆从、间谍、青年堕落者的网路。我们必须采取行动,系统和有组织地将他们捉拿归案和囚禁起来,并流放国外。”

5月22日,政治局设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 特别包括加米涅夫、库尔斯基、温施利希特和瓦西里‧曼采夫(Vasily Mantsev)(后两位是捷尔任斯基的两名助手),负责收集要逮捕和驱逐的知识分子的信息。最先以这种方式被放逐的是反饥荒社会委员会的两名主要领导人:谢尔盖‧普罗科多维奇(Sergei Prokopovich)和叶卡捷琳娜‧库斯科娃(Ekaterina Kuskova)。首批的160位著名知识分子、哲学家、作家、历史学家和大学教授,于8月16日和17日被捕,之后在9月被放逐。此名单上的一些名字,当时已经或很快将具有国际知名度:尼古拉‧别尔佳耶夫(Nikolai Berdyaev)、谢尔盖‧布尔加科夫(Sergei Bulgakov)、谢苗‧弗兰克(Semyon Frank)、尼古拉‧洛斯基(Nikolai Loski)、列夫‧卡尔萨温(Lev Karsavin)、费奥多尔‧斯捷普恩(Fyodor Stepun)、谢尔盖‧特鲁别茨科伊(Sergei Trubetskoi)、亚历山大‧伊斯戈耶夫(Aleksandr Isgoev)、米哈伊尔‧奥索金(Mikhail Ossorgin)、亚历山大‧基塞韦特(Aleksandr Kiesewetter)。每个人都被迫签署一份文件,声明自己了解,若返回苏联,将立即被枪决。每人只准带一件冬季外套和一件夏季外套、一套西装和换洗衣物、两件衬衫、两件睡衣、两双袜子、两套内衣,以及20美元的外币。

与这些放逐同步,秘密警察也在继续执行其收集信息的政策,针对的是所有第二级知识分子。这些人都受到怀疑。根据1922年8月10日颁布的法令,他们被行政流放到俄国边远地区,或被关押在集中营里。9月5日,捷尔任斯基写信给其助手温施利希特:

“温施利希特同志!关于保存的知识界档案,该系统相当不成熟。自[雅科夫]阿格罗诺夫(Agronov)离开后,我们似乎已无人能够对该系统进行妥善梳理。札拉耶斯基(Zaraysky)还太年轻。在我看来,如果我们真要取得任何进展的话,缅任斯基(Menzhinsky)就必须接管工作……

至关重要的是制定一项能定期完成和更新的明确计划。知识分子必须分为几个类别和子类别:

1. 作家

;2. 记者和政治家;

3. 经济学家:这里分成子类别很重要:(a)金融家,(b)能源部门的工人,(c)运输专家,(d)商人,(e)有合作社经验的人等等。

4. 技术专家:这里分成子类别也是必要的:(a)工程师,(b)农学家,(c)医生等等。

5. 大学讲师及其助手等。

“关于所有这些人的信息必须送交特定部门,并由负责知识界的主要部门进行汇总。每个知识分子都必须有自己的档案……我们必须明白,此部门的目标不仅仅是驱逐或逮捕一些人,更是对关于知识分子的普遍政治事务和政策做出贡献。他们必须受到控制、严密监视和区别对待。对那些愿意支持苏维埃政权并用言行予以证明的人,应当考虑提拔。”

几天后,列宁发给斯大林一份长篇备忘录,在其中一再发狂地详述对俄国所有的社会主义者、知识分子和自由派进行“决定性清除”的问题:“关于驱逐孟什维克、民粹社会主义者、军校学员等的问题,我想在这里提出一些疑问。这个问题是我不在时提出来的,还未得到彻底处理。是否已作出决定铲除所有受欢迎的社会主义者?像[安德烈]佩赫克赫诺夫、[亚历山大]米亚科京、[A.G.]戈尔尼费尔德、[N.]彼得里谢夫这一类人?我认为,流放他们的时候到了。他们比社会革命党人更具危险性,因为他们更狡猾。我们也可以这样谈及[亚历山大]波特列索夫、[亚历山大]伊斯戈耶夫,以及《经济学家》杂志的其余人员,诸如奥泽罗夫和其他几位。同样情况也适用于孟什维克,诸如[瓦西里]罗扎诺夫(一名医生,不可信任)、维杜琴科(米古洛或者类似名字)、柳博芙‧尼古拉耶芙娜‧拉琴科和她年轻的女儿(她们似乎是布尔什维克主义两个最大的敌人),以及N‧A‧罗日科夫(必须被流放,真的是不可救药了)……曼采夫─梅辛委员会必须拟定名单,这些人中的数百人应立即被驱逐。我们有责任一劳永逸地把俄国清理干净……彼得格勒作家与思想家之屋的所有作者也必须走。哈尔科夫市必须被彻底搜查。我们目前完全不了解那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它倒不如在外国。该市需要尽快进行一次彻底的清洗,刚好在审判了所有的社会革命党人之后。对彼得格勒所有那些作者和作家要采取些行动(你可以在《新俄罗斯思想》1922年第4期第37页找到他们所有人的地址),对小出版社的所有编辑(其姓名和地址在第29页)也是。这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3-15 9: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