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如:日本经济之父 独奉孔子为师(二)

——读《论语与算盘》惊悟儒学真谛

涩泽荣一在学习儒家经典的同时,从小习武。所以非常清楚日本武士道的思想根底来自孔子的《论语》。他也是日本真正懂得运用《论语》来指导资本经济,驾驭商才和培养商才的第一人。(维基百科)

人气: 5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6日讯】“我认为,养成士魂(武士道之魂)的根底,终究在于(孔子的)《论语》,而商才,也可以通过《论语》来充分地培养。……如果熟读《论语》,仔细品味其中的内涵,就会领悟到许多人生的智慧,所以,我毕生都遵从孔子的教诲,把《论语》当作处世的金科玉律,从未离开过案头。 ”——日本资本经济之父“涩泽荣一

士魂商才:日本资本经济的灵魂

很多人尽管不了解日本近现代的资本经济是如何具体形成的,如何发展的,(我们也没有必要在这里讲解这段历史。)但是,日本企业普遍讲究道德伦理,做生意讲诚信,讲信誉,产品拥有很高的品质却是众所周知,虽然不能说全部人都能做到,但毕竟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他们的东西让人安心,因此获得世界的赞誉,很多华人不是在旅游期间尽全力地购买日本的商品吗?不管我们对日本民族了解多少,也不管我们心中是否真的从内心情感上对日本人完全认同,我们都不得不承认,商品的品质无可挑剔,这是个无法辩驳的事实。

那么既然中国人认为文如其人,文章如此,那么经商会有例外吗?应该不会有例外。一个道德很堕落很奸诈的人,会生产出好东西来吗?必然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那么整个社会,如果只有几个人这样做,会出现这样普遍的商业社会现象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只有整个社会的商人都普遍认可正统的道德,才能做到这一点。

实际上日本的商界,不仅遵从道德从商,讲究信誉和品质,他们还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富裕后都自觉地回报社会,认为为社会做贡献,才是商人最大的价值和荣耀。这些思想几乎是所有商界人士,所有企业共同的价值观,他们只要有能力,都会无偿提供大笔资金用于教育、医疗、福利等公共事业,并且是发自内心的。

那么是否自古以来,日本的商人就是这个样子呢?并非如此,实际上,在明治以前,也就是涩泽荣一运用孔子的教导来经营工商界之前,日本的商人大多关注的只是如何盈利为目的,这些说法在《论语与算盘》里,也时常提到,这些思想认识,都出自他的亲口论述。因为日本近代的资本经济形式,就是他在明治初年导入日本,亲手建立起来的。根据他的说法,日本农民和工商业者,在明治维新之前,地位很低,而商人更是如此,由于他们没能接受武士才能接受的儒家四书五经的正统的教育,商人当时仅仅停留在能写会算,或者一点点儒家初级的启蒙教导,因此,武士阶层受到的经国济世的思想就从来没有被商人接触过,因此不懂得经商也要有高尚的道德。他说为此,他立志要改变这种现状,提高商人的地位,只有道德提高,才能拥有大的商才,才能受到社会的尊重,既然都是人,从事什么行业都不分贵贱,只要从商能遵循《论语》的教导,以仁义的原则经营,一样可以变得高贵。

他说,他一定要让世人看到,《论语》同样可以领导资本经济。这就是当年这位开创了日本资本经济的先驱者所定下的志向,后来他真的实现了他的理想,把“士魂商才”变成了日本商界的经营思想之根,把儒生“达则兼济天下”的为国为民谋福利的理想和价值观植入商界,成为日本工商界的共同理想和人生荣耀。所以今天的日本商界和企业,才如此热衷于社会贡献,这是儒生济世救民思想在商界的体现。因此日本的资本经济,其实质是儒商思想,是儒商商道在近现代日本的实践。

一句话,日本的资本经济,其表面形式是西方的,而其灵魂却是东方的儒家思想。来自孔子的教导。

涩泽荣一关于“士魂商才”的论述

本文开端的那段话,就是涩泽荣一在《论语与算盘》第一章开篇就记述的原话。他说:“日本必须学习古代中国的文化和学问,培养自己国家的精神文明……中国古代的文化学术博大精深,著作浩瀚如海,但核心却是记载孔子言行的《论语》。 此外,还有《尚书》、《诗经》、《周礼》等书籍(指四书五经中五经的书籍))……相传也是由孔子编定的,因此,孔子成了汉学的核心,提到汉学,就离不开孔子的学问。 ”

他说,《论语》被供奉在日本皇家宗庙“伊势神宫”,这本书,是平安时代(中国正值唐朝)著名的儒学家、政治家和文学家“菅原道真”曾经抄录过的原本。他认为,菅原道真必定很喜爱《论语》,深受《论语》的影响,所以有过“和魂汉才”的提法,他因此受到启发,提出“士魂商才”。

关于这段论述,我们整个摘录如下:

“我们为人处世,必须具有武士的精神(士魂就是武士道的精神),然而,仅有士魂而没有商才,经济上无法自立,就容易招致灭亡(意思你光有高尚的道德,没有经商的业务上的具体知识和才能,你从小了说,不能经营自己家族的产业,从大了说 ,无法领导国家经济走向富裕,无法让百姓富足。国家贫弱,只能招致覆灭。那你就只能独善其身了,无法实现真正的儒生兼济天下的理想)因此,士魂是离不开商才的。关于士魂的养成,大家可以借鉴不同的书,我认为,养成士魂(武士道之魂)的根底,终究在于孔子的《论语》(可见所谓武士道,不过是儒家学问在日本的继承方式。由于武士才有资格受系统儒学教育,所以武士阶层继承了儒家学问,按照他们的理解形成了武士道。)而商才,也可以通过《论语》来充分地培养。或许有人认为,讲述道德的书籍与商才好像没有关系,但是所谓的商才,原本也是以道德为根基的,如果商人违背道德,欺骗、浮华、轻佻,赚取不义之财,那只是玩弄小聪明,绝对不是真正的商才。因此,我认为,商才与道德是不可分割的,应该靠论述道德的《论语》来培养。此外,虽为人处世相当艰难,但如果熟读《论语》,仔细品味其中的内涵,就会领悟到许多人生的智慧,所以,我毕生都遵从孔子的教诲,把《论语》当作处世的金科玉律,从未离开过案头。”

可见,武士道不过是儒家做人的思想被日本的武士阶层继承和吸收,成为文武兼具的日本实际管理国家的知识分子——日本式的士大夫。如今日本的中学课本,就明确写着,在最后一个幕府时代的江户时期,武士们一提起做学问,必定是孔子的《论语》,而涩泽荣一自己就在学习儒家经典的同时,从小习武。所以非常清楚日本武士道的思想根底来自孔子的《论语》。但是日本真正懂得运用《论语》来指导资本经济,驾驭商才和培养商才的,他却是第一人。#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3-06 10: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