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郑耀先们的歧途与悲剧

公映的《风筝》被删了5集,其中有一段被删的情节是高君宝与周乔在养母秋荷坟上的对话。(视频截图)

人气: 9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8日讯】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以共产党的标准来衡量,前一阵热播的大陆谍战剧《风筝》的主角中共特工精英郑耀先,绝对称得上是位“战斗在敌人心脏的孤胆英雄”,而这部电视剧似乎也正是把他作为这样一位英雄人物来精心塑造的,许多观众看过之后也都由衷的认为他就是这样一位英雄。

不过,我想质疑的是郑耀先究竟能否算得是真正的英雄?

纵观郑耀先的一生,可以说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曾动摇过自己的共产主义信念,确实做到了把一切都毫无保留的献给了它,为此可谓历经艰险,尝尽苦辣,九死一生,无怨无悔。一言以蔽之,郑耀先对信仰的忠诚度恐怕是大多数他的“同志”都难以企及的。

不过在我看来,一个信仰的信奉者和践行者究竟能否算是真正的英雄,关键不在于他对信仰的虔诚与献身程度,也就是他的忠诚度,而在于其所信奉和践行的信仰的善恶。就这一点而论,我认为郑耀先根本不能算是真正的英雄。

郑耀先的信仰是什么?是由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共产主义。迄今为止,这个主义在世界上已有一个半多世纪的历史了,而且曾经成功的在前苏联、中国等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取得过“辉煌”的“胜利”。然而打自己耳光的是,尽管共产主义信誓旦旦的声称要建立一个没有剥削和压迫,人人平等的天堂,但实际上并没有给这个世界带来任何它许诺过的福祉,非但如此,它还把民众拖入了一个比“旧社会”所受剥削与压迫更重更深,毫无自由与尊严可言,生灵惨遭涂炭的深渊。据《共产主义黑皮书》披露,共产主义极权暴政迄今已造成至少一亿五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个半多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所犯下的罪恶堪称史无前例罄竹难书。

全面论述共产主义的滔天大罪不是本文的目地,在此我只想指出一点——仅就《风筝》下半部的剧情而言,也足以看出共产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苦难之深。

用共产党的话说,1949年10月1日,蒋家王朝被推翻了,“新中国”成立了。可这是一个怎样的“新中国”啊?

在这个被共产党自吹是“全新”的社会里,所有人都被按照严格的政治标准划分为两大阵营——“革命阶级”与“反动阶级”。后者就像是纳粹德国时期的犹太人一样,成了毫无人身权利与自由尊严可言,任人欺凌侮辱的“政治贱民”。从“镇压反革命”、“三反五反”到“社会主义改造”,再到“反右”、“四清”直至文革,每一拨政治运动他们都会被揪出来挨批挨整,一次次被无情的踩在脚下,备受凌辱。

在所谓的“新中国”,是凡跟“旧社会”沾过边的人,十有八九都难逃沦为政治贱民的厄运。在《风筝》中,被打入这个另册的有特务嫌疑分子郑耀先,有郑耀先的妻子中统特务林桃,有在“旧社会”做过妓女的秋荷,有中统特务高占龙的儿子高君宝和郑耀先的女儿周乔。

政治贱民的边界而且是不断伸缩和变动的。一个人究竟是属于“革命阶级”还是“反动阶级”,不由自己定而由组织上说了算。换句话说,今天你是“革命”份子,明天说不定你就成了“反动”份子、“阶级”敌人。这不,这样的荒诞剧在“老革命”韩冰、陈局长、袁副政委,甚至钱副部长身上都曾经上演过。共产党的情报科长韩冰就因为被俘后没被敌人处死,就失去了党对自己的信任,不仅不断受到各种审查,而且被发配到劳改农场监督改造。到了文革,连堂堂的陈局长也被作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给打倒了,而袁副政委则因为被怀疑在渣滓洞变节成了叛徒被关进牛棚,惨遭批斗—–

是凡经历过毛时代的人都清楚,一个人一旦被贴上政治贱民的标签,那就意味着他将不再保有最最基本的人权,坠入任人宰割万劫不复的人间地狱。《风筝》后半部中的大量情节都印证了这一点。

就说郑耀先和韩冰这两个“坏份子”吧,不但没有起码的自由与尊严可言,竟然连谈恋爱和结婚的权利也都被剥夺了。在剧中,他们两人的正当交往被街道主任粗暴的斥为“乱搞男女关系”,并因此被双双押到台上横遭批斗与羞辱。而当韩冰把结婚申请书小心翼翼的递交给街道主任时,她连看都不看就扔到一边去了。试想,这样的遭遇在“万恶的旧社会”可能发生吗?

对党忠心耿耿的袁副政委就更惨了,因为被打成叛徒,咽不下这口气,最后竟悬梁自尽。

还有郑耀先的女儿周乔,亲妈是中统特务,亲爹是特务嫌疑,养母是妓女,哥哥是大特务的女儿,生在这样的家庭,她连最基本的追求爱情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插队农村后,为了自保不得不嫁给当地的农民—–这不简直就是当年遇罗锦《一个冬天的童话》的翻版么!

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曾一语中的的评价《风筝》说:“这部剧揭示了所谓‘革命信仰’的荒唐,以及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谵妄:‘革命’对人的吞噬不仅是肉体上的打磨,更是灵魂上的扭曲摧残。这部电视剧至少让部分观众看到一直被掩盖的黑暗:中共以‘信仰’为名,逆反人性,折腾社会、折腾所有中国人,最后也让所有中国人互相折腾不息,中共‘革命史’就是一部集恶与污秽于一体的斗争史。”

追根溯源,上述这一桩桩一幕幕惨剧哪一桩哪一幕不是郑耀先所崇信的共产主义带来的?虽然它们所涉及的还仅仅只是共产主义极权暴政的一小部分,但也足以证明它的邪恶了。而这种邪恶是否会因为一个个类似郑耀先这样的信奉者的虔诚而发生改变呢?不用说,显然不会,也不可能会。

古今中外,人们对献身信仰的志士历来都心怀敬意,被他们表现出的理想主义与英雄主义打动与吸引的人可以说不计其数。但我以为,撇开信仰的善恶,抽象的颂扬人们对信仰的虔诚与献身不但没有意义,而且极有可能误入歧途。作为一种精神品质,虔诚与献身可以服务于美好的信仰,也可以被邪恶的信仰所利用。故而首要的问题不在于一个有信仰的人对自己的信仰有多大的忠诚度,而在于他的信仰究竟是善是恶。郑耀先对信仰的至死不渝与无私奉献并不意味着他的信仰就一定是美好的,因为信仰的善恶从来都不是由信仰者的忠诚度而是由也只能是由它的客观效果来判定。事实上,尽管共产主义总是不遗余力的把自己打扮成世上最美好的事物,但它带给人类的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郑耀先把自己交付给这样一种邪恶至极的信仰,怎么能算是英雄呢?真正的英雄只能是为造福人类的美好信仰献身的人,而不是为祸害人类的邪恶信仰卖命的人。所以,郑耀先其实应被称作历史的罪人。只不过,他不是有意作恶,而是在无知的犯罪罢了。

当然,郑耀先不仅是历史的罪人,同时也是位悲剧人物。他的悲剧就在于,其一生所作所为的初衷确实是为了中国民众的“解放”,但因为被共产主义的花言巧语所蒙骗,在信仰上误入了歧途,他所做的一切实际上却无一不在把中国民众推向更大更深的苦难之中。“新中国”这座人间地狱之所以能建成,千千万万的郑耀先可以说“功不可没”。没有他们的出生入死流血牺牲,共产党怎么可能从蒋介石手里夺得江山,中国人民日后又怎么可能在共产党的极权暴政下备受奴役呢!换句话说,郑耀先们毕生奋斗的结果与他们孜孜以求的目标完全是撕裂的,相反的。也正因为如此,他们越是对共产主义忠贞不渝,越是把自己毫无保留的献给这个信仰,他们犯的罪造的孽也越大。

舍家别业舍生忘死,自以为是在为人民的“解放”而奋斗,是在献身于这个世界上最光荣最伟大最正义的事业,谁知用自己的双手和生命建造的却是一座史无前例的践踏和奴役人民的地狱。这个悲剧,是不是很残酷?

写到这里,我不由想起了夏明翰。如今五十岁以上的中国人想必有不少人都还记得这个名字,他是共产党大力宣传的“革命先烈”之一,2009年曾入选“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28岁时,夏明翰因组织和参加武装暴动,试图推翻当时的合法政府,被其抓获并枪毙。临死前他曾写下一首日后流传甚广的《就义诗》,这首诗朗朗上口,青少年时的我们几乎人人会背。诗云:

砍头不要紧,
只要主义真。
杀了夏明翰,
还有后来人。

我以为,前两句诗说的没错,一个人信奉的主义如果真是真理,即使被砍头那也值了。但反过来说,如果他信奉的不是真理,而是乔装打扮成真理的歪理邪说,那么他的死还有价值吗?当然没有任何价值可言,可以说是白死了!在我看来,夏明翰的死就是这么回事。

夏明翰的一生——为共产主义抛头颅洒热血的短暂一生,与郑耀先的一生——为共产主义出生入死的传奇一生,其实都是误入歧途的一生,都是被虚掷了的一生,也都是悲剧的一生。遗憾的是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都没能从被共产主义蒙骗的幻觉中觉醒。

在《风筝》第32集里,当郑耀先的得意门生国民党特工宫庶因遭共产党追杀失踪后,郑耀先与陈局长坐在河边的石凳上有一段对话。陈局长告诉郑耀先:“宫庶失踪了”。 郑耀先望着远处感叹道:“我在想,宫庶也曾心怀天下有志四海,却误入国民党的歧途,一味愚忠愚孝,哎—–造物弄人啊!” 其实郑耀先完全说反了,误入歧途、一味愚忠愚孝的不是宫庶,而恰恰是他自己。要说造物弄人,被弄的不正是千千万万的郑耀先们吗?

有网友披露,公映的《风筝》被删了5集。其中有一段被删的情节是高君宝与周乔在养母秋荷坟上的对话。

两人给秋荷上坟时,已成为“红卫兵”的周乔满嘴“革命”,满脑子“打倒走资派”,毫无亲情人性。高君宝呵斥周乔说:

“你等著,或许有一天,你不愿看到这样一个情形,一些中国人,将一无所有,无产,无知,无情,无法,无德,无美,最后都变成无赖;睁着眼睛说瞎话,张著大嘴说屁话,昧著良心说假话,荒唐无耻到不知自己的灵魂为何物。什么诚信廉耻,什么正义礼让,阶级斗争转为利益之争,实用主义,甚嚣尘上,没有信任,没有责任,道德沦丧,甚至贪污腐败,唯利是图,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些都是今天大家互相揭发,互相批斗,互相出卖,人整人,人斗人的结果。”

这段台词实在精彩,简直就是今日中国的真实写照!

在《风筝》中,文革后不久郑耀先便离世了。也就是说,他并没有看到毛时代之后的中国。

我在想,假如哪一天郑耀先在阴间突然起死复生了,重新回到了人间,亲眼目睹他热爱的“人民军队”在北京大街上用坦克和开花子弹屠杀爱国民众,看到他一生愚忠的共产党堕落成了一个贪污党,他亲自参与建立的“新中国”成了权贵们欺压百姓作威作福的地狱—–他会作何感想?他还会一如既往的坚信共产主义吗?他对自己的一生还会无悔吗?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3-08 11: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