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小说:黑与红(17)

作者:李科林
  人气: 4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9日讯】正在紧要关头,铁门响了,嗄然一声打开了,人们迅速地回到自己原来蹲的地方,大胡子也怏怏不乐地在原地坐下。

进来的看守所所长高声怒斥:“你们在搞什么鬼?乱哄哄的,关禁闭还不老老实实地呆着,搞鬼名堂的,一辈子也别想出去!”所长环视了一下周围又喊道:“谁叫李科林?”我像遇见了救星,迅速爬起来,立正“是我。”“跟我出去。”我随着所长走出铁门,回头看看这帮乌合之众,心里自言自语:“银元、手表就留给你们作个纪吧,再见了,但愿再也不会见了。”

在我被关进禁闭室的同时,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罗哥哥处,一场紧张营救我的活动开始了。罗哥哥首先去找周士齐教授,将原委说明,他们又一齐到军部去见孙立人。说我决不是那种胆大包天,敢于命令俘虏开车进城的人。那是一场误会,俘虏的证词可以证明。罗哥哥通过他负责军邮的关系,不知从哪里弄到了这一至关紧要的证明。孙立人听了,觉得情况属实,于是下令将我释放。我从入禁闭室到放出来,一共经历了难熬的十二小时。在我回营房的路上,我偷偷吻了挂在我胸前的劫后余生的饰物,暗暗地庆幸:“是你保佑了我,救了我,我想念你,偶哈毛……”

16. 广州车站,再见!

出发前夕,士兵们忙着打包、装箱、装车、运往广州车站。部队整理好行装,点名、集合、分乘五辆美军军用大卡车,抵达广州车站时已是晚上七点整了。火车定九时整开往深圳,然后转赴香港乘船到秦皇岛。车站上的人群熙熙攘攘。我们通讯营上车完毕后,营长要我到通讯营各连各排的每节车厢去安排士兵们唱歌、学文化、不能让他们尽打磕睡,否则坐在车里无事可做,就会胡思乱想,开小差。

我接受这一任务对我逃跑有利,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站台上,各节车厢之间来回走动,而不致被人怀疑。营长决没有想到布置士兵唱歌以防他们逃跑的人,正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逃兵。我一面到各车厢去布置营长交待的任务,一面在琢磨和寻找车站的出口处。

车站的正门,由四个荷枪实弹的宪兵把守,只准进不准出,休想越雷池一步。而离正门右边三十米处是一个小小的运装备、弹药箱的出入口,没有宪兵把守,只有一个军需官模样的人在忙着登记运上火车的物资。四五辆推车,轮流来回进进出出,不断地将装备装上火车。眼看还有十几分种就开车了,运输也在加紧进行。我上前和军需官打招呼并且递了根骆驼牌香烟给他,并提醒他马上就要开车了,要赶快运。他贪婪地抽着烟,满头大汗地催促手下的士兵加快速度。我也立刻卷起袖子,很自然地加入了抢运的行列。军需官看我主动帮忙,还拍拍我肩膀:“老弟,好样的。”直点头表示赞赏我助一臂之力的主动行为。

我一边推车,一边密切注视着车站上的挂钟,指针转到八点五十五了!当我帮着推出门一辆空车,士兵们在抢装最后一批装备时,我趁人不备,乱哄哄装车,无暇顾及别人的时机,一溜烟冲出了车站,人不知鬼不觉地撒腿奔向马路对过的一辆公共汽车。车门半掩,不像要发车的样子。一个司机模样的人,躺在席上呼呼大睡。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也躺在他身边,心跳得都快蹦出嗓子眼儿了,紧张得到了极点。

这时,倾盆大雨落了下来,同时火车响起了出发的汽笛长鸣,随后听见“空其,空其”的启动声,我逃跑成功了!一块石头落地了!一天的紧张、劳累,我竟然不知不觉地睡到了清晨。司机在朦朦晨曦中,醒来一看,见一个人躺在身边,起来踢了我一脚:“宾过?”(谁啊?)我这才从梦中惊醒,用广东话说:“我要去西关,昨晚遇上大雨就入车躲雨。”

他见我是军人,肃然起敬,又听我说的是家乡话更感到亲切。连声说:“莫门太,莫门太”(没问题,没问题)立刻从暖瓶里倒了杯热水给我,说车要五点钟等售票员来了才开。于是我们就坐下聊了起来。我告诉他我的老家是广东梅县,这次由缅甸作战回国,部队长官特批准我回老家看看,然后随下一批部队出发。他信以为真,还不断地说,我们远征军在国外打仗给中国人露脸了。

不知不觉天色已大亮,雨也停了。一个瘦小但双目炯炯有神的梳小辫的姑娘挎着车票袋跳上车了。沉闷的车厢顿时有了生气,她口若悬河般地与司机拉家常,也和我聊起远征军的事。我此时,又轻松,又紧张。轻松的是逃跑的计划终于完成了,而紧张的是还心有余悸,不知什么时候宪兵搜查到车上来,那我就是瓮中之鳖了。我无心聊天,只盼早些开车。又零零星星上来几个乘客,司机这才发动机器开车了。

沿途我也无心欣赏南国清晨的雨景,将身体尽量往座位下面缩进去,以免大半截身体暴露在窗外,被人发现。好不容易熬到了西关,我跳下了车与司机售票员招手告别就直奔忠义舅舅家。刚一敲门,忠义就来开门迎接我了,我们哥俩不约而同地抱在一起,庆幸死里逃生。我一夜没来,害得他一直在担心我没有跑掉,或是被抓走。

我问他是怎么从车站跑的。他告诉我,他在车站上无法脱身,连长要他整理器材的清单,一直忙到车开以后,当时他已经不抱有什么希望了。可是车开出不久,在一个小站停下来,他佯装上厕所,就从两节车厢的联结处,跳下车溜掉了。他对广州很熟,不到十点钟就到他舅舅家了。(待续)#

责任编辑:马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解救英军取得胜利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缅北的大街小巷。中国远征军的身价一下就提高了。
  • 孙立人与作战参谋乘吉普车到达英军第一军团指挥所。军团长一见孙立人,像遇见了救星:“如果中国军队,再不赶去达罗援救英军,他们就可能全部被俘。”
  • 同学们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不到十分钟,宪兵的吉普车呼啸而去,接着紧急集合的哨音吹得又响又急,我们都怀着大祸即将临头的感觉,迅速集合完毕。
  • 我们告别了同学、班排长,坐上司务长去领给养的中型吉普,来到孟拱的美军第三野战医院。我们将军医处的转院许可证交给一位金发碧眼的漂亮护士,她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将我们的名字,部队的番号,登在本上后,就发给我们每人一套天蓝色的病号穿的衣裤并带领我们到外科手术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