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全璋妻千里寻夫 谈中途“被失踪”过程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图为资料照。(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6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曜荣台北报导)中国著名维权律师王全璋在2015年“709大抓捕”后,被公安带走,失联已逾一千日。其妻李文足近日从北京徒步前往天津,要求法院交代丈夫的下落,但在9日遭国保人员带走,之后获释,她在脸书(Facebook)上说明遭到粗暴对待的过程。

李文足表示,(9日)上午10时55分左右,她们刚到宾馆一楼大厅退房,突然看到一群人涌进大厅,把她们团团围住。其中一人(后来知道是天津市局国保处长刘亚军)一声令下:“控制手机!”她的手机立马被抢走,只录了4秒的视频。随后,一男一女两胖子上前狠狠揪住她的胳膊,刘亚军在她背后猛推狠搡……结果,不到一分钟,她就被塞到了一辆轿车上。

国保人员把李带到了武清豆张庄派出所。李文足说:“在一小会议室里,椭圆形的会议桌旁,四个男人、一个女人看守着我。”天津国保刘亚军称,他们一直没有跟她沟通的机会,今天就是找个机会跟她沟通一下。

李文足奇怪道:“你们就是这样找机会的?!几十个人冲上来把我抓到派出所来?”刘亚军赶紧解释称他没抓她……这让她更觉奇怪了:“那这算怎么回事?!”刘亚军说:“我们就是找个机会跟你沟通一下。”

她盯着刘亚军说:“你们把我丈夫抓了一千多天了,生死不明。我这个做妻子的,走出来寻找丈夫的下落,哪里违法了?你告诉我,我改!你们没有任何手续把我抓到派出所,这是沟通?你们这是违法,我不跟你们这些违法分子说。你们要么把我放了,我出去继续找我的丈夫;要么我就小命一条放这儿,要杀要剐随便!”

“四男一女无语沉默中……”李文足说,午饭时间,刘亚军给她端来了一盘饭菜。她本来不想吃派出所的饭菜,但是为了保持体力就顾不了那麽多,把半盘白米饭吃掉了(没吃菜,米饭至少是干净的)。

她描述,吃完饭,刘亚军没再进来,留下了不敢说话的三男一女国保看守她。他们互相之间也不敢聊天,都选择了各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打盹儿。她也趴在桌子上休息。不一会儿,旁边传来了呼噜声,吵死个人!她抬起头翻了个白眼,趴到桌子上继续打盹。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刘亚军进来叫醒她,说:“领导来了,跟你谈话。”一位穿着蓝色衣服的人在桌前坐下。李文足要求他出示证件,他拿着证件在她眼前晃了一下,她根本就没看清,模糊看着是天津市公安局盛彤(音)。

他自称是709专案组的,来跟她谈谈,看有什么目的。李文足说:“你这话说错了,我一切行为都是我正当的权利,合理的诉求。他说好,那你说说你有些什么诉求,我们往上汇报商量一下。我说,这是正当的程序,你们还要商量算怎么回事,你们就是一群骗子!”

该名人士说:“你不就是为了王全璋的事嘛,你不就是要见法官吗?你不是说‘有罪审判,无罪放人’吗?我就是来跟你谈谈这些事!你说,我记着。”

李文足回应:“一、立刻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王全璋;二、我要同律师一起见主审法官;三、有罪审判,无罪放人。”接下去,她就被迫又开始听他说着跟刘亚军一样的话:“车轱辘话,车轱辘说……这里不啰嗦了。”

她觉得奇怪,“怎么级别这么高的人,算是相当有水平的人,怎么这么啰嗦!我掐断他的话头,几次都掐不断!”

下午4时许,对方提出要送李文足回石景山,李不答应。“去哪儿,要干什么,是我的自由,警察该管的没管好,不该管的倒是管得挺宽!为此又争执了半个小时。”

最后,李文足和一直在派出所外等待的709人士戈平和其妻樊丽丽一起离开了派出所。她说:“我们都饿坏了,在派出所附近的饭馆狼吞虎咽的时候,接我们的王峭岭、刘二敏、原姗姗三个姐姐到了!和平哥也到了!”#

责任编辑:姜泉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