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祷:中华儿女三亿人三退丰碑(下)

与所有共产国家相比,中国的三退人数与规模都是历史之最。图为香港民众举行反中共迫害大游行。(潘在殊/大纪元)
人气: 82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1日讯】

接上文

8. 活摘器官:罪的铁索

现在,我们要开始叙述整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中最惊人,也是世界史上(包括共产主义极权国家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一个事件。这个滔天罪行是中国共产党人被制度性的贪腐请君入瓮而集体干下的,人神共愤的非人之罪。

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短短几年间,中国取代了美国,成为世界上做器官移植手术最多的国家。可美国每年有一亿多人捐赠器官,而直到现在,中国人捐赠器官凤毛麟角。这些器官是从哪来的?

2006年,一位在辽宁苏家屯血栓医院工作的护士安妮说出了一件秘密。在她工作的地下室,囚禁了6千多名法轮功修炼人。这些人一个接一个消失,到后来一个都没有了。她前夫是一名医生,他夜夜做噩梦、流冷汗,最后,他终于告诉她一个秘密。这些年来,他在这些修炼人身上摘取了2千多个眼角膜;他的同事在这些人身上摘取了数千个心、肝、肾、皮肤,直到他们从这间医院消失,不被人提及。

图为苏家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的ANNI(左二)和Peter(右二)在“调查中国劳教所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的集会上公开发言。(大纪元)

这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行:活摘器官曝光在世人眼前。刚刚曝光时,没有人敢相信如此恐怖的罪行。之后,越来越多的证据出现,2016年,活摘器官开始在世界各大媒体上大量曝光,中共国家机器活摘良心犯、法轮功学员、基督徒、维吾尔族人、藏族人器官的非人罪行再也无法掩藏。

依据大陆做器官移植手术医院每年手术数量来推算,被活摘器官的人一年多达6万到10万;19年来,被屠杀的法轮功修炼人(这占大多数)及维吾尔族、藏族、基督徒、良心犯的数字十分惊人。然而因为这些黑暗的罪行是在黑暗见不得人的地下室、内院进行,人们看不见它的存在。整座中国已成为一座隐形的囚牢,人们生活行走在炼狱的旁边,却什么也不知道。

活摘器官形成一个庞大的食物链,把所有和移植器官有关的军队、武警、公安、医院、法院、医生、护士、中介都吸了进去,彼此扣绞在一起。无论是对于主导移植器官的军医院、参与运输供体的海军舰队、参与器官移植的非军方医院,还是直接参与贩卖器官的法院、黑市,器官移植都是一笔巨大的,足以摧毁一个人的良心的收入。

活摘器官被曝光之后,这个中共集体贪腐犯下的最大的罪行不但没有停止,并于2016年5月在全国开通运输人体器官的“绿色通道”。之后,全国各地机场出现了“移植器官快速通道”,输送急诊器官移植需要的器官。第二年,更传出来新疆维吾尔族人被集体抽血、DNA采样输入资料库。就在人们以为它已慢慢消停的时候,活摘器官流水线化,成为无法消灭的一头庞然怪兽。

流亡海外的新疆医师安华‧托蒂(Enver Tohti)先生2009年12月10日在英国议会听证会上讲述了活摘死刑犯器官的亲身经历。(肖龙/大纪元)

中国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系,向全球输出大外宣。近年,它开始占有第三世界国家的港口,妄图成为二十一世纪欧美之后的殖民帝国。同时,它无声无息地从活人身上摘下跳动、带血、温热的器官,高价卖给各国病患。从各国来到大陆做器官移植的病患不知道从那一天开始,一颗来自屠杀的心、肝、肾植入了他的身体,使他成了无辜的共犯。在中共向世界输出技术和意识形态控制手段的同时,它输出了死亡。

大跃进时毛梦想的超英赶美在器官移植这个蒸蒸日上的国产事业上,毫无疑义,已经超标达到了。在中国输出的芬太尼、毒玩具、毒空气、意识形态控制术之外,现在添加了人体器官以及活体器官出口这一项。任何国家不敢想像的事业,中华人民共和国做到了。

这是因为它是一个意图摧毁中华民族的外来幽灵。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它的背后是撒旦。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乘着前苏联这黑暗坐骑而起,意图摧毁全人类的撒旦代理人。

9. 中华儿女三亿人退党丰碑

把以上种种世界格局及中国的深层真相了然于心,我们就能够明白这三亿中国人的觉醒意义非凡。在今天,三亿中华儿女退党是一个庄严的预示,也是许多古老预言的实现。

共产党必亡。中共解体是天意,也是民心。现在世界上有三座共产主义纪念碑。一座在布拉格,一座在华盛顿,一座在莫斯科。在莫斯科,纪念碑的名字叫做《悲伤之墙》,是在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为了纪念至少多达一千五百万的前苏联政治受害者而建的。华盛顿的那座纪念碑最早建立,它的原形来自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时在广场正前方树立起来的,高举火炬的民主女神像。这座雕像在六四凌晨被解放军用坦克铲除,然而她却在太平洋彼岸的华盛顿树立起来,以“纪念超过一亿名共产主义之下的受害者。”也就是说,这座来自被残酷镇压的六四民运的女神像成为纪念所有受共产主义迫害的人的纪念碑。

2007年6月12日,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在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落成典礼上发言。(Getty Images)

对于整个共产极权阵营,六四成了摧枯拉朽的一面旗帜。这伟大的民主运动在自己的国家被坦克残酷的压垮,却在其它的共产极权国家高高举起了大旗,鼓舞受难、等待了太久的人们奋力一击,一举解体了共产主义阵营,改变了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对立的冷战时代的世界。

2004年底,大纪元刊出《九评共产党》,之后不久,开始了风起云涌的退党大潮。退党运动刚刚开始的时候,每天我们可以在《大纪元时报》上看到一条条来自大陆退党人士的退党声明,一个个感人肺腑的故事,一个个生命觉醒的感天动地。中国人终于有了一道破口,可以述说自己生命最难以启齿的故事,最难以释怀的悲痛,可以对那绝对不可怀疑的“党”发出雷鸣一般的控诉,也可以咆哮、怒吼、悲泣。可以顶天立地的说:“我郑重宣布自己退出万恶的共产党及其一切组织,今天开始就是一个全新的人。”那时候,人们才读完《九评共产党》,才从一场震撼中回过神来,说出了自己隐藏胸中多年的秘密。

在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三周年﹑大纪元退党网站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逼近3000万之际﹐世界各地都在陆续举办声援和庆祝活动﹐图为2007年12月1日﹐台湾台中民众举办声援3000万退出中共大型集会。(刘文格/大纪元)

2004年11月28日,《大纪元时报》收到了第一则退出中国共产党的声明。

“记得小时候,文化大革命尚未结束,我发现毛泽东的脸上有个痦子,我说这东西真难看都是捂在被窝里自己对自己说的,连我妈都不让知道,一个小孩子都知道真话不能当着人说,甚至是家人,共产党统治下中国的恐怖可见一斑。我亲身经历了‘六四’,亲眼看到了学生的善良和长安街上那密密麻麻的枪眼。使我对所谓“改革开放”的幻想化为泡影。”

从此,开始了滚雪球一般的退党大潮。每一篇退党声明都展现了一个中国人从共产党啃食人的锁链上解脱出来,成为一个清醒的,顶天立地的生命。每一篇来自可贵的中国人的退党声明都再一次告诉了人们:生命是尊贵的,是自由的,是勇敢的,而谎言是脆弱的,可鄙的。中华儿女势必脱离共产党的牢笼,把自己释放。

下面是千千万万篇来自中华儿女的退党声明的节选,有些就直接手写了贴在了大陆的电线杆上,门边或布告栏里。没有任何话语能比这来自古国人民的控诉更清楚的描画出共产党灭亡的时日已近。这一篇篇、一句句退党声明就像是一声声雷霆万钧的控诉、一阵阵叫人胆战心寒的闪电雷鸣,巨剑一般、烈火一般铭刻在时间的碑石上,触目惊心。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为退出中共党团队的勇士们颁发退党证书。纽约2018年3月庆三亿人三退集会游行。 (戴兵/大纪元)

“我表面工作是一名开计程车的司机,可是上级领导给我安排了另一个身份,我的特殊任务包括监控乘客的言论,等等等等。但是今天一名乘客让我了解了真相,我以前真是被谎言蒙蔽了,现在才真正觉醒!中共是邪恶的,必定被历史淘汰!我敬仰佛法,相信做好人一定有好报,我选择做真诚善良、正义良知的好人!”

“我曾是广州军区的一位退伍兵,参加过八九年六四天门镇压北京学运与市民。当时被中共洗脑后却认为他们在闹事反对政府,就按照中共的构想与圈套,听信了中共的谎言诬陷与欺骗。把游行抗议的学运与市民视为暴乱分子,开始服从命令开枪镇压,成千上万手无寸铁的无辜民众倒在血泊里,心里还认为为党立了大功,就那样心不跳手不软的屠杀同胞,却感为心无愧。今有幸听到法轮功真相才幡然醒悟,做了几十年的历史罪人还不知被蒙在鼓里。自己是被中共邪党欺骗利用的工具和咬人的走狗。上当受骗了半辈子才如梦初醒,如今从内心明白了中共的狼之野心,是祸害中华民主上百年的邪教组织。”

“我是一名退伍军人,参加过89年在西藏的所谓‘平暴’,差点丢命。受中共邪党的欺骗,我加入过少先队、共青团,最后加入了中共邪党。最近,听了好朋友讲到《九评》的一些内容、中共行恶的历史和中共现在的暴政,我渐渐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在西藏当兵时,受恶党欺骗,参与所谓‘平暴’。当时,部队对藏民十分残暴。有些被捉住的藏民是被装入麻袋里,放到飞机上,然后飞机飞到大河的上空,将这些装入麻袋里的藏民丢入激流中。当时被欺骗说是处置暴民,现在才知道这是对藏民的犯罪,是对中国人民的犯罪。天灭中共,已在眼前。我郑重声明:退出少先队、共青团、中共邪党及其操控的一切组织。”

“我是一个农民,今年72岁了,听到孩子们说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才如梦初醒,决定和老伴退出加入过的邪党组织,只有这样做才能对的起祖宗,对的起在共产党管制下死去的亲人。退党保平安!声明人: 王丕由,潘翠翠。”

“人生几年,让我最清楚认识的真理,就是共产党是最邪恶的宗教,剥夺人的天性、自由、品德,留下一个流氓无耻就是它要的,它是中华民族的祸根,它一直在残害著中华民族,让我们失去中华民族本来有的重道重德以天下为己任的品德,我们都变成无耻的对金钱欲、对物欲、对畜生欲无限贪婪的鬼,这就是它要的,我不愿成为共产党的鬼,我要成为堂堂正正的人、大写的人、中华赤子,因此我声明,坚决退出所有曾经参加过的共产恶党的所有组织,成为一个内心自由的中国人。 ”

“扯虎皮,扛大旗,表面光鲜,到处都是用民脂民膏的活命钱堆积出的假繁荣,宽阔的大道、高楼林立,良田被强占,高房价,破产的企业,失业的工人,官腐民穷,整天员警、二排、社区巡逻队、红袖套等等,除正常工作外,经常截住人查看身份证,特别是男青年,简直都象日本侵华战争的东三省查看良民证一个感觉,中共的末日恐慌可见一斑,到处是摄像头,大街小巷、农村到处可见,节假日武警特警全副武装,到处制造恐怖气氛。中国人都生活在中共的监视中,中国人也渴望正常人的生活,盼望中国人早日觉醒 ,全民退党,退垮中共,复兴中华。”

昨天中共十九大已结束,但是对北京的“维稳”仍未结束。访民仍被监控,地铁仍要检查身份证,特勤与红袖箍依旧在马路上“坚持”,保安跟警察、国保依旧马不停蹄地“工作”。(大纪元合成)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结束后,但是对北京的“维稳”仍未结束。访民仍被监控,地铁仍要检查身份证,特勤与红袖箍依旧在马路上“坚持”,保安跟警察、国保依旧马不停蹄地“工作”。(大纪元合成)

“我们都知道共产党是邪教,无恶不作,控制人的思想和大脑,我看到在党政机关工作的人被洗脑洗的精神都不正常了,唱高调,吃饭都背诵中国梦,手机里都存着跟党走的语录,周围的人都背后耻笑他,一看就精神不正常了,他们个个都腐败,贪污,习近平一反腐,他们天天担惊受怕,表面每天都在演戏,背台词,可怜,可悲,还放不下那个邪党,怕丢了饭碗,怕挨整。可见共产党不但是邪教,还是恐怖组织!”

“我是一名法官,于80年代入党,在法院工作了20多年。我看到好些与我工资差不多的那些恶党官员们,不知从何而来那么多钱,真正过上了‘优越’生活,有轿车,还有豪华住宅……用钱像用纸。而那些来法院打官司的老百姓,我常常看到他们是满怀希望来,却带着失望走。有的老百姓明明有理,却成了无理倒花钱财,死刑犯拿钱却可以买命,我们这行里有句话:“吃完原告吃被告”。共产党说实事求是有罪,愚弄人心,相互残杀,特别是现在的邪党干部,无恶不作,早已不得人心。”(法官徐远达贴在法院公告栏的声明)

“我叫王思瑶,今年7岁,在吉林市某小学上一年级。别看我年龄小,可我听爷爷奶奶讲过,中共在历史上尽干坏事,一会迫害好人,一会迫害知识分子等等,所以我这一生就要远离共产党。今年六一儿童节,被老师强行戴上了红领巾,成为了中共少先队的一员。今天是我最气愤的一天,我又没有写申请书,这是老师强加给我的,我是不承认的。因为我要学知识又不敢不戴红领巾,我怕老师开除我,所以我就写出来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少先队组织,请过路的叔叔,阿姨为我作证。”(贴在通江小学正门的声明)

“七月一日虽是中国共产党的建党日,但股市却在前三天暴跌。几年来中国的股市是不断扩容、不断圈钱、不断坑害股民、不断变脸的‘恶魔’。……这只有在中共恶党的统治下,才会有几千万股民被反复欺骗、剥夺个人财产,并把中国的经济推向了毁灭的边缘。所以我再不能为贪官、腐败分子提供一分钱的“经济基础”,不但退出股市,还要坚决退出邪恶的共产党。中国股民坚决退党。赵爱国”(贴在证券营业部门前的声明)

“我当初进警校当警察的目的就是为了惩恶扬善,在中共的灌输下加入了共产党。然而这十年来我当中共警察时所看到的和我所做的,已经违背了我的初衷,使我昧着良心干了害人的事情。我感到我曾经做过的一切,尽管是执行上级的命令迫害好人,但我也犯下了不可推脱的责任和罪行。当我一想到迫害好人的罪恶场面时,我的良心使我不能再继续作恶了……现在我要在此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一切邪恶组织。希望神在对共产党清算时,饶恕我在担任共产党警察期间所犯下的罪行。吉林某地公安局一警察:高远。”(张贴在公安分局的宣传栏上的声明)

“我们走过了邪党十九大落幕前后那段风云之路,耳闻目堵了全国各地如临大敌般的那种紧张气氛,剑抜弩张、风声鹤唳,从国防边垂到京华之都,抗暴事件此起彼伏、上访大潮铁拳难禁,铁器禁售、莱刀上锁,党群关系势如水火、民冤民怨哀天悯地;尤其最近发生在天子脚下清理低端人口的悲惨景象:数以百万计的、为北京繁华付出巨大贡献的农民工兄弟,被那些“高、尖端”的红魔禽兽们在天寒地冻的深夜赶出“家”门,扶老携幼、饮寒抱冰栖息在街头,这是人干的事吗?!这个局势紧张到这种程度,还不是败象尽显、亡日在即吗!那些共产党的高官高干、巨贪大恶、太子党、太子孙们,在国内捞的盆盈钵流,眼下怕被清算,都在千方百计的往外跑,都把收敛的钱财转移到外国去了,都拿了外国护照,都在为他们的子子孙孙留后路,要不是预感到共产党快完蛋了,他们能这样吗?”

在这些声明之外,有更多,更多的,来自古国人民的声明。这些古国人民来头都不一般,所以他们声明也都是一篇篇振聋发聩,引人深思。

原大陆第38军军长徐勤先的司机刘建国,在抵美国一周后退党。 (韩瑞/大纪元)

请想像下:在神州大地上,从吉林到桂州,从都会到农村,大街小巷出现了一张张手写的,打印的退党声明。这些声明来自于各行业,各阶层,甚至各年龄层。从法官到农民,从企业家到股民,从70多岁的老人到7岁的小学生,都说出了他们心中的话,并且把它张贴在太阳底下,让大伙看见。这些年来,共产党不断的要人入党,给它的链条上输送新鲜的养分,然而与此同时,更多的人从这条食人的链条上抽身,国土上出现了一张张用无法消灭的古老象形文字书写的,人民郑重的退党声明。

这些声明突围一般,悄悄出现在国土的东南西北,一声声敲响了共产党的丧钟。

 10. “对不起了,中国人民!!”

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共高官退党。从2001年起,前中共党主席华国锋以中共背叛农民和工人正当权益、代表贪官利益、代表资本家利益为由,多次向胡锦涛提出退党。“六四”时走上广场要求学生原谅的赵紫阳后来被软禁在北京胡同的家里,一直到他逝世。生前,他曾经两次向江泽民递交了退党申请书。

中共前国安部对外谍报官员李凤智、原驻澳洲外交官陈用林、沈阳司法局原局长韩广生、前天津610办公室官员郝凤军等人先后公开退党。此外,2005年,中央党校25名官员集体退党,其中包括正副部级、局级、处级官员及普通干部。2010年,河北、山西、辽宁、吉林、黑龙江的47位前中共专业军官集体退党,其中副师职1人,正副团职4人,正营职6人,副营职及以下的36人。此外,许多高官、正义律师也发表了退党声明。

“经过这么多年的政治运动,一幕幕惨不忍睹的人间悲剧在上演着,直到21世纪的今天。尤其是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我彻底对共产邪党绝望了。⋯⋯我了解许多中共内幕,知道得越多越绝望。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不能讲得太多。…为了我的灵魂能在另一个世界中安息,现特请我的晚辈代为我用化名,严正声明退出共产邪党等一切有关组织,彻底决裂,所有誓言全部作废!”(前国务院、公安部高级官员刘士(化名))

“无可奈何当打手!!!!对不起了,中国人民!!唯望共产党早点死亡。”(务院某办公室官员华天明 (化名))

“十五天来我看到了我无法用语言文字来述清针对我们善良人民的罪恶!对王玉环这样的一位老人,数百人次的警察,党的干部,可在六年里只是去没完没了地去反复在肉体、精神方面,用一切令人发指的罪恶手段去对付一个平和的老人。每一次二十多名警察,连续折腾24小时以上,一群警察每次累得精疲力尽,有的暴跳狂嚎不止,对王玉环老人的那套全套大刑折磨最多17天进行三次。有一次三天两宿没下老虎凳。这就是我们的党每天都是站在政治的高度所做的事!”

“十几天结束啦!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绝望开始啦,它,中国共产党!它把以最野蛮、最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当成了它党员的工作任务,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着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一个已多年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的党员,从即日起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高智晟律师)

维权律师高智晟因为法轮功辩护上书遭受中共残酷迫害;最近被带到北京后一直情况未明。(大纪元资料库)

“我们是来自中共中央党校各个不同部门的官员,我们中间有‘老革命’、‘老干部’、‘老党员’,还有中青年在职官员,有正副部级、局级、处级官员,有一般科员和普通官员,也有博士生、研究生等。…….我们从普通的职员到贪官、腐吏、流氓官,其实都是中共邪党不断培养成的结果,我们有中共邪灵的附体。为了自己的利益,我们必须作损人利己的事,使用下流的手段,抢夺有数的官位。1989年“六四”中共残暴无情的大开杀戒,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那里有我们欠下中国人民的血债。1999年7月中共又镇压法轮功修炼者,那里同样有我们欠下亿万中国人的血债。可是就是这样,我们却获得了中共邪党邪教的重重奖赏,有了官位,有更大的住房,有了轿车、情人,有了更多老百姓的纳税钱供我们无尽的享乐。”

“可几乎我们每个人都做过恶梦,我们被五马分尸,被碎尸万段,几乎不能呼吸。我们明白了,不能再做这样的事,不能再被中共邪党、邪教、邪灵操控了,我们要从心灵上彻底铲除中共邪恶势力,要重新做诚实、善良、正直、勇敢、乐于助人的好人。所以,我们从现在开始正式宣告:我们完全退出中共邪教、邪灵独裁统治集团,我们还呼吁其它的中共各级政府、机关各级官员,勇敢站出来,像我们一样,可以用匿名的方式退出中共邪灵的控制。打电话、写信或用英特网,或像我们一样,拜托国外亲人、朋友帮助撰文退党,转交给各国《大纪元时报》刊登,退出中共,让中国更早跨进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美好富强的国家的行列。”(中央党校25位官员)

这些原中共高官,甚至是原中共内定的最高领导人的退党,他们铿锵有力的退党声明,就仿佛是一声声冬雷乍响、闪电劈山,在中国共产党这头怪兽的身躯内炸出了一个个致命的大洞。这些大洞就是它的催命符。以这坚决而勇敢的行动,原本是这西来共产幽灵最牢固的人质从这头兽的内部释放了自己,解救了自己。这些高官的退党更说明了那把自己膨胀得比天高,叫人们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共产党,其实不堪一击。退出共产党,这它穷途末路的今天,是一件简单而必然的事情。

1990年,叶利钦宣布退党之后,前苏联兵败如山倒,短短一年后苏共解体。今天的中国共产党被捆绑在自己一个个欺世的谎言之中,被绑架在无法赎回的活摘器官的滔天罪行中,对于它来说,那迎面而来的解体是一个无法承受的大劫。然而对于在其中的每一个个体来说,也就是说,对于每一个在其链条上的共产党人来说,退出共产党其实轻而易举。因为神已经铺好了一条大道,一条只要有心就可以踏上的大道。那些写在真相币上,贴在布告栏、电线杆、各机关学校门口,还有刊登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的一篇篇退党声明,就是每一个退党勇士指给自己同胞的指路灯。

1991年8月19日,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在莫斯科呼吁军队枪口不能对向人民,号召军队和市民抵制“8‧19”政变,并呼吁举行全国总罢工和大规模示威。随后,叶利钦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 (AFP)

三亿人退党,三亿人的退党声明汇聚成一条浩浩荡荡的大道,向前涌进。我们需要做的,只是把自己的名字汇入这一条大道。这是一个由心来完成的动作,你的名字只是一个象征。然而首先,你的心得动起来,给自己松绑,告别共产党,一并告别它在你生命中种下的灾难和谎言。每一篇中国人的退党声明就是在移去共产主义机器上的一个齿轮,一个螺丝钉,在三亿人的集体努力下,这架机器已经被拆卸的差不多了,所以对于后来者来说,接下来的动作就会越来越简单。就是迈出这一步,如所有退党的中国人一样,告诉所有的人:“经历这么多年,终于看清它的真面目了,所以我,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

中心之国的后裔

对于被绑架了半个多世纪的古国人民来说,要挣脱共产幽灵的附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换一个角度来看,对于神传文明的后裔、敬天敬地的中华儿女,要褪下那一件共产邪灵打造的外壳,只存乎一念之间。因为无论多么狡狯,共产邪灵永远无法企及神的儿女最本源的生命。那个东西是不变的。无论迷失了多少年、多少代,中华儿女一旦记忆起自己生命的根源,那一袭邪恶硬生生套上的外衣就将悄然脱落,露出里面依然不变的真我。

所以对于这些人来说,退出党团队,只需迈出这一步;迈出了这一步,你就获得了新生。你的真我就获得了重生,一切就像是从一场梦中醒来一般,不费吹灰之力。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一旦退了党,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脸上焕发出一种光来,叫人无限的感慨。这就是中华儿女的重生,这就是我们集体的重生,这就是我们集体的复国记。

退出共产党,从绑架自己,捆绑自己的一架机器上退下来,然后在那一瞬间,你突然感觉到那架机器什么也不是。一旦恢复了身为一个人的自由意志,那所谓的“伟光正”的党就变得什么都不是。这也就是说,任何人,无论是什么职衔,在什么单位,无论是多么高位的领导,都可以从这架机器上退下来,成为一个完整的、独立的、具有自我意志的人。

共产党是一个外来政权,中国共产党员被这外来幽灵绑架了四分之三世纪。一旦退出了这个党,我们就恢复了自己真正的身份,我们就再度是堂堂正正的中华儿女,炎黄子孙。对于这架机器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如此。

而对于现任中共政府来说,卸下了共产党幽灵的身份和种种的性格、意识形态、政策,卸下这部共产党杀人卸磨的机器上的锯齿,卸下那百年强国大梦的欺骗的包袱,就是另一番景象,就是攀越山岭之后的另一座高原。而这翻越山峦的旅程,从苏联到波兰、捷克,许多共产国家都已走过了。

对于整个世界来说,三亿中国人退党都是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曾经,天安门广场上的古国人民感动了世人,感动了被共产极权囚禁了太久的斯拉夫民族、古波罗地海民族,带领他们打破牢笼,把共产极权阵营瓦解。现在,世界上唯一幸存的文明古国人民展现了自己的自由意志,褪下了共产邪灵的枷锁,从囚禁了自己半个世纪的囚笼走了出来。

香港和各国法轮功学员3月18日在爱丁堡广场举行庆祝及声援三亿中华儿女退出中共的集会。(宋碧龙/大纪元)
本月“三退”大潮将要冲破三亿人,大陆和香港民众对此表示支持。图为多伦多大游行,庆祝三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艾文/大纪元)
中国“三退”人数冲破三亿人。图为多伦多大游行,庆祝三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艾文/大纪元)

关于历史,我们需要一些想像力。关于我们这个古老民族的历史,我们更需要一些信念和果敢的想像力。中华儿女三亿人退党是一座竖立在时间中的纪念碑。今天,我们站在这座丰碑前,用我们心中的善唤醒更多中国人心中的善和勇气,退出共产党,恢复我们真实的身份。我们是中华儿女,神传的后裔。三亿人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我们站立在这座纪念碑下,从这里从新出发。作为世界上唯一幸存文明古国:中心之国的后裔,我们从新出发。

与当年《九评共产党》的出现异曲同工,《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的出现标示了历史的一个全新的起点。今天,随着三亿人与中国共产党决裂,共产主义的真实面目又一次曝露在日光之下,所有的欺骗、伪善、罪行,所有的谎言、侮辱无所遁形。接下来,退党人数会以更加迅猛的速度增长,直到神州大地被洗净,腥红如海的血被洗净,天地换上新的容颜,宛如为天穹如洗的圣光所涤荡、照亮。世界上唯一幸存的古国文明淘去了身上的沙尘,荡尽了一切的污浊,从一场做了近四分之三世纪的噩梦中醒来,神传文明再度辉煌的开始。

历史就是这样缔造的。时间就是这样重新启动的。一个人、一个国家就是这样赢回了自己的生命,赢回了神的眷顾。神圣的中心之国勤劳勇敢的后裔:中华儿女,就是这样写下了震撼人心的复国记。从这里,历史转了一个弯,属于我们的时间重新开始。#

(全文完)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4-13 1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