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北大女生之死再次证明中共教育的失败

一个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博士、大学教授、长江学者,居然成了这样一只遭人唾弃的色狼,这不是中共教育的悲哀又是什么?!(WANG ZHAO/AFP)

人气: 14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1日讯】因为北大传播学硕士李悠悠的实名举报,22年前该校中文系教师沈阳性侵学生高岩致其自杀一事重新浮出水面,成了连日来人们高度关注的舆论热点。

沈阳与高岩,一个是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现任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语言学系主任,北京大学中文系兼职教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一个是北大中文系学生,生前各科成绩在班上名列第一,可以说都是中共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成功者,尖子中的尖子。

可偏偏这么两个人,一个成了色狼,一个遭色狼伤害后自杀了,这简直太打中共教育的脸了!

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共教育是地地道道的应试教育。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这种教育注重的只是培养学生的考试能力,而用以激励学生提高这种能力的动力则是庸俗的成功学,至于学生的品德教育和人格塑造则是被严重忽视的,其结果便是造就了一大批有才无德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什么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用钱理群先生的话说,“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的问题的要害,就在于没有信仰,没有超越一己私利的大关怀,大悲悯,责任感和承担意识,就必然将个人的私欲作为唯一的追求,目标。”“这样的人,一旦掌握了权力,其对国家、民族的损害,是大大超过那些昏官的。”

沈阳不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有才无德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吗!

20多年前的沈阳,虽说只是个一般的大学教师,但对于高岩这样的普通学生来说,却又是个大权在握者。你看他,为了满足自己见不得人的色欲,完全丧失了为人师表者应有的廉耻,挖空心思利用手中的权力,一步步的接近高岩,一点点的赢得对方的好感,精心的设置了捕获猎物的陷阱,最终将其扑倒在地。

一个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博士、大学教授、长江学者,居然成了这样一只遭人唾弃的色狼,这不是中共教育的悲哀又是什么?!

说过沈阳接着再说高岩。

不难设想,当年摆在高岩面前的至少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跟遭遇的黑暗抗争,一种是自行了断逃避黑暗。很多人会选择前者,高岩当然也可以选择前者,但她没选,而是选择了后者。

那么高岩为何没有选择跟黑暗抗争,而是选择了以自行了断的方式来逃避黑暗呢?除去性格原因外(因为不清楚所以在此不论),我想主要是因为她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只教会了她怎么死读书,怎么应对考试,没有告诉她将来要面对的真实的社会与人生是怎样的,没有告诉她真实的社会与人生既有光明的一面,也不可避免会有黑暗的一面,甚至有时前者还可能会压倒后者;更没有告诉她遭遇黑暗时怎么保护自己,怎么跟黑暗做斗争。

试想,在这种教育下长大的高岩在遭遇黑暗时怎么可能有自我保护和反抗黑暗的能力呢?说白了,她其实是只软弱的小绵羊。不难想像她在沈阳这头强大的色狼的进攻面前是如何得手足无措束手被擒,在遭遇流言的伤害时又是如何得忍气吞声绝望至极。在这种情形下,扛不住压力的她唯一可选择的只能是自杀了。

写到这里我忽然发现,尽管沈阳和高岩一个是施害者,一个是受害者,但他们俩也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在跨入大学校门之前,二人都曾经历过无数场考试,如果说每一场考试就是一道通向大学的险关,那么他们完全有资格骄傲的称自己为考场上一路过关斩将的胜利者。然而,在进入大学校门之后的另一场考试中,一场全然不同的考试中,他们却又都不约而同的考砸了。这件事再有力不过的证明了中共教育的失败!

一言以蔽之,是扭曲的中共教育造就了沈阳这样的无良叫兽和高岩这样软弱的小绵羊。我敢断言,他们的故事不是第一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只要中共教育不从根本改变,同样的故事还会继续上演。信不?#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4-11 10: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