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好兵帅克

作者:雅洛斯拉夫‧哈谢克(捷克)

《好兵帅克》(麦田出版 提供)

      人气: 93
【字号】    
   标签: tags: , ,

他不知道被暗杀的国家元首继承人是谁,
却信口开河将欧洲局势喻为小酒馆闹事。
身为文学史经典反动角色,“帅克”的自嘲,反映官僚的腐败堕落,
直批国家摇摇欲坠的前景早已凌驾人命之上。
百年以后,当今的文明法则依然荒诞不经,人的价值依然需要捍卫,
我们,仍然需要帅克式的反抗精神!

1 帅克干预世界大战

“他们就这样杀了我们的斐迪南!”女佣人告诉帅克先生。

自从几年前军医审查委员会鉴定帅克为白痴后,他就退伍还乡,在家以贩狗谋生,替奇丑无比的杂种狗伪造正宗血统之类的证明书。

除了这门生意之外,帅克还为风湿症所苦。这时,他正用风湿油搓着他的膝盖。

“哪个斐迪南呀?穆勒太太?”

帅克一面问,一面继续搓著膝盖。

“我认识两个斐迪南。一个是替杂货店老板普鲁什当佣人的,有一次他不小心喝下一瓶生发油;另一个就是斐迪南·柯柯什卡,他是一个捡狗屎的。他俩无论哪个被杀掉都没什么可惜的。”

“可是,先生啊,死的可是斐迪南大公呀。就是住在科诺皮契城堡的那个,又胖又虔诚的那位呀!”

“我的天哪!”

帅克尖叫了一声。

“这太妙了。那大公的事故是在那里发生的?”

“他们是在塞拉耶佛干掉他的。先生啊!您知道吗?用的可是左轮手枪呢!当时他正带着大公夫人坐着汽车兜风呢!”

“你瞧,多神气呀!穆勒太太,坐的可是汽车呀!当然哪,也只有像他那样的体面人士才坐得起。可他没料到,坐个汽车兜兜风,就呜呼哀哉命归黄泉了。而且还是在塞拉耶佛!这不是波士尼亚的首都吗?我猜大概就是土耳其人干的了。我们本来就不该把他们的波士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抢过来。你看看,穆勒太太,结果那位大公果然就上了天堂!他大概受了好久的苦才死去的吧?”

“大公当场就中弹身亡。您知道,左轮手枪可不是玩具,前不久我们老家努斯列也有一位先生找来一把左轮手枪找乐子,结果是全家人都挨了子弹,连跑上四楼查看的门房也被打死了。”

“穆勒太太,有一种左轮手枪就算用力扳动也不会发射,这种玩意儿还真不少。可是他们用来干掉大公的那种绝对比我说的要强得多。而且我还敢打赌,干这件事的人,那天他的穿着一定特别讲究。毕竟,向一位大公开枪这事有多难啊!绝对不像一位偷猎者朝守林人放个冷枪那么容易。难就难在得先想办法接近他,得像他那样显贵,如果你穿得破破烂烂的,就别想靠近他。你得戴上一顶大礼帽,否则不等你下手,你就会先被警察带走。”

“听说他们背后是有一票人呢!先生。”

“那就对啦!穆勒太太!”

帅克说,这时正搓完他的膝盖。

“打个比方,如果你想去干掉一个大公或皇帝什么的,你终究得找几个人商量商量。常言道,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嘛!某人出个主意,另一个人再献个妙计,就像我们国歌上说的,功德就圆满了,事业马到成功。

最重要的是你得精准掌握那位大人车子开过来的那一刹那。就像,你还记得当年用一把锉刀捅死可怜伊丽莎白皇后的那位鲁谢尼吗?他当时还和她一起散步哩!这年头我们还能相信谁呀?自从这件事发生后,再也没有哪位皇后敢随便出来散步了。

等著遇上这种事的大人物还有的是,一个个都会轮到的。你等著瞧吧!穆勒太太,沙皇和他的皇后也会有这一天的。愿上帝保佑不会如此,但也许有一天我们的皇帝也在劫难逃,既然他们已经拿他的叔叔开了刀。这位皇帝的仇人可不少,比起斐迪南还要多。

就像前不久酒馆里有位大哥说得好,早晚有一天,那些当皇帝的一个个都得被干掉,就算国家的军事部门也救不了他们。当时由于这位大哥付不出酒钱,于是老板就叫警察来抓走他。他给了老板一耳光,又打了警察两巴掌,最后他们就将他装上囚车押走,想给他一点厉害尝尝。”

“哎!穆勒太太,如今的新鲜事还真不少呢!这件事对奥地利来说想必算是一大损失。想当年,我服役的那个队伍里,一个步兵开枪打死了一个连长,他拿着上了膛的步枪,走进办公室。办公室里的人叫他别在这里闲逛,他却非要待在那里,还说必须要与连长谈话。

连长一出来,二话不说就宣布他不得离开营房一步。这位步兵端起枪,砰的一声就朝连长胸膛开了一枪,子弹从连长的后背穿了出来,把办公室弄得个乱七八糟,墨水瓶被打翻了,墨水在所有公文上流淌。”

“你刚说的那个步兵后来怎么样啦?”

没过多久,帅克穿上外衣,穆勒太太问道。

“用一条皮带上吊了。”

帅克边刷著大礼帽边回答:

“那条皮带甚至还不是他自己的,还是从看守那里借来的,因他谎称自己的裤子老是往下掉。这种人还需要劳烦别人来替他处刑吗?要知道,穆勒太太,无论是谁,只要犯下这种事,人头都得落地。至于那位看守,也倒了大楣,丢了饭碗不说,还判了六个月的徒刑,不过他没等服刑期满就逃到瑞士去了,现在在某个教会里传道。

如今,世上的老实人是愈来愈少喽,穆勒太太。我觉得斐迪南大公在塞拉耶佛一定是错看了枪杀他的那个人,他一定是以为对方是个绅士,一位体面正派的人,对自己满嘴甜言蜜语,歌功颂德。结果正是这位绅士把他干掉了。他们说这人开了一枪或是好几枪?”

“先生,报纸说大公被打得变成了一个筛子。那人把子弹全射光了。”

“他手脚可真敏捷,穆勒太太,干净俐落。如果换我去干这种事情,那我得去买把白朗宁。这种手枪看起来像个玩具,可是只需两分钟,就可以打死二十个大公,不管他是瘦还是胖。不过,我们得关起门来说个老实话,说真的,穆勒太太,胖的还是比瘦的好打一点。

大家都还没忘记当年葡萄牙人是怎样枪杀自己的国王的,那家伙就是个胖子。毕竟,哪有骨瘦如柴的国王呢?好啦!我现在要去‘喝两杯’酒馆啦。如果有人来取那只付过订金的短毛歪腿矮狗,你就告诉他,我已经把它放在我乡下的养狗场里啦,前不久,我刚替它剪齐了耳朵,得等它长好了才能领去,否则会生病的。你就把钥匙交给那位女看门人吧!”

***

“喝两杯”酒馆里只有一位顾客,就是为国安部门当密探的便衣警察布雷特施奈德。老板巴里维兹正洗著各种玻璃杯盘。布雷特施奈德想方设法想和他谈点正经事,可就是聊不起来。

巴里维兹的开口成“脏”可说是远近驰名,没几句就是屁呀、屎的。

“今年夏天满不错的。”

这是布雷特施奈德郑重谈话的前奏。

“不错个屁。”

巴里维兹答道,并将杯盘放进橱柜里。

“他们在塞拉耶佛可给我们干了桩好事啊!”

布雷特施奈德似乎嗅到了什么,接上了这一句。

“在哪个塞拉耶佛呀?”

巴里维兹反问了一句。

“是在那个努赛尔酒馆?那里可每天都有人干架的,众所周知那个努赛尔。”

“是波士尼亚的那个塞拉耶佛,老板。他们在那边枪杀了斐迪南大公。您对此有何看法?”◇(节录完)

——节录自《好兵帅克》/麦田出版公司

【作者简介】

雅洛斯拉夫‧哈谢克(Jaroslav Hašek 1883-1923)

哈谢克一生发表过约一千五百部短篇小说,其代表作《好兵帅克》,在他历经应征入伍、远赴俄国,战后重返布拉格之后,才开始正式动笔,以战时所见人、事、物作为蓝图,重新构思。一九二三年,哈谢克于撰写本书第四部的途中逝世。在他死后,由画家好友约瑟夫‧拉达为全书配图,成为如今闻名全球的版本。

本书不仅是小说,也是古老奥匈帝国最后生涯的历史纪录,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捷克社会最细腻、忠实的文化剖面。直到今天,“帅克”一词已是“大智若愚”、“遭强权压迫、不幸而机智的小人物”之代表。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幸运的是,人类文明终究很快克服生产力不足,也因此延长了寿命。不同世代,或越来越多世代的人共处同一时空,相亲相爱,不但是普遍的现象,更成为社会核心价值,成为幸福家庭的指标。长寿则成为生活品质、社会文明的指标。
  • 我在北极光号的登船梯入口看向船身:大片的玻璃窗反射阳光,玻璃上没有一点指纹或海水,闪闪发光的白油漆非常新,仿佛当天早上才完工。
  • 《彼得潘》(爱米粒出版提供)
    但彼得就像其他男孩一样不太在意外表;此时他正欣喜若狂地跳来跳去,完全无视于她的存在。唉!他忘了自己之所以能这么开心,全都要归功于温蒂才对。他还以为是自己把影子黏回去的呢。
  • 她的羊角辫在肩膀上像两条泥鳅,活奔乱跳。喜饶多吉说,根秋青措诞生在戈麦高地,两岁时到德格县城来治病,住在喜饶多吉家,病愈之后,她拒绝再回戈麦高地,于是,喜饶多吉一家就收养了她。现在,她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任何有关草原的痕迹。
  • 狩猎术语中有个颇具启发性的词汇,可以形容这类印痕——嗅迹(foil)。生物的嗅迹就是足迹。但我们很容易便忘却自己本是足迹创造者,只因如今我们多数的旅程都行在柏油路或混凝土上,而这些都是不易压印留痕的物质。
  • 毕竟超过了半个世纪,当然不一样啊!道路和运河都整备得很完善,街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简直可说是焕然一新。这里的很多房子曾经付之一炬,很多居民也葬身火窟,经过之后的重建,才有目前的Y町。
  • 我在和爱德华见面之前,就听说了他在太太临终前所作的承诺。
  • 时值一月下旬,我顺着轮船踏板慢慢走上岸,那时新英格兰才刚披上一层薄薄的新雪。新菲多汉姆市在渐沉的暮色下闪闪发光,街灯照亮沿岸一整排结冰的建筑,砖墙仿佛钻石般在黑暗中熠熠生辉,煤气路灯的光点在大西洋的墨黑海面上摇曳弹跳。
  • 参加相亲派对简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向来避不参加,但占卜上写着“努力脱胎换骨”,而且我也对玻璃工艺颇有兴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继续过目前这种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 四十年过后,在驶往圣布里厄的列车走道上,有一名男子正以一种无动于衷的眼神凝视着春日午后淡淡阳光下掠过的景色。这段从巴黎到英伦海峡窄小且平坦的土地上布满了丑陋的村落和屋舍。这片土地上的牧园及耕地几世纪以来已被开垦殆尽──连最后的咫尺畦地都未漏过,现在正从他的眼前一一涌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