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中共是怎样精心导演“电视认罪”的

“保护卫士”最新报告《剧本和策划:中共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截图)

人气: 10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2日讯】是凡经历过文革的人,恐怕都会对那个年代“牛鬼蛇神”被逼当众低头认罪的情形记忆犹新。文革结束后,许多人都天真的以为那样的惨剧不会再上演了,谁知不但还在上演,而且有了全新的升级版:电视认罪

据美国之音报导,4月10日,设在亚洲的权益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发布了最新报告《剧本和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这份100多页的英文报告分析了过去五年来中共媒体播出的45例电视认罪,对十多位相关人士——受害者、家属和律师进行了深度访问。他们的证言详尽披露了中共是如何强迫公民和外籍人士在电视上公开认罪的。

这些当事人说,认罪视频的拍摄被安排得事无巨细,好似在出演一幕精心排演的戏剧。

拍摄前,他们往往被获准洗澡,换上指定服装,有些是囚服,有些是普通的衣服。然后,他们的眼睛被蒙上黑布,一路送到拍摄现场。他们口中说出的每一句话都由他人事先写好,必须烂熟于心,一字不差地背诵出来,还要按照“导演”,即公安人员的指示调整自己的语速、面部表情、甚至配合“台词”适时地哽咽、抽泣。

如果达不到“导演”的要求,就要一遍一遍地重录。报告引述一位被迫拍摄这类视频的人权捍卫者说,他从白天录到晚上,整整七个小时,之后又被蒙上黑布,送回监牢。

更让人愤慨的是,这些认罪视频不是在当事人获得免于酷刑、宽大处理的承诺下同意拍摄的,就是在他们的家人受到胁迫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

2015年“709案”中被抓捕的人权律师王宇说,当年10月的一个半夜,她被从睡梦中唤醒。两名预审员前来告诉她,她16岁的儿子已在云南边境被捕,当时他正准备经由缅甸逃亡美国。

王宇说,当她看到儿子在看守所的照片,下方还写着“犯罪嫌疑人”几个字时,当场昏厥过去。

她被告知,只要录制一个视频给公安部领导看,就可以救儿子。当局承诺,这些视频不会对外公开。拍摄时也只使用了平时审讯用的电脑摄像头。直到获得自由后,王宇才从父母和朋友的口中得知,自己上了国家电视。

“保护卫士”的报告说,“中国的电视认罪让人联想到历史上的暴力和有辱人格的政治迫害事件。这种做法和毛时代的公开批斗或斯大林时代臭名昭著的假公审别无二致。”

相比较而言,遭受肉体酷刑固然痛苦,但对于许多维权人士和良心犯来说,被逼电视认罪比遭受肉体酷刑更痛苦。正如流亡美国的维权律师滕彪所分析的那样:“一般说来,在中国成为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要有很强烈的责任感和勇气,也往往得到民间的支持和尊敬。但一旦被迫公开认罪,就会被一部分同行认为是软弱、投降,甚至是背叛,这种压力可能会使被迫认罪的人长期抬不起头来,甚至可能永远退出人权工作。”

狡猾的中共可以说深谙此道,所以总是不遗余力的使用这种手段对它眼中的“敌人”进行心理迫害,以图从根本上打垮他们。而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则让善良的人们进一步领教了中共的邪恶和无耻。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4-12 9: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