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共享轮椅”入驻医院的背后

人气: 64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4月12日讯】据陆媒报道,“4月10日,首批100辆‘共享轮椅’登陆江苏南京的鼓楼医院”,这“破解了医院‘一椅难求’的问题,为急重症及行动不便的患者提供便利”。

实际上,南京这家医院并非是“第一口吃螃蟹的人”。去年年底就有消息称,“一款专为患者打造的产品——‘共享轮椅’,12月1日起,率先入驻北京友谊医院”。随后,今年1月,“苏州市立医院北区推出……‘共享轮椅’”;2月,浙江医院“在门诊大楼投放了10辆共享智能轮椅”。3月,“40辆共享轮椅正式入驻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或许,在如今“共享经济”席卷中国之时,“共享轮椅”的出现似乎并不让人觉得新鲜。但试想,这种要让人先付押金(最低98元,最高299元),且使用时间超过2、3个小时还要另付费的轮椅一旦被放进医院,中国老百姓的切身感受又会如何呢?

就在苏州市立医院北区推出“共享轮椅”之后,有媒体发文称,“为不能行走、不便行走的患者临时性地提供轮椅,应当是医院的一项基本义务”;“苏州市这家医院怎么就把服务做成生意了呢?”“若按照这家医院的思维,那么,之前免费使用的板凳、茶瓶、被褥等物品,是否也可以成为医院‘共享经济’下的生财之道?”

对此,近日推出“共享轮椅”的南京鼓楼医院某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此前医院曾投放过几十辆轮椅供患者免费使用,但不少患者借走后很久才归还,一个轮椅一天使用人次最多为两人”;“病人对轮椅的需求量很大”,因此,“共享轮椅在满足病患需求的同时也提高了使用率”。

 

我们不禁要问,轮椅需要用“共享”这种方式来提高使用率吗?南京鼓楼医院的几十辆免费轮椅都不够用了,这还不算使用率高吗?如果在医院,坐轮椅的人要紧张兮兮的计算著时间,那就不是使用率的问题,而是类似轮椅这样的医疗资源稀缺的问题了。归根结底,就是政府对医疗领域的基础设施投入不够的问题。

这个问题并不难想像。与“一椅难求”不相上下的,就是“一床难求”。根据《2016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数据,截至2016年末,中国医院的床位数有568.9万张,其中,公立医院的床位占78.3%,约为445万张。相比之下,这一年公立医院的入院人数却达到了14750万人(占医院总数的84.2%)。也就是说,仅有的500多万张床位要用来解决1亿多病患的住院问题。如此,不出现“一床难求”才怪呢!

要知道,中国老百姓为国家的GDP和税收都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所享受到的医疗保障还不如印度“阿三”以及蜗居在东南亚小岛上的菲律宾人。且不拿包括这两个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在实行免费医疗说事,就谈咱们自己的“医保覆盖率”,如果真如官方所说的“稳固在95%以上”,那为何2016年的数据却显示,中国个人卫生现金支出(13337.9亿元)与政府卫生支出(13910.3亿元)居然相差无几。

可见,中国人的医保交上去,根本就没能减轻自己的就医负担,更没有解决整个中国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除了这样的共识,本文更想着意探讨的是,如今中国人去看病,连轮椅都得共享、付费,这全赖医院“一门心思做生意”,“掉到冷漠的钱眼里”吗?

如果政府把大笔财政直接拨到医院,而轮椅又是由医院来负责采购,我们倒有理由怀疑医院的采购部门有贪腐之嫌。实际上,也不得不承认,过往医院的床位、轮椅等医疗资源、配套设施出现严重不足或短缺,基本都与采购环节极易发生的腐败行为有关。

但如今略显不同的是,把轮椅视为医疗服务项目中的一种来进行对待的医院,已经不是轮椅的直接采购者了。一篇题为“公立医院财政拨款方式要大改革了!”的文章指出,2017年1月,由财政部、中央编办出台的《关于做好事业单位政府购买服务改革工作的意见》提到,“2020年底前,凡是公益二类事业单位承担并且适宜由社会力量提供的服务事项,应当将财政拨款改为政府购买服务,可以由其行政主管部门直接委托给事业单位并实行合同化管理”。

这句话的关键点有两个,一是“适宜由社会力量提供”,二是“政府购买”。也就是说,一种本该由“公益二类事业单位承担”的服务,如今可“由社会力量提供”,并且买单者不再是包括医院在内的事业单位,而是政府部门。

我们不难发现,如今政府迫切想要用来发挥作用的社会力量就是“共享××”。一句“主管部门直接委托给事业单位”也足以折射出,如今能拍板儿让“共享轮椅”入驻医院的,根本就不是医院的管理者,而是中共卫生部的高层领导。

如果说“共享经济”在中国发展的如火如荼,我们尚且还能肯定一下政府有可能要顺乎民心、为老百姓服务,因为“共享经济”的确离不开中国人真金白银的支持。然而就在不久前,另有题为“中国式共享经济,消耗超1000亿,几乎全军覆没”的文章显示,“共享单车:投入超600亿,几乎全军覆没”;“共享汽车:去年融资近15亿元,前途未卜”;“共享充电宝:融资20亿,风口正在销声匿迹”;“共享雨伞、共享睡眠仓、共享纸巾,几乎沦为笑谈”。

最后文章总结道,“无论共享经济领域涌入了多少投资、市场规模有多大,摆在我们面前的恐怕还是:看似大而美的市场,能够有效的整合成清晰的商业模式吗?能够带来一个个行业真正的繁荣吗?”顺着这些问题,我们很想一路问下去,“共享轮椅”入驻医院,就能拯救在中国屡试屡败的“共享经济”?迫使看不起病的中国老百姓使用付费轮椅,就能解决医院“一椅难求”的问题?

这就等于在告诉我们,中共又企图采取行政手段来搞“面子工程”,而为这个面子买单的,还不是牢牢掌握著财政、不差钱的政府,而是长期都在承受着巨额医疗支出之苦的中国无数P民。

名为“政府购买”的民生工程,政府自己却不想从财政中拿一分钱,这当然不是在为老百姓省钱,而是在为如何实现其利益的最大化而进行谋划。此外,这门生意将由提供轮椅的厂商来自负盈亏,而政府只需凭借“批准”、“管理”的权力,就可分得一杯羹。至于最后,政府能否从中赚的盆满钵满,只看各大医院“一椅难求”的潜在、旺盛需求,也就能猜个大概了。

由此足见,中共党官们的发财、致富,大抵就跟盘剥中国最弱势的群体、甚至是深受病痛、苦难折磨的群体直接相关。他们如此卖力的推行“共享经济”,就是想搜刮老百姓的活命钱。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4-13 3: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