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华:中国人的先来后到

人气: 66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4月13日讯】先来后到这个成语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听到,每当你不小心插队了,就会有人提醒你要先来后到。先来后到的意思从字面上就能理解, 一些中国人在日常排队的先来后到上做得不尽如人意,有时到了国外依然我行我素,遭人诟病,甚至被调侃为中国式排队。就算这样,很多中国人并不在意,他们除了给自己找一些似是而非的插队理由,其实内心里觉得生活中不应该拘这样的小节。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在其它方面更看重先来后到。

家族里的先来后到

中国是一个经历了两千多年封建家长制的国家,上至帝王、下至平民百姓都有着严格的长幼尊卑次序。嫡长子继承制保证了封建帝王和贵族们的世袭,到了平民百姓家,他们把国有大臣,家有长子奉为圭臬。

长子先于他其他兄弟姐妹出生,得到的关爱也会优于其他兄弟姐妹,以前穷苦人家流行着这样的说法:老大穿新衣,老二穿旧衣,老三穿补丁。这其实很容易理解,从经济学里边际效用递减的规律来看,一个人在肚子饿的时候,吃第一个烧饼和吃第三个烧饼的心理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

家族里先来后到的更直接表现是在家族有重大活动的时候,平民百姓多发生在婚丧嫁娶。中国人吃酒席,都会非常讲究座位的尊卑秩序,如果是八仙桌的话,上座是主宾和主人,两边是位阶稍低的陪客,下座一般是晚辈。就算换成了圆桌,也要等最重要的人入座了,其他人才会以他为中心就座。在一些农村的葬礼队伍上,家族成员的排队也是按照长幼尊卑的秩序,一般站在最前面的人是长子或长孙。我们老家结婚的时候,舅舅是最大的,一定要上座,如果没有把他服侍好,他可以去打翻酒席。

中国人家族里的这种先来后到的秩序让中国封建社会延续了二千多年,在这样的秩序下,权利和财富从一代人平稳地过渡给下一代人,避免了强取豪夺的血腥,这无 疑是先来后到的积极一面。如今这种家族秩序也受到了现代文明的冲击,那些挣很多钱的人在家族的地位变得举足轻重,不知道这是一种进步还是堕落?

工作上的先来后到。

一些经验丰富、资历深的人经常形容自己吃的盐比别人吃的米还多,过的桥比别人走的路还多。这样自大的表现在工作场合上很常见,尤其是在论资排辈的公家机关里,你待在那里的时间越长,地位越高,越受人尊敬。

但是也有一些人,仗着自己的资历深,对新人颐指气使,为老不尊。我刚来到机关工作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我的上级领导,他们可以吩咐我做这做那,你很难拒绝,只有到了再有新人来的时候,你才会解脱。这似乎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一个新人刚来到位总要比其他同事吃更多苦,因为这是中国办公室里先来后到的规矩。

中国的公务员被称为人民公仆,这句话正好印证了那些刚到机关没有强硬后台的公务员,他们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还要做好为领导服务的工作。端茶送水算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那些“会做人”的公务员还要给领导打水洗脸、洗脚和铺床,只有他们会被认为是前途无量的。

有时一些初生牛犊会不怕虎,不愿意被他人指使,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我当时在机关听说一位年轻公务员的故事:他刚来单位没多久,有一天科室领导让他倒杯茶,他不知道哪里来的怨气,直接回敬他的领导:“你不会自己倒吗?我是公务员,不是服务员。”当时这位领导相当恼火,后来还经常向其他同事提起这事, 也包括我们新人,似乎是在提醒我们要知道先来后道的规矩,这位领导甚至撂下了狠话:将来只要有我在,他就别想获得提拔。

中国政府机关里可以说处处体现著先来后到的规矩。每次开大会,台上领导座位的顺序一般是最间最大,两边最小。如果你安排领导座位的时候,不小心把他们的铭牌放错了,那位被怠慢的领导可能要恨你一辈子。

当机关发公文的时候,如果出现一连串领导的名字,它们的排列顺序会很讲究,书记、市长排在最前面没有问题,一群很难分出上下的副市长就伤脑筋了。还好先来后到的规矩解决了这一难题,一般在当地工作时间越长、任此职位越早的人排在前面。

工作单位里这种先来后到的原则看似公平,其实扼杀了大部分年轻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助长了溜须拍马、曲意逢迎的风气。

初到陌生环境的先来后到。

以前中国的江淮地区经常发洪灾,大灾过后,哀鸿遍野,幸存者大量涌入上海求生,这些人被江南裔称作江北难民,饱受歧视与排挤。就算过了几十年甚至几代人, 他们身上江北人的标签依然难以去除,在就业和婚姻上受到影响,所以很多江北人在江南裔的圈子里隐藏自己的身份,然后表现地比他们更加仇视江北地区来的人。

以前江北人来到上海一贫如洗,加上文化水平也不高,只能从事码头工人、车夫这种不是很体面的工作,所以被江南裔的人瞧不起。今天江北地区和当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上海对江北地区的刻板印象仍然存在,很多人依然认为那是一个穷到鸟不拉屎的地方。

我出生在扬州地区,我们自认为也是江南人,但是无奈被划入了江北的行列。当我在遭遇了人生的低谷期后,悻悻然背起行囊,来到上海。有次我在应聘一家餐饮企 业的储备店长时,完全被店长二字迷惑了 ,它其实就是招聘餐饮服务员。当时遇到一位一同来面试的男士,和他交流一番后,得知他是江北裔,应聘的是会计岗位,当他得知我应聘的岗位时,一脸的不屑, 还略带嘲讽地对我说:“你们那里现在还说江北话吧。”我当时听了很恼火,今天看来这不奇怪,因为这也是中国人先来后到的规矩。

很多来到异国他乡的华人,经常会觉得西人歧视排挤他们,为了不继续背负这样的压力,他们极力地想摆脱华人的身份。他们一方面让下一代融入当地文化,尽量不说华语,另一方面他们比西人更排挤新来的华人,以此来划清界限。

我刚来到澳洲的时候,没有感受到西人的种族歧视,相反受到很多华人的欺凌。走在路上,遇到迎面而来的华裔,没有人给你好脸色,到华人商店买东西,老板一副傲慢无礼的样子,遇到西人的时候却换作了一副点头哈腰的奴才模样。

前段时候,澳洲还发生一起华裔公民在餐馆辱骂中国留学生的事件,这位老家伙竟然咆哮说:“我是澳洲公民,你在这里算什么东西。”

不难看出,先来后到的观念在很多中国人心中根深蒂固,他们认为:你是新来的,我就是土著了,我就是大爷,我就可以骑在你头上拉屎。

中国人就是这地球上非同一般的民族,他们在有形的先来后到上也许做得不尽如人意 ,但是在无形的新来后到上绝对是行家里手。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8-04-13 2: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