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铁工的人(2)

第一名的三角铁

无极限的生活工法,不被弯折的意志,与铁共生的男人
作者:曾文昌

冷硬的钢铁也可以化为有温度的工艺。(公有领域)

    人气: 205
【字号】    
   标签: tags: , ,

续前文

而我的梦呢?

其实随着家境的改变,早已消失不见。

一直以来,半工半读的生活,已经养成了我务实的观念。国三要毕业时,每个同学拿着各学校的报名表准备去报考,但观察敏锐的老师发现我却连一张报名表都没拿。

我说:“是的,老师,我打算直接就业。”

老师惊讶的问:“怎么会?”

没钱缴学费的事我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能淡淡的说:“不知道要念什么……”(是啊,我真的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此时,老师说了点醒我的一句话:“你工艺、美术都是班上前茅,为什么不依自己的兴趣去考复x美工?”

对厚,于是犹豫的我去拿了报名表。

但在拿报名表的同时,听到了同学的对话:“听说季展的材料费都很贵……”于是,我又打了退堂鼓。

回到家后,便将报名表丢在桌上。妈妈因此也注意到我要升学的事,她执意要我报名,不要担心学费的事。就这样,在妈妈的要求下,我去报名参加了考试,也如愿的考上了。

可是……可是……学费真的是很大的负担啊!然后,我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我放弃了美工科,改读了电子科。

呵呵……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满好笑的,自以为是的主意。

读了电子科,想说有学历就好,其他就不在乎了。但是,天分是没办法埋没的。一次校庆比赛,规定每个人都必须要参加一项科目的竞赛,有美工、制图、电子、钳工……等。我挑了自己喜欢动手做的手工艺──钳工。

这次的钳工比赛,主要是将一块一公分厚的铁,用锯板锯成等角三角型。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对我来说,还满有挑战性的。

因为个性的关系,我对自我的要求很高,希望等距、等宽,角度、尺寸也都必须要一样,所以我将一天比赛的时间都花在了这块三角铁上。

不断的丈量,不断的修改,要将误差做到零为止。不准就重做一块,就这样,不知不觉就做了三块。其中一块自己觉得满意,还将工艺课学的抛光技术给运用上,把铁块抛得亮晶晶的。

这时,在旁边吃泡面的同学看我多做了两块,便要求我送给他们。就这样,我的三块三角铁就一起参加了这次的钳工比赛。

说来好笑,从小没拿过奖状的我,隔天却被老师告知,我拿到了钳工比赛第一名,而二、三名正是跟我要的那两位同学。

嗯……这个意思是说,一二三名都是我包办了!(这真的有点夸张)

星期一周会颁奖,我在众师生面前领了生平第一个第一名,同时也是全校第一的奖状。

这可能是老天爷在暗示我,我以后会吃这碗饭吧!@(待续)

──节录自《做铁工的人》/柿子文化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天看到圆滚滚的面团变成简单而丰富的面包,再怎么辛苦都无怨无悔。每个晚上都对第二天充满了期待,我希望我离开人间的最后一天是手握著出炉铲,在麦香中平和的离开,然后在另外一个世界还是继续担任面包师。
  • 老祖宗比我们想像中聪明多了,当他们发现面糊置放的时间较长,会产生气泡和酒香,接着烘烤面糊,意外得到了口感外酥内软的面包,因此学会制作面包。
  • 生做面包师,死为面包魂。起初我把重点放在酵母上,我开始和酵母交上朋友,我开始懂它的语言,我可以感受到它饿了、冷了、感冒了、生气了,和别人打架打赢了……于是我逐渐了解它的行为模式。
  • 别人的主角是钱和有钱人,我们的主角是茶与茶农,这样的论坛真真是低到泥土里。出门就可以摘到茶叶,弯腰就可以与虫蚁接触,还有那阵阵的清香啊,闻之即醉。
  • 或许,我们在一声不吭地练习动作时,却忘了诚实面对自己的味觉。又或许,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一杯好喝的咖啡。
  • Gwilym Davies在萃取浓缩咖啡,便流畅地将把手锁上后,按下冲煮键,接着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双手再抱胸,不发一语,专注地看着浓缩咖啡整个萃取流程。整个过程流畅到了极点,没有一丝丝多余的动作,连专注的眼神都那么炯炯有神,实在是帅呆了!
  • 我和Chee在那次聚会中认识了各行各业喜爱咖啡的人,甚至是一辈子都无法认识或理解的人。咖啡在他们每个人生命里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也点燃了相遇的火花,
  • 幸好台北是一个“人的城市”,有极多的角落与极多的人众犹能容纳其他寂寞的人;让他们可以经过,可以探看,甚至可以停下来聊上几句,更甚至让他们滔滔不绝的清除心底之大剂量收藏。
  • 以前,房间有窗帘,那边有照片、花和书,一只叫卡斯特的猫睡在沙发上。有烛台,有细语,有斟满的酒杯及音乐。墙上摇曳著影子,一个高大,另一个妩媚动人。这个房里曾经有爱存在。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