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黑龙江小学毒跑道事件 学生写信向李克强求救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呼中区呼中第一小学发生全校学生集体中毒事件,该校区已封闭,但学生出现的症状经过长期治疗并无改善。(受访家长提供)
人气: 287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呼中区呼中第一小学发生全校学生集体中毒事件至今已近一年,虽然该校区已封闭,但学生出现的症状经过长期治疗并无改善。

最近,8岁的王宇灏写信给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求救,他写道:“我们才这么小,我们想好好活下来。”

去年6月5日,呼中区第一小学举办艺术节,当天气温比较高,学校新建的塑胶跑道散发出一股刺鼻让人晕眩的气味,有好几个学生相继出现流鼻血和晕眩的现象,与会的家长们也感觉头晕、胸闷。

事实上,早在2016年9月开学后就不断有学生出现不同程度的身体不适症状:肚子疼、流鼻血、呕吐、发烧、干咳、头晕、胸闷、气短、身上起红疹、甲状腺淋巴肿大等等。

2017年6月5日,呼中区第一小学举办艺术节,学生严重中毒送医。(受访家长提供)

中毒事件爆发 封闭校园

艺术节当天因高温的催化,更加剧了学生的不适症状,家长们才发现问题严重,怀疑孩子们一系列不适症状和新装修的教学楼及新铺的塑胶跑道有关,而向校方反映。

事件发生后学校将校区封闭,全体师生搬回旧校舍并班上课。当天家长急着将小孩送医,校方允诺,检查有问题就会负责任,但将近一年的治疗过程中,家长找学校、找教育局、巡视组等相关单位要求校方负起责任,却遭到威胁和打压。

2017年6月5日,呼中区第一小学举办艺术节,学生严重中毒送医。(受访家长提供)
2017年6月5日,呼中区第一小学举办艺术节,学生严重中毒送医。(受访家长提供)
学生中毒事件爆发后校区封闭。(受访家长提供)

8岁学童写信求助总理李克强

呼中一小二年一班学生王宇灏严重中毒长期就医治疗。(受访家长提供)

二年一班的王宇灏,目前休学在家,每天早上起来就流鼻血,吐出的第一口痰也都是血,经常发烧、头痛、白血球异常,原本应该无忧无虑地学习成长,如今是与药长伴。

3月2日他写了一封信给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信中写道:“爷爷,我们不想死,我们才这么小,我们想好好活下来。”让人看了为之心酸。

宇灏叙述,他对家中这段时间因他求医花掉所有的钱,没钱再给他看病了,但医生说“不治病会死掉”,让他对死亡感到恐惧。他说自己很想哭,但他告诉自己不能哭,要勇敢面对这一切磨难,要好好长大。

他希望自己能把病治好,将来也当一名医生,看好每一个病人的病,让每个人都能健康、快乐地生活。

呼中一小二年一班学生王宇灏写求救信。(受访家长提供)

学生流鼻血 老师不准学生回家说

现在学校和教育部门都不承认呼中一小所有三百多名学生中毒是跟学校塑胶跑道有关,让所有家长很恼火。王宇灏的母亲告诉大纪元记者:“我们现在都是自费带孩子去医院治疗,我们这里是山区,开始大家都没意识到问题会这么严重,治疗这么久都治不好。”

呼中一小共有371名学生,有的免疫力好的症状稍微轻一点,低年级免疫力较差的就比较严重。“刚开始孩子在学校流鼻血,老师会要求孩子回家不能说,教孩子用卫生纸塞住鼻孔就好。所以,就不送他去上学了。”说着说着王宇灏母亲不禁哽咽起来。

王宇灏母亲说:“有时候晚上睡觉鼻血会流得整个枕头都是。我们带他去沈阳、哈尔滨、北京的各大医院诊疗,他们都是开增强免疫力的药,不让白细胞继续往下降,避免各种机能失调。”

呼中一小二年一班学生王宇灏严重中毒长期就医治疗。(受访家长提供)

单位领导威胁家长 谁提这事就下岗

2016年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行署教育局投资652万元(人民币,下同)用于维修呼中区第一小学教学楼并新建了塑胶跑道。2016年9月份,在此项目尚未完全完工之际,孩子们都正常地在此学校开学上课。期间,不断有学生出现不同程度的身体不适症状,事件发生至今快一年了,学校和相关部门都未给家长合理的交代。

王宇灏母亲一边带王宇灏看病,一边也在寻找真相,但是不断遭到各个部门的威胁、镇压、拘留等等。“我们有一半的家长是在政府各个部门上班,他们的领导也出面打压,说谁再提这事谁就不要上班了。我们这里是一个民厂,大家都靠每年一两万元的工资来养家,所以大家害怕失去经济来源就不敢再找真相了。”

就医检查报告。(受访家长提供)
就医检查报告。(受访家长提供)
中毒学生每天都流鼻血、吐血痰。(受访家长提供)

呼中一小家长席女士的孩子是六年级生,她说:“为了带孩子看病花了不少钱了,现在已经筹不出钱来,学校根本不处理。去年发生后带着孩子到各医院检查,一个寒假都在外面待着,耽误了不少课程。”

“现在鼻血流得很厉害,每天早晨都会流,比去年再严重些,甲状腺、淋巴结节,脸上长象青春痘的东西,医生检查都说是过敏。7月检查时还长了一个小肿瘤,现在又大了一些,每个孩子症状都有些不同。”席女士说。

席女士表示:“现在家长们想去查也查不了,找学校,学校也都不承认,说我们小孩这些症状和塑胶跑道都没关系。”

教育单位否认、推诿

记者向呼中区教育局局长余碧波女士核实呼中一小中毒事件,她说,“这事都已经处理好了。”记者再问,“家长们都说至今还自费就医”,她即刻挂掉电话。

记者致电呼中一小校长余庆芬,她说,“学校没有中毒事件。”记者问:“那为何有学生休学长期就医?”她要记者按正规渠道去了解。

记者拨打呼中质检站科员王雪的手机,接通后对方一听到“呼中一小中毒事件”立即将电话挂断。记者再打,电话再被挂断。

权威机构检测 塑胶跑道含致癌物

刚开始学校将塑胶跑道和塑胶草坪送至北京、上海两家权威机构进行检验,上海英格尔2016标准检出该塑胶跑道可溶性铅、TⅤoE甲苯、二甲苯和乙苯总和都超标。这些是可致癌、白血病,还可致男孩不育的物质。

当时学生的尿液也由呼中医院送至黑龙江省第二人民医院进行尿苯酚检测,检出的尿苯酚大部分都超出人体承受值。而在取样过程中校方强制学生喝下500毫升的矿泉水。家长们忧心,如果孩子的尿液没有被稀释,尿苯酚含量是不是会更高?

呼中一小的塑胶跑道。(受访家长提供)
呼中一小的塑胶跑道黏合剂。(受访家长提供)

封闭消息 阻止就医

体检结果让家长们心痛至极,孩子们的健康很明显地受到了严重的危害,而他们的病症都和吸入有害性质的气体有关。家长们要求相关领导给孩子们做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但都被拒绝了。他们为了防止家长们将此事件向外扩散,甚至极力阻止家长们自费去其它医院给孩子们治疗。

家长们就孩子们后续治疗一事,多次和相关领导商讨均末得到合理的处理。家长们表示,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呼中区是个偏远山区,交通闭塞,相关领导心存侥幸,执法人员一手遮天,在如此紧急严重的问题上,还能通过各个管道、采取各种手段封锁消息,威胁、殴打、拘留家长。#

家长找真相被拘留。(受访家长提供)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4-14 5: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