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判死刑张中生 被爆为吕梁头号官霸

人气: 412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4日讯】落马近四年的山西省吕梁市原副市长张中生因受贿10.4亿3月28日被判死刑。陆媒近日披露,张中生在官场当副职时,正职官员都拿他没办法,被称为“吕梁头号官霸”。

据陆媒近日披露,张中生从政贪婪成性,胆大妄为,性格蛮横,尤其是在其长期主管的煤炭领域,通过插手资源整合、项目审批等大肆敛财。其与很多煤老板往来密切,编织了一张庞大而复杂的政商关系网。

“10亿贪官”吕梁原副市长张中生,时年66岁头发就已经全白,当天听到宣判时,他连续眨了几下眼睛,面无表情,一脸木然。

张中生是土生土长的吕梁人,求学和职业生涯也未离开过吕梁。因长期深耕吕梁官场,被称之为“吕梁头号官霸”和“吕梁教父” 。

据当地人称,其当副县长时,县长拿他没办法;当县长时,县委书记拿他没办法;当吕梁行署副专员时,专员拿他没办法;当副市长时,市长和市委书记都拿他没办法。

早前,张中生在任粮油加工厂厂长期间,就被发现挪用单位资金,给岳父家修窑洞。他还多次将土粮饲料供给一位时任副县长的家人,获得这位副县长的赏识。

1983年,张中生在担任食品公司经理期间,公司曾发生过一桩营私舞弊案。当时,食品公司囤积大量猪饲料,待饲料涨钱时转卖给粮站,赚取差价。据知情人回忆,此案由粮食局内贼案牵出,当办案人员找到张中生问话时,张 “十分嚣张”,不予配合。县审计局查账时,张中生说“今天检察院来,明天纪检委来,审计局也在,这我还能工作”,说完开车扬长而去。

此后,该案在县委主要官员插手下,不了了之。张中生被指当时就有靠山。

1985年起,张中生当了二年的中阳县工商局局长和二年的财政局局长。1990年,38岁的张中生升任中阳县副县长,又历任中阳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中阳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中阳县委副书记、县长,中阳县委书记。

2003年6月,张中生离开他深耕了34年的中阳官场,调任吕梁。多位知情人称,张中生从中阳县离任时,有人深夜在他家门口摆放花圈为其“欢送”,还有多地百姓自发放鞭炮庆祝。

张中生在中阳主政时,该县有大大小小数十座煤矿,煤老板要想生存,就得去打点一下张中生。中阳钢铁集团(下称“中钢”)被指是张中生的“摇钱树”和“取款机”,张中生是中钢的实际老板。多位知情人透露,张中生在吕梁、太原、北京、海南等地均有房产、别墅,其中多套房产由中钢埋单。

据报,张中生受贿,其所有的房产、企业等都不在自己名下,有的挂在干儿子名下、有的挂在司机名下。所以在审查期间,张中生自觉受贿细节做得天衣无缝,拒不配合调查,态度极其恶劣,一问三不知。其所有受贿事实都是被调查出来的。

张中生之妻李兰俊和李兰俊的干弟弟刘年生都因帮张中生洗钱获刑,李获刑五年,监外执行,刘获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李兰俊早期在中阳县服务公司的照相馆工作,在张中生运作下,成为县政协委员,又一步步成为县政协常委、政协副主席。

2008年至2010年,山西吕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除2户省属重点煤炭企业在吕梁办的15座矿不参与整合外,全市其他矿井由355座整合为112座。过程中,这种整合给官煤勾结带来了便利。分管煤炭、工业的张中生,权力达到了顶峰,如同吕梁所有煤矿的“总矿长”。

据悉,煤老板给书记、市长送礼,还不如给张中生送礼。“因为不找张中生,根本办不成事。他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个煤矿的生死存亡。”

在吕梁,有几户企业投资兴办煤矿,原来计划两年半建成。因为企业老板没给张中生干股钱,张中生就百般刁难,结果8年都没有建成。老板就打算把在建煤矿转出去。张中生说,“你不给干股钱,你想干干不成,你想转也转不出去。”结果老板给了上亿元,才把煤矿转了出去。

责任编辑:李新安

评论
2018-04-14 11: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