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理念永恒的《资本主义与自由》

人气: 5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9日讯】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有“20世纪最伟大的自由经济学家”美誉的经济学大师米尔顿‧弗利曼(Milton Friedman, 1912~2006)。他获颁诺贝尔奖,足证其学术成就之高,但弗利曼之所以享誉全球、对人类有极大的贡献,却是在公共政策领域上对“自由经济理念”的大力传布、推广之故。他在这方面不但著作等身,而且风尘仆仆到各国对国家领导人和普罗大众耳提面命。为了发挥更大影响力,弗利曼在1968年11月与海勒(W. Heller)举行公开大辩论,也在《新闻周刊》(Newsweek)一段时间(1966~1984)与萨缪尔逊(P. A. Samuelson,1915~2009,凯因斯学派最主要大将,1970年第二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纸上论战,被萨缪尔逊称为“经济学界的鳗鱼”。

这个比喻鲜活地点出弗利曼的自由经济观点在当时属于少数,但却颇富攻击力,有如远洋渔业捕鱼者,为了维持所补获鱼群的新鲜,必须放入几条鳗鱼与鱼群相斗。这也显示出弗利曼处境的艰难,但他为真理“义无反顾、勇往直前”,只身力战群雄。

除了以文章、演讲、辩论宣扬自由经济理念外,弗利曼更深入政治专制独裁国度与领导人对谈,或充当经济顾问,将经济自由灌输在政策决策者脑中,最有名的当推他在1970年代充当智利军政府独裁者皮诺契特(Augusto Pinochet, 1915-2006)顾问,促使智利致力推动市场自由化策略。但也因为如此,弗利曼在1976年被宣布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时,引发史无前例的抗议风波。

为何弗利曼敢于干犯众怒,冒着“为虎作伥”的罪名持续帮军事独裁者拟定经改政策?在弗利曼夫妇1998年出版的对话式自传《两个幸运的人》(Two Lucky People)的第24和26两章,对该事件的始末,有非常详细的记载和辩解。我的理解是,弗利曼相信“经济自由的结果将促成政治自由”。在智利,皮诺契特将军接受人民的裁决(公民投票),安排于1989年12月进行总统选举,军事执政团把政权交给自由选举产生的政府,恢复了真正的政治自由,而新民主政府继续执行自由市场经济政策,也终究实现了“自由市场经济在自由社会中健全运作”的终极目标。

弗利曼之所以有如此的勇气,乃在其对自由经济或市场经济的坚信,坚信这种制度对人类的福祉最有助益。为了促进人类福祉,不辞辛劳地做自由经济布道工作,他将其完整理念在1962年作了统整,以《资本主义与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这本书呈现,而这是一本以一般读者为对象的书。

这一本没有数学符号、没有任何几何图形的“叙述性”著作,展现出不同于“一般人”所认定的“经济学理”,也无形中为“自由经济学无用”作了极为有力的辩解。借着身为自由主义分子(这个名词的定义还请详见书中弗利曼的澄清)所抱持的“自由”精神,弗利曼将各个社会中常见的十二个重要问题以浅显的文字、流利的文笔提出精辟的分析。

这十二个问题分别是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的关系、政府在自由社会里的角色、控制货币、国际金融与贸易安排、财政政策、政府在教育方面的角色、资本主义与歧视、独占与企业和劳方的社会责任、职业特许、所得分配、社会福利的措施,以及减轻贫穷。

这些问题都与社会中的每一份子息息相关,也是各个领域的学者们争论不休的课题,弗利曼以自由经济的角度,为我们指出一条异于一般人想像的明路。

这本早在1962年出版的书,是弗利曼根据其在1956年的一系列演说内容集结而成,据此推算各篇文章正是弗利曼壮年期精力充沛、生产力达到顶峰时的杰作。无怪乎199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性预期学派的宗师卢卡斯(R.E. Lucas)推崇本书是弗利曼思想的精华,既有原创性又极富哲理。

不朽的名著不但没有过时之虞,还会有愈陈愈香、愈见其闪耀光芒的功力,《资本主义与自由》就是这样的一本书,对于此时的台湾,这本近六十年前面世的书所探讨的十二个问题,如谢宗林在〈译者序〉中所举证的,还是悬而未决、甚且每况愈下的重大课题。

这本书曾在1972、1993和2010年三次中文翻译在台湾出版,2010年即将付梓出版之际,英国在当年5月13日“政党轮替”,以保守党为首的联合政府上台,被认为是全欧洲政坛向右转的最新例证。当时中间偏右的政党或联合政府都在西欧大国占上风,包括德、法、英与意大利。波兰、匈牙利等东欧国家已是右派当权,至于南欧伊比利半岛的西班牙与葡萄牙,当家的社会党正竭力抵挡保守派反对党的步步进逼。

不过,尽管撙节、小政府的右倾思维看似占上风,但在贫富悬殊扩大、中产阶级消失、低薪等等现象浮出,追求“公平正义”的声音及行动扩大下,法国经济学家皮凯提(Thomas Piketty)又在2014年出版《二十一世资本论》(Capital in Twenty-First Century)这本畅销全球的砖头书,让社会主义、甚至马克思共产主义再复活,而资本主义又被指责。所幸2016年美国川普总统独排众议,重拾1980年里根总统的自由经济理念,正需要这本《资本主义与自由》重出江湖作为理论基础及行动准则,而台湾更应跟随美国的脚步向右转,也当然需要这本书。

就在此时,出版公司推出“经典名著文库”,将2010年的《资本主义与自由》中译本重新排版纳入其中,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我也相信读者能经由这本经典书籍,获得政府应当扮演何种角色的正确认知。当然,更盼望政府决策者和有关公共政策的专家学者们,好好仔细阅读这本经典!#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4-19 9: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