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宁:庆祝毛死去的年轻人被判死缓后

延安时期的毛泽东。(网络图片)
人气: 2331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4月03日讯】1976年9月9日,戕害了无数中国人的中共党魁毛泽东终于死去。中共实行国丧,除了北京兴师动众外,各地也纷纷举办了“悼念”活动。在中共官方的报道中,许多中国人痛不欲生,哭晕、哭倒在马路上的比比皆是。然而,还是有无法确切统计出数字的国人,在家中偷偷举杯庆贺毛之死,因为他们对这个曾使举国上下陷入无尽深渊的“毛太阳”深恶痛绝。

因为正是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毛太阳”统治下,运动是一个接着一个,几千万中国人无辜丧命,其中至少四千万中国人死于人为的“大饥荒”,还有更多的中国人被迫害,被洗脑,被蹂躏,被侮辱,老百姓的精神和物质生活都苦不堪言。

从历史上来看,人民对于暴君的死去都是欢欣鼓舞的。比如,中国历史上夏朝最后一个王夏桀十分残暴,压榨百姓,杀死良臣,并且四处用兵,劳民伤财。老百姓们因此都在私下里诅咒道:“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意思就是“这个太阳什么时候才会灭亡,我们宁愿跟你同归于尽。”当夏桀最终被推翻并凄凉地死去时,老百姓是额手称庆。而堪称当代暴君的毛之死,让许多人笑逐颜开,举杯共庆,自然也是一样的道理。

在庆祝毛死去的国人中,有个胆子特别大的干部子弟,今天就说说他的故事。关于他的故事细节,主要来自于早前刊登在共识网上王学泰撰写的《文革狱中三个案情特别的干部子弟》一文。

开庆祝会被抓被判刑

这个胆大妄为的干部子弟叫胡智,父亲是外贸部的中共老干部。文革爆发后,胡智的父亲也被打倒、抄家,当时只是十几岁孩子的胡智在抄家时被关在厨房里,让他十分恐惧。其后,他的父亲被关牛棚、下放,被当作异类,前后达七八年之久,这也是胡智敌视文革、缺乏对毛崇拜的原因。

1976年毛死去时,胡智刚刚20岁,在貌似北京人大多都很悲痛时,不懂得什么是怕的他突发奇想,想要组织几个哥们开个庆祝会。对于为何会冒出这样的想法,胡智表示:“如果他在文革初去世,没准会是这样。可是经过文化大革命,得罪的人太多了。人们仇视文革,自然降低了对毛的尊敬。”

此外,当年4月周恩来死去时,胡智曾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集会活动,但该活动被打成了“反革命事件”,这也加剧了他内心的不满。

胡智的想法与他几个关系密切的同学和朋友一拍即合。当时因为唐山大地震刚刚过去一个多月,许多人还睡在地震棚里。9月10日,胡智的几个朋友背着吉他、大大咧咧地骑着自行车到胡智住的地震棚里聚会。

要知道,国丧期间,是禁止娱乐的,而当时北京正处于一级战备之中。几个携带乐器的小青年明目张胆的举动,在街上就引起了警察们的注意。因此,当他们刚聚齐在地震棚内,庆祝会还没有召开之际,尾随着他们的警察带着几个民兵和几个“小脚侦缉队员”就随之而至。

一进地震棚,警察们就惊呆了:地上竟有毛石膏像的碎片!这还得了!几个青年很快被逮捕。这就是毛死去时北京最重大的“现行反革命案”之一。

据胡智回忆,作为大案,前前后后一共审了数十次,自己苦头吃了不少。最初审讯规模极其庞大,预审员与驻公安系统的军代表一起上,有时审讯员竟多达数十人。不仅如此,胡智还被作为“反面教材”,拉到市内各种大会上批斗,以教育群众。

不过奇怪的是,胡智1976年9月10日被抓后,直到一年之后的1977年10月才正式被逮捕;被捕之后,则改由北京市高法提审,但判的时候却仍是“西城区人民法院”。1978年4月10日,胡智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但判决书的编号却是“1976年度刑字第72号”,内中显然不同寻常。

更令人不解的是,判决书称:“胡犯思想极端反动,仇视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自1976年4月以来,经常纠结现行反革命集团骨干分子张待林、王照轩、范士华(均另案处理)等多人,在一起散布反动言论,恶毒地攻击、诬蔑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无产阶级司令部,并扬言要拉队伍上山打游击,自命为司令,张犯充当参谋长,妄图推翻无产阶级政权。更恶毒的是,1976年9月9日后,胡犯疯狂地攻击伟大领袖毛××,损毁毛××的光辉形象,反革命气焰极其嚣张。在押期间,抗拒改造,继续进行反革命活动。胡犯罪大恶极,民愤极大。”

如此疾言厉色,完全是死刑立即执行的口气,但胡智却只被判了个死缓,大概与当时的政治形势变化有关,判决者也是在留一条后路。胡智也没有敢上诉,后来他说自己怕被枪毙。

1978年,在胡耀邦的主持下,中共开始了“平反冤狱”行动。第二年年底,胡智被宣告无罪释放。据胡智说,中共中央为此下过文件,北京市公安局和胡智父亲的单位外贸部也都下过文件。在被释放后不到一个星期,胡智就被安排到七机部(现在的航天部)上班了。

后来的生活

胡智在七机部所属的工厂干了13年,当过电工,搞过供销。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胡智也辞职下海经商,办起了生产水消毒罐的工厂,以供高层建筑使用,生意非常好。在做了13年后,胡智关了工厂,过起了逍遥自在的日子。现在也是60多岁的人了,此时的他回首往事,会作何感想呢?

结语

由于中共对文革的讳莫如深以及国人的恐惧,迄今有多少中国人在毛死去时偷偷庆祝,尚不得而知,但从笔者身边的长辈聊天中,笔者相信,这样的人当时并不少。

或许,有人会质疑,不是还有那么多人伤心欲绝,痛哭流涕吗?这倒不难理解。一种人是被欺骗的太久,始终相信“伟大领袖的光芒”才是自己生活“幸福”的源泉;一种人则是内心明白,但为情势所迫,为自己和家人着想,只得做一个戏子走走过场。听不少长辈们说都起过,当年毛死后,就有领导来通知大家:“毛××!逝世了!都给我哭!”不哭就是不忠,不哭就是有反党倾向。被整怕了的中国人有多少敢公开反抗呢?

对了,毛死后,敢公开庆祝的地方是在台湾。据报,当时台湾的街头有人放鞭炮、有人贴标语、挂出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等,用不同的方式表示庆祝。而笔者相信,一定会有那么一天,所有的中国人也都会放鞭炮,庆祝同样祸国殃民的江泽民的死去,庆祝中共的垮台!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4-03 4: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