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中兴真的是“蠢”吗?

美国商务部出手全面封杀中兴,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出售任何电子技术或者通讯原件,期限长达7年。(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321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4月27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这个星期也是一个非常热闹的星期,就在大家普遍认为中美紧张的贸易关系渐趋缓和之际,美国商务部突然出手全面封杀中兴,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出售任何电子技术或者通讯原件,期限长达7年。这击重拳打蒙了中兴,也使中国老百姓看得云里雾里的。随着不同管道消息越来越丰富,事情的真相现在已经完全清楚了。网上网下的各种评论已经多得让人都看不过来了,有人说中兴顶风作案,人比猪蠢,也有人痛心疾首的呼吁大国崛起不能靠外卖和共用单车,也有找各种证据试图说明中国高科技并非一片空白的。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看一下,中兴被美国封杀,中国是上下一片慌恐,有的网友就不理解,说晶片不是只有美国一家生产,美国、英国不卖,可以买韩国、日本的,为什么说中兴就离申请破产不远了呢?

横河:晶片,国际上主要厂商生产的就这么多,主打的产品其实直接替代的极少,因为有专利的问题;还有一个,国际现在是以合作为主,不是以竞争为主,所以不会你做一个,我做一个一模一样的,那只有在中国可以山寨,别人是没有的。主要西方国家实际上是有国际分工的。而且即使有类似的可以替代的话,恐怕韩国、日本也会配合美国的禁令不卖的。不仅禁的是硬体,而且软体也禁,也就是不能再用谷歌的安卓系统了,这是没有替代的。通讯设备和手机不是用一个晶片,是非常复杂的系统,如果禁一种的话可能设法替代的,但是如果主要的晶片,大部分都被禁的话,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了。

现代的高科技领域对全球化的依赖程度非常高,库存都是很少的,都是流动的。据说中兴的晶片库存只够1个月,即使有替换的话,全部去采购新的替换材料重新设计,恐怕也不是一年半年就能完成的,在这之前公司早就破产了,而真正的人才在公司破产之前好久就流失了,所以中兴真的是离申请破产不远了。

主持人:也有一些人认为美国不卖晶片,正好是可以发展中国自己的科技了,当年两弹一星都搞出来了,还怕小小的晶片吗?不过我们看到网上对这个观点有很不同的说法,有得懂行的就说自己在这行的,他就会说能搞两弹一星可不见得能搞晶片,这个话我们要怎么理解呢?这个研发晶片的难点到底在哪里呢?

横河:我不是搞晶片的,所以不了解,但知道晶片涉及的高技术领域多的多,它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两弹一星的前提是什么?两弹一星的前提是传统工业,传统工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话,就能够搞出两弹一星来,而且在中国之前已经有人做出来了,后来的人,你想想看,连北朝鲜都能造了,所以它是已有的工程综合运用,它没有新的理论和设计。在人才方面,当时中国有美国回来的科学家,有苏联军事和工业的专家的支援,虽然后来苏联撤了,但是已经有人教比自己从头摸索要简单多了。

另外一个就是工业基础,中国当时的工业基础已经够了,1949年以前留下来的外国和中国民族资本的工业基础,加上东北接受的日本工业,加上建政以后苏联援助的工业,再说它不计后果饿死几千万人,这一套东西正好是共产极权政权的强项,就是集中全国的力量做一件事情,它不需要考虑市场需求。

晶片不同,它从理论到开发到设计,前期的投入非常大,整个研制过程当中也包括了讯息流通、国际合作,像现在制作晶片的机器基本上是被美国、日本、荷兰垄断了,像光刻机,荷兰的份额是最大的,一般人家自己不生产,中国能生产,但是要比这个落后很多。就是资金和技术这两大投资,在技术方面中国就不合适,就很难赶上,到现在为止实际上是一直在追着别人,为什么呢?就是山寨,所以要找外国的智慧财产权,想办法去偷啊什么之类的。因为讯息封锁,很多共用讯息需要的人得不到,或者要得到的话成本过高,像当局现在控制VPN的话,翻墙成本就增加很多,所以现在很多外国企业都觉得成本一下增加了很多。

当然还有一个,就是发展这些东西是要有耐心的,时间、资金,中国的资金都投向房地产了,像这种长期,甚至短时间看不见成效的人员和资金的投入,在中国是很难的,谁来投?急功近利是中共的一大特点,真正做品牌的很少。有了钱就投资国外或者转移到国外去,哪怕它用冠冕堂皇的理由,你像王健林就用帮助中共大外宣的理由来转移资金。

还有一个市场问题,晶片是用来生产商品的,不是用来宣传的,它是一个市场导向,你做得不好可以宣传,但是你做得不好的话,你卖不出去。这种市场导向,中共最不擅长。在这里有多种因素,所以在中国研发晶片是非常难的。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急功近利,也有很多人在文章中提到这一点,他们的观点是靠外卖和共用单车是无法和人竞争的,中兴、华为不把投资重点放在技术研发下,而是用钱去买现成的产品,只顾短期利益。但是我们也有一个想法,世界上高科技集中的也就是美国、日本、德国这么几个少数国家,其他的国家,比如说欧洲,特别是北欧,很多国家没有拥有了不得的顶尖科技,它也是靠进口,但这些国家并没有觉得受制于人,而且他们的人民生活的幸福指数也是非常高的。

横河:这其实是一个国际分工的问题,当然北欧也不见得就没有顶尖技术,欧洲其他的国家,像荷兰的光刻机、瑞典的飞机发动机等等,人家是国际合作,他不要求大而全,他也不追求打败别人,大家都守规矩,大家都讲诚信。

中共不一样,首先,它的意识形态是一定要战胜别人,所以在国际上它不是和平竞争,更不是国际合作,它是既不守规矩又不讲诚信,还想要领导世界,它所有的领域都想称霸,所以它是要大而全,这个是完全不一样的,它概念是不一样的,别人只要生活好就可以了,也没有互相禁。

在中国大陆,私营企业没有保护,私有制到今天都没有得到保证,你看随时可以被打土豪的,这样的话全心做长期投资开发的就非常少,都去炒股、炒房去了。而国营企业当老大,像中兴是国营企业,那就更不行了,他当老大当惯了,他更不守规矩;相比较而言,至少名义上私企华为的自主开发,就比这个国企的中兴要好的多。

中共是把自己定位为全世界的敌人,而它的意识形态和它的价值标准、道德水准,也是跟全世界对立的,这里就不存在共存这一说。别人是共存,中共是自己不放心全世界,全世界也不会放心中共,所以这里不能跟欧洲这些价值体系、全世界普世价值的这个系统去比较的。

主持人:中兴不守规矩,道德层面的问题已经有很多人讨论了,我们就谈一下另外的事情,比如说这件事情有媒体人形容为说,人比猪蠢,看起来确实从细节上来说,这简直是让人匪夷所思,比如说,甚至会把这么明显的违反规则的证据留在公司档中,我们就不太懂,中兴应该说是中国数一数二的企业,它管理层也应该是顶级的精英,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横河:这个所谓犯低级的错误,是从我们的角度上来看,而且是从美国制裁以后,在这之前他们可能还自以为自己混得很好。这个问题我想稍微多讲一点,我想首先,公司长期以来就是这么操作的,而且别的国企也是如此,就是说他们是出于同样的企业文化,在中共的系统里面,这是一种封闭式的思维方式。华为是私企,所以相对来说比较例外;另外,华为还有一个特点,他长期以来就是美国关注的物件,所以这方面掩盖得要好一些。但严格说的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只要这么做了,总会被人家发现。

但为什么在中共这个国企公司里面的思维方式不这样想呢?那就要从另外一个更广泛的角度,就是我讲的第二点,这是党文化思维的一个结构。从世贸组织到联合国,从外交部发言人到国务院发言人,你看他们讲话,按我们常规思维都是不可思议的,都不守国际规则的。政府是这样的话,国企中兴当然也是如此。即使是中国的私营企业,也很难突破这种模式。当他们把同样的做法搬到国际社会以后,开始不适应了,和国际社会不适应了,一般人谈到中国企业走出去要改变思维,这个说得容易,做起来难。

第三个,这个是中共的本质决定的,中共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去遵守国际规则,不仅是不遵守,不遵守的话,不懂你可以学,对不对?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学到呢?人家说中共去学国际上的东西,都是坏的一学就到,好的就是不学,为什么呢?它有中国特色,这就是中共有意识的对外推行中共的党文化,什么腐败、行贿、不守规矩、坑蒙拐骗,就把这些东西推到国际上。有人说是不当心带出去的,我觉得这是有意识的,因为它要改变世界,它要改造世界,用什么改造?就用中共这一套不守规矩的方式来改造。尤其是在经济强大以后,更得到了国际绥靖主义的鼓励。

有人建议政府首先要加强自身的合规管理体系的建设,然后再有效的推进企业的合规管理,这是做不到的,因为中共整个就是个谎言文化,它还要用谎言文化去征服世界,怎么可能去说真话、认认真真做事?这是不可能的!

第四个就是,中兴或者其他的中国企业,甚至有的时候包括私企在内,它不是单纯的企业,它也是中共对外扩张的工具。当然,作为私企来说,它可能不愿意或者是被迫;但是作为国企来说,它是自己把自己当成工具用的。

你比如说对伊朗卖违禁品,肯定不只中兴一家,只是说中兴买了美国很多东西,所以美国盯着了。据内部人说,中兴也不想卖,而且卖给伊朗根本不赚钱,但是有多个部委施压而不得已,这就是国企。当然私企也抗拒不住啦。这不是企业高层聪明、愚蠢的问题,而是中共政策的问题。网路上有人做了小民意测验,就问到中兴为什么那么蠢?80%投票的人认为它是因为要执行党的任务,所以才这么蠢。

据说2012年接到美国法庭传票以后,中兴内部有两派,最后是主战派占了上风,认为是代表中国形象,所以最后采取了对抗措施。就是因为它是国企,它自己把自己当成中共形象的代表了,这个在正常的企业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谈到中共的政策,它在国际上违规的做法多去了,出了事被揭露以后,常用的办法是什么呢?是否认、抗议,说是敌对势力捣乱,然后拖延,表面上承认,或者承诺改正,实际上坚决不改,还利用各种利益集团去当说客;背后用腐败、行贿等等一切违法的手段去调节,就是不对自己违规的事情做任何改正。这是常规做法。一旦对方放松了,国际社会放松了,它马上就回到原点,所以谁也拿它没有办法。包括人权上的每几年国际社会的检查,都是一样的做法。

像孔子学院,我记得几年前美国国务院提出来,说大部分孔子学院教师的签证都不合法,因为他们很多是中小学里面,中小学教师不能够用L-1签证,而大学的孔子学院没有纳入大学的学分系统,所以他不能算大学教师,当时就是要求中国的孔子学院教师全部回国,以后再用合法的签证来美国。那个时候美国正好是对中共的绥靖政策最兴旺的时候,也不知道中共最后背后怎么运作的,过了几天以后居然就没事了。就是说中共现在肯定还是那样想,用那种方法解决问题,只是说好景不在了。

其实即使华为也不一定能逃过去的。像美国现在已经要求华为的美国总部交出过去5年违反禁运的资料。华为要是不交的话,那以后就不要想在美国混了,所以华为现在正考虑退出美国。如果它作假或者销毁资料,在美国那个叫“妨碍司法”,它的罪更重。

我记得十年前,美国有个能源公司叫做安然,就垮掉了,起因是会计记账涉嫌违规。本来那个不是特别大的事情,但是联邦进入调查以后,公司就开始销毁证据,那就变成大罪了。后来导致一名副总裁自杀,公司就彻底破产关门了。整个过程我们可以看到,就是说这不是一个简单“蠢”的问题,根本就是骨子里中共党文化的因素。

主持人:那么现在我们网上有一位网友提了一个问题,他说:“现在最新的据说中兴不接受制裁。它凭什么说这个话?”

横河:这个是说给国内听的,也表示说还有13亿中国人民支援它,这是拉13亿人民下水。中兴是一家国企,跟13亿人民没有任何关系,根本就用不着这么说。说不接受制裁实际上是“嘴硬”,因为这是美国制裁你,美国单方面制裁,不需要你接受。我觉得这个“嘴硬”,实际上它反正要破产了,嘴硬一下也没关系,做给中共看。你知道因为它是国企嘛,它做给中共看的,甚至都不是做给中国民众看的。

主持人:对您前面一个问题的回答,有网友提出来说,他对您的说法非常深有同感。因为中国人私下里可能还会有一些人性,还会觉得有些事情不对;那么一旦融入这个体制,又进入那个轨道了。

横河:是。进入这个体制以后,他的思维方式就进入党文化思维了,这就没有办法。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违反商业合约,这是一个国家行为,背后它是一个国家行为。所以有人就是说,那你在这种情况下单纯的制裁一个公司是毫无意义的,不出三天马上就会冒出来一个新公司同样的手法做案。所以要对付中共要比它们更无赖。是不是这样呢?

横河:我觉得不是。国际社会实际上是讲规矩的,所以它一定要用规矩。你像美国制裁中共的商业制裁,它都是要去调查,调查以后论证,然后才能进行制裁,就说一定要出师有名,这是国际上的诚信。至于说能不能实现?我觉得是可以实现的。所以国际社会,美国它不会跟中共那样子对耍流氓,绝对不会的,它就是用规矩,要把中共用规矩把它给锁住,就是制约住。

至于说冒出新公司来,这个做不到的。在中兴、华为的案例当中,它们都是利用皮包公司,但是这个皮包公司是为了向伊朗、朝鲜卖产品而设立的,就是说摆脱自己的干系。但是如果你要去买美国的管制产品的话,皮包公司是买不到的,人家不卖,所以必须是中兴、华为这种很大的公司才能买。而且制裁的也不单纯是中兴,下一步就是华为和阿里巴巴。所以这么一来的话,用不出三天冒出新公司同样的手法操作是做不到的,因为你只能用这种方法去卖产品,但是你不能用这种方法去买这种禁运的物资。

主持人:好,这里头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这边刚刚制裁中兴的事情还在解决之中,中宣部就叫停了商业的网站播出《厉害了,我的国》,这个时间点又那么巧合,很多人就会觉得这里面有一些千丝万缕的联系。

横河:我觉得这两件事情肯定是有关系的。就讲一下《厉害了,我的国》,这种电影本来就是煽动国内民众的,它本来不是对外的,但是时机不好。因为全世界现在都在高度警惕中共对外渗透扩张的时候,这种电影授人以柄。当然中共不会这么想,它真以为自己已经取代了前苏联,成为唯一能够挑战美国冷战以后唯一的政权。

但是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个中兴制裁,还不是贸易战,就是中兴制裁的问题。尽管这件事情不会真的让中共清醒,但是想必这个系统里面有人还没有完全热昏头,所以可能会适当的收一收,把这个电影撤下来,因为这个时候再去宣传没有意义。

另外一个,这个中兴制裁让很多中国人看清楚了原来并不像宣传得这么强大这么厉害,所以这个电影有点给自己丢丑,然后就把它拿下来。另外一个可能,电影里面很可能有很多中共违规和侵犯智慧财产权的证据。我没有看过这个电影,不过我记得以前有一部关于网路战的中共的宣传片,它举的战例,就是网路攻击法轮功明慧网的网站这个镜头,结果被西方国家媒体广泛引用。所以说很可能这个电影如果再放下去的话会露出很多破绽来。

谈一下就是中共用于煽动国内民族主义,这个做法呢,副作用之一就是企业走出去的过程当中,就有人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就以为自己来代表国家了。我就举几个例子,一个就是王健林,他还是私企呢,他就一直在鼓吹说买下美国影院和投资好莱坞是帮助中共的大外宣,说在这个过程当中,民营企业能够起到国企起不到的作用。

川普刚刚上台的时候不是谈到中美贸易不平等吗?王健林就以他买下美国影院的几万美国雇员的工作来威胁川普总统。这个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他主动承担了他不该插手的,由中共党魁垄断的对美外交。而且他以为这几万美国雇员他就能让他们丢掉工作来威胁美国总统?这怎么可能的事情嘛!就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你像最近马云在博鳌警告川普,说是取消在美国的投资,说一百万工作可能就不能兑现了。结果人家就先下手制裁,要制裁阿里巴巴了。我就想不出来阿里巴巴怎么能给美国提供一百万工作?我想他能做到的无非就是给美国人到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在中国卖假货提供一个机会,可能是这样子的。那主要的美国人不可能有一百万人专门生产假货拿到中国去卖。中国有一百万人制造假货到美国来卖,这是可能的,(美国)怎么可能公开的到阿里巴巴去卖假货呢?这我觉得是不可能的事情。

历史证明,出了事,中共不会出援手的,尤其是人家当了真的,人家不当真的时候是有用的,比如以前西方国家绥靖政策的时期。在现实生活当中,“战狼”是没有的,没有人会救你,也没有人能够救你。中国做企业的一定要清楚这一点。

主持人:根据我们查到的资料,中兴它在2010年的时候,积累的申请专利已经超过3万件,到2017年底已经接近7万件了,它应该是一个科技水准相当高的企业,但为什么它生产的手机却高度的依赖美国的技术?这怎么解释呢?

横河:这个和中国的科研文章我觉得有一点类似。就是说数量上它很高,即使不是世界第一,它也直追第一了。但那些都是为了发表文章评职称用的,就真正有多少有用的东西?这是值得怀疑的。文章发表多了,催生了世界上一种新的产业,就是专门收费发表中国的科学论文的杂志。

另外一个就是从专利到应用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专利也是为了评职称,而不是建立在中国的工业基础上的。专利很多基础是全球一体化,一旦被封锁以后,很多专利就是废物,所以这些暂时都是没有用的。

主持人:还有人说,其实中国的高科技并不是这么不堪一击的,很多东西只是没拿出来用而已,比如说量子电脑、阿里云,还有更多的人提到的龙芯,就中国自己开发的晶片,那么这几项它是不是属于世界先进水准?

横河:以前谈过中共吹的最凶的都是一些不能检验的东西,你比如说军队打仗,所以它老是演习,但是真正打仗可能就不行,中共会真正的避免动武的。原来以为中国的手机、通讯设备什么很厉害,除了专业人员以外一般人不知道。但是这一次你看美国对中兴一动真的就露馅了。

龙芯的情况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中国的超级电脑长期以来使用的是Intel的晶片,一直到最近的神威太湖之光,据说使用的是中国造的核心晶片。如果它真的有这么好的品质的话,我想中国的电脑什么的都不需要去使用外国晶片了。现在中国晶片并没有普及,所以我认为可能还达不到这个水准。但是从资料来看的话,说龙芯的芯是28纳米的工艺,中国的光刻机也就是90纳米的水准。即使这个龙芯是中国造的,它的光刻机还是进口的,就是生产晶片的机器还是靠进口。

量子电脑的话不只是中国研究,美国、加拿大、澳洲都在研究。估计离实用还差很远,所以不管是不是世界水准,因为不实用,所以谁也不知道它是不是最先进。而且将来到了实用的时候,谁能够先受益还真的很难说。阿里云就不用比了,它无非就是云技术,这个在谷歌、亚马逊、微软都有,我不知道阿里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还有一个就是安全问题。提供服务的,像阿里云它是提供服务的,虽然大家都会有同样的问题,就是安全问题,但是阿里云它有中共政府的阴影在后面,一般西方国家是不敢用的。就像中国的手机电脑,现在美国政府、澳洲政府都宣布不能用了,这种在中共这个系统下的原罪,这个你很难摆脱。所以我说中国的企业要最终摆脱这种困境的话,一定要摆脱中共才能够做到。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8-04-27 10: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