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人,这样过退休生活:英式心灵富足学(2)

作者:井形庆子

“当人类拥有地位时,就不想失去任何东西。然而一旦放手,只会讶异自己竟然也有那么忙碌时刻的回忆而已。因为人类已经能够适应,能安定下来过着最舒适的生活了。”(fotolia)

      人气: 492
【字号】    
   标签: tags: , ,

续前文

辞去副总经理职务的四十多岁男性所选择的工作

“日本人会为了家人拚命在外头赚钱,但是经常想到家族中的英国人,总是设法取得跟妻子、孩子相处的时间。”

从他喃喃说出的这句话,就能感觉出日本人与英国人的工作观的差异。我认为他的话暗示了就算收入减少,也会因此感到满足。

在伦敦某德国大型办公用品制造商担任副总经理的男性,拒绝上司“请不要辞职”的慰留,在四十八岁时主动要求离职。

“不想再做如此艰辛的工作。”

他领取遣散费和职业年金之后,毫不后悔地辞掉副总经理的职位。

这位男士曾经担任过柯达英国公司副总经理,具有优异的经营技巧,在三十多岁时就已经拥有超过两千万日圆的年收入。问题是,他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美国出差,能够心情平静地在伦敦家中与家人共度周末的次数屈指可数。

经济景气好的时候,“家庭与工作之间无法取得平衡”这项表现大多数英国人烦恼的问卷调查结果就不时出现眼前。他也期待能够有陪孩子们成长、跟家人共度的时间,因此在忙碌的日子里总是抱持“这样下去好吗?”的疑问。

“担任副总经理的时代,因为被赋予并购企业的大企划任务,经常在国内外出差。我总是透过资料分析与其他同业一决胜负,从中赚取利润。从事这样的工作当然也有刺激和干劲,但是累积在内心的压力会让自己面对妻儿、子女失去耐心,或不想讲话。我也想到过设法改变这种生活方式,话虽如此,我不可能过完全隐居的生活,于是我想到在五十岁之后,改做更轻松的工作。”

卸下副总经理的职务之后,他卖掉当时的住宅,搬到伦敦西方德文郡(Devon)能远眺达特穆尔(Dart Moore,荒地)的山区,他利用遣散费买下负担得起的房子,和家人搬过去住。从此终止在伦敦的都市生活,开始在乡下过新的生活。

但是也有问题,就是找工作。

说点题外话。那是很久以前我在周五黄昏,从伦敦希斯洛机场搭乘长途巴士前往德文郡时的故事。

巴士穿越绵延不绝的牧草地,在M4高速公路上奔驰七个小时,往乡村地方疾驶而去。突然抬头看看周遭,发现车内满满坐着穿着套装的男女老幼。询问之下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乡下买了房子,却因为在乡下找不到工作,所以平日暂住在伦敦工作,周五晚上才回到德文郡的家。

因此我也认识了英国版的“离家工作”型态。

在英国也和日本一样,地方小镇上很少有职缺。这位前副总经理最初想到只做单纯的劳动工作就好,想去应征英国最大的连锁超市特易购(Tesco)的仓库管理员工作。

在日本有地位的人往往都理直气壮空降至相关企业任职;至于仓库管理员,一般认为是很闲的工作。

问题是,曾经担任两家大企业的副总经理的职业经历和推荐函(Personal reference)反而成了求职障碍。所谓的推荐函内容多指这个人是能力出众(overqualified)的人才,英国人在换工作时,先前任职公司的总经理或上司的推荐函能左右录用与否的结果。由于内容诚实不造假地记录当事人的工作态度、业务成绩等,推荐函通常是密封的,当事人也不能开启。他的推荐函如实陈述,让负责面试的干部感到犹疑,无论他多么想要当仓管,对方还是面有难色,希望他改应征管理职的职位。

为了想要从激烈的工作中解放、变得自由,好不容易才辞掉副总经理的职务,然后跑到超市又当起管理职,就他的立场而言是说不通的。只要能拥有自己的时间、从事没有压力的工作,职务种类根本不是问题。即使每个月的收入只能支付部分的生活费也无所谓,但是找工作还是比想像中困难。

根据一家杂志社的调查,日本的情况也一样;从大型企业的经营群或干部退下来的人,退休后想要再度就职好像也挺困难。从雇主的角度看,这些大企业干部退休的人看似自尊心都很强,对薪水的要求也很啰唆,怀疑这种人可能无法适应新的组织,因此不想采用他们。

这位前副总经理在接受仓管工作面试之后,花了两年的时间查阅网路、地方报纸,并且参加日本人力资讯网站(HelloWork Internet Service)的就业交流聚会。

有一天早上,他照常散步到卖报纸的地方,阅读手上刚拿到的报纸,发现地方政府正在招募高龄者的探访人员。

“工作条件是六个月的短期契约,但是工作时间都是先安排好的地方政府的工作,无论如何想去试试看。”

由于他已经五十一岁,所以面试官认为他具有认真的个性,因此挤下三十多岁的应征者,他收到了录取通知。工作的内容就是每天散步走路到独居高龄者的家中探访,检查他们的生活状态。

过去,早上司机开着黑色轿车到家中接他、到了公司就有秘书照顾周遭所有的事务,眼前的生活环境跟以往完全不同。现在他要坐在受访的高龄者家中的起居室,花很长的时间倾听对方说话,必要时还要替他安排看护或协助做家事的人,薪水却降低到只有以前的五分之一。

不过在担任副总经理时代面对客户所培养出来、冷静柔软的姿态,受到高龄者很好的评价。

接受他的工作方式的地方政府,把原来六个月的契约延长为一年,接着在五年之后他以五十多岁的年龄,在乡下工作稀少的恶劣环境中,终于得到一纸正式雇用的契约。

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半,就算是正职人员也不用加班或出差,周末也不用工作。早上他会到德文郡的山上散步,下午夫妻两人勤劳地整理花园,然后跟孩子们一起享受烧烤的晚餐。

山边即将落下的夕阳照着一家人围在庭院里晚餐,他一边跟妻子儿女随兴地说着话,一边沉醉在深深的幸福里。

“幸好我赶上了,那时我差点就葬送人生当中不会重来的宝贵时光了呢!”

“当人类拥有地位时,就不想失去任何东西。然而一旦放手,只会讶异自己竟然也有那么忙碌时刻的回忆而已。因为人类已经能够适应,能安定下来过着最舒适的生活了。”

就五十岁的年纪来说,智慧、体力都有了,只要再努力一点还会有更高的地位。

但是像这位副总经理,一心想改变自己的生活,在离退休还远之前就从本行的工作退休、踏向新生活,这也是不错的选择。

与其检查各种可能做法之后转换跑道、一切从零开始,不如先考量自己的生活实况然后再找工作,排定优先顺序再进行组合作业,从他的故事真的学到了很多。◇(待续)

——节录自《 英国人,这样过退休生活》/ 天下杂志出版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挪威,阁楼过去多半用拿来晾衣服,现在则成为储物的空间,但是仍残留过去上百年人类活动的痕迹。作者工作时,与这些痕迹近距离相处,包括水痕、晒衣绳、旧管线、通风口、石棉。整修有历史的老屋,就仿佛屋子的修建时间延长,中间空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继续修盖。作者看见前任工匠是如何建造这座阁楼,如今由他继续整修,延续了它的生命。可以想见,在多年后的未来,他的施工细节将摊在下一任工匠眼前。那是一种穿越时空的传承。
  • 每次遇到生命里的重大危机,自己的心灵达到澄净时,那种澄净让痛苦升华,十四行诗就涌现了。
  • 此时此刻,我的书房里,秋天的阳光如此澄明清朗,它呼唤着我的内心与它一致……纯净,纯净。
  • 这就是纳尔森镇(Nelson)适合我的原因,因为这里的邻居们从来不自命不凡,很少自鸣得意,尽管他们有粗俗之处,那样的粗俗却简朴健康。
  • 无论何时回到这里,我总会发现这城市的懦弱,没有骨气,无法承受任何的改变,不管是季节、热气、酷寒,或者—尤其是—暴风雨。
  • 只是为了怕被人说成是贪婪,就这么害怕触碰财富,可是,这颗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种形式的贪婪?
  • 每间老房子都有它们深具风格的细节,菱形、斜线、三角等几何线条简单排列组合的花窗,就足以让我目光多停留好几秒,有些窗边还以植物点缀,更是让画面变得像幅画作。
  • 即便糖厂已经没落,即便每年日复一日忙着制糖与保养机器的工作。或许时代背景有所不同,但他们在职场上那股牺牲奉献的精神,确实是我们这辈年轻人所缺乏的啊!
  • 在职场上,会有很多人用对工作的熟悉度来评价别人是聪明还是笨。所以有一天,我一定会因为熟练变得“不笨”、成为客舱里一位专业的聪明人。
  • 自己的弱点被一眼看穿,这让犯错不只是犯错,反而开启了一条看不到终点的责骂之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