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双陆棋趣闻 狄仁杰以棋谏武后 鹦鹉乱棋助玄宗

作者:杜若

在中国古代,贵族中有一项娱乐活动,叫双陆,这是一种盘局游戏。双陆,也写做“双六”,是因对局的双方各有六枚棋子而得名。在后来的演变中,对局双方各有十五枚棋子。双陆的棋子称为“马”,所以双陆也称“打马”。对局的棋盘,左右各有六行道,棋子是椎形。对局的二人,先掷骰子,按照点数行马,白马从右走向左,黑马从左走向右,最先出完棋子到达终点的人为胜。

双陆的起源,学界争论不一。有一种说法,是由三国时期的曹植所创,最初流行于曹魏,于隋唐时达到高峰。贵族的双陆棋,棋子用沉香木制成,做工非常考究。双陆在大唐盛行,还留下不少趣闻。

双陆的起源,学界争论不一。有一种说法,是由三国时期的曹植所创,最初流行于曹魏,于隋唐时达到高峰。图为清 任熊《姚大梅诗意图册.双陆图》局部。(公有领域)

戏双陆 赌裘衣

武则天时,南海郡进献一件集翠裘。此裘非常珍贵华丽。武则天有一个男宠叫张昌宗,他常年侍奉武氏,武氏就把这件裘衣赐给了他,并叫他当面穿上,二人开始玩双陆。

时任宰相狄仁杰进宫奏事,武则天让他和张昌宗一起玩双陆。武氏问道:“你们二人赌什么东西?”狄仁杰说:“我争三局两胜,赌昌宗身上穿的裘衣。”武则天又问:“要是你输了,你用什么东西抵偿?”狄仁杰指著身上穿的紫袍官服说:“我用这个作抵押。”武氏笑着说:“你还不知道,那件裘衣可是价值千金呀!你穿的那件官袍,根本没法比!”

狄仁杰说:“我的这件官袍,是大臣朝见天子的衣服;昌宗穿的裘衣,只不过是因宠幸,得到的赏赐罢了。用他的裘衣比我的官袍,我还有些不服气呢!”

武则天已把裘衣赐给张昌宗,只好依从狄仁杰的说法。狄仁杰一番直言,令张昌宗神情沮丧,羞愧不已。张昌宗走棋气势不振,全程默默不语,连连败北,最终,只好脱下裘衣交给狄仁杰。

狄仁杰接过裘衣,拜谢出宫,走到光范门时,随手就把这件裘衣送给一个家奴,让他穿上。

古代裘衣示意:刘贯道《元世祖出猎图》局部,骑着黑马、身穿白裘的,应为元世祖。(公有领域)

武则天梦双陆 狄仁杰王方庆妙解

武则天凶残狠辣,不仅擅改大唐国号为“周”,李氏皇族的子孙,不管是自己的儿子、孙子、孙女,还是李氏宗亲众王,几乎都被她杀光,差点断了大唐的皇嗣。

武则天到了晚年,想立侄儿武三思为皇太子。一天,武则天询问宰相们关于此事的意见,因事关重大,朝中大臣都不敢回答,只有狄仁杰直言进谏:

“臣观天人未厌唐德。比如,匈奴人侵犯边境,陛下派梁王武三思招募勇士,一个多月,也招不了一千人。庐陵王(李哲)去招募,不过几天,就动员了五万壮士。所以今日继承大统,非庐陵王不可。”

武则天听后大怒,但立皇储的事情就因此搁置了。

武则天画像。(公有领域)

一次,武则天对臣子说:“我最近老是做梦,梦里下双陆棋,怎么也下不赢,这是怎么回事?”

当时,狄仁杰和王方庆都在场,二人同时说:“双陆不赢,是因为无子(没有棋子)。这不是上天在警戒陛下吗!”

狄、王二人就以母子天性为切入点,劝谏武则天,将大唐皇统还给李氏宗亲,还给唐太宗的子孙。

狄、王二人认为,姑侄之间和母子之间的情分,当然母子的情分更亲近、更长久。如果立庐陵王,那日后武则天死后,作为李家的媳妇,她还可以享有李家宗庙的祭祀。如果立武三思,武氏的宗庙中,只能祭祀武氏宗族的人。一个已经出嫁的姑母,已经是嫁给李家的外人,怎么还能享有武氏的宗庙祭祀呢?

二人的话提醒了武则天。武则天遂派徐彦伯到房州迎接庐陵王李哲。庐陵王抵达京师后,武氏将他藏在大帐中,又召见狄仁杰,谈起李哲的事。狄仁杰还是慷慨陈辞,甚至说到动情的地方,声泪涕下,泪流满面。

于是,武则天把李哲叫出来,对狄仁杰说:“我把太子还给你。”狄仁杰一见庐陵王,顿时哭着拜贺新太子。狄仁杰又说:“太子都回来了,但是人们还不知道。人言纷纷,怎么让人信服?”

武则天复为李哲举行正式仪式,迎接皇太子归来。这个消息令臣民都感动不已。

狄仁杰和王方庆以母子天性为切入点,劝谏武则天,将大唐皇统还给李氏宗亲,还给唐太宗的子孙。图为清宫殿藏本狄仁杰画像。(公有领域)

白鹦鹉乱棋局助玄宗

唐玄宗天宝年间,岭南的一个藩国进献了一只白鹦鹉,唐玄宗就将它养在宫中。这只鹦鹉很聪慧,它在宫中时日一久,竟然也善通人意,唐玄宗和杨贵妃都叫它雪衣女。白鹦鹉的脱口秀很绝妙,玄宗皇帝诵读一些诗文,念过几遍后,雪衣女就能脱口而出。

唐玄宗天宝年间,岭南的一个藩国进献了一只白鹦鹉,唐玄宗就将它养在宫中。图为《鸟谱(二).葵黄顶花小白鹦鹉》。(公有领域)
唐玄宗天宝年间,岭南的一个藩国进献了一只白鹦鹉,唐玄宗就将它养在宫中。图为《鸟谱(二).葵黄顶花小白鹦鹉》。(公有领域)

玄宗和嫔妃、宗亲王公下双陆棋,每当玄宗走棋不利、屈居下风时,侍臣就招呼白鹦鹉。只见白鹦鹉飞到棋盘上,张开翅膀乱啄一通,故意搞乱棋局,甚至有时还啄嫔妃和众王的手,使他们无法出手下棋。唐朝周昉画有《杨妃架雪衣女乱双陆局图》就是根据这段野史记载绘制而成的。@*#

朝鲜王朝后期的双陆棋。(Ryuch/Wikimedia Commons)

参考资料:

1. 《新唐书. 卷一百一十五.列传第四十》
2. 《太平广记.卷第四百五. 宝六》
3. 《太平广记. 卷第四百六十.雪衣女》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