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十四)七字之七(七)上

陈彦玲说书:《七侠五义》──买猪首书生遭横祸

作者:陈彦玲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人气: 328
【字号】    
   标签: tags: , ,

众人敬重包拯的公正无私,也非常喜欢看他办案的神奇手段,加上正义相挺的侠士或走卒成就了一桩桩的明判。但,如果我们仔细的看看这《七侠五义》书里的细节描绘,就能找到人性中终致灾难的恶念,而这邪偏的价值观往往就牵引出后面的作奸犯科。与其感叹今日的是非不分,不如从典籍中汲取教训,帮助孩子建构正直又有智慧的基础。那才能叫父母放宽心,让师长笑开颜呢!

《七侠五义》里的这一回说的就是财色害人的故事,标题写的是:“买猪首书生遭横祸、扮化子勇士获贼人。”这故事说的是韩文氏与儿子韩瑞龙相依为命,孤儿寡母的倚灯伴读倒也平安无事。怎奈一箱无主的金银将母子俩平淡的生活掀起了惊天的波浪。这箱东西在夜里,以人的肉眼看去是满满的金银,可到了白天却成了冥纸阴钱。看到这里,笔者十分感慨。

这本据说是缘由在清朝王爷府中睹物产生的灵感而铺排出来的的宋朝故事,让我们知道像这样阴阳两界的现象是被承认的。不仅止于被承认,还堂堂正正的在万人景仰的包青天办案演义中屡屡出现,这恰恰说明了真正的炎黄先人所生活的文明与阴阳时空是密不可分的。反观今日,依靠的是肉眼所见的时空,相比之下真是显得狭隘局促了。

韩瑞龙看了这箱黄白之物守不住德性了,开口就说:“母亲,原来是一箱子金银,敢则是财来找人。”对于这种见钱眼开的举动,有德之人是不会心动的。所以文氏一闻听自己儿子的言语,立即喝道:“胡说!焉有此事!纵然是财,也是无义之财,不可乱动。”可无奈年幼之人,如何割舍得了;他就再为自己的行径找了理由:“母亲,自古掘土得金的不可枚举。况此物非是私行窃取的,又不是别人遗失捡了来的,何以谓之不义呢?这必是上天怜我母子孤苦,故尔才有此财发现,望乞母亲详察。”可叹文氏没有真正详察,没听出儿子这整段话的基点是以天意为借口满足自己的私欲。表面上是无主之财,但并非真正没有主人,总之取了不属于自己的财物,若依不失不得的法则来看,那这样的举止要失掉多少德?如此一来怎会没有灾难呢?下回我们将后续故事细细为看倌们道来。@

点阅【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红楼梦》后四十回的文字气象,是一个没有经历过富贵和抄家剧变的读书人写出来的。最鲜明的例子就是贾母。高鹗笔下的贾母和曹公笔下的贾母,是对不上的。其本质上的心性、志趣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格落差剧烈到有云泥之别。
  • 宝玉的婚事其实是有派系之别的,贾母和凤姐是赞成木石前缘的;而王夫人和贾妃母女,更加看好薛宝钗。说起来,贾母的审美里,她喜欢王熙凤、黛玉和晴雯这一类的女孩子,才貌出众,伶牙俐齿,谈吐间趣味横生。
  • 疫劫袭来,再怎样的功名利禄也无能为力。直面残酷的现实,人在生死一线间的省思感悟,往往比安逸年景来得深刻,影响深远。英国作家毛姆的小说《面纱》(The Painted Veil)讲述的就是霍乱中女性精神觉醒的故事。
  • 《红楼梦》的迷人之处,其中之一就在于这种日常生活细节的描写,充满了过日子的情味、意趣,这是我们汉文化里动人之处的一种,过日子是一切的垫底,似乎人生的一切辉煌和沧桑巨变,最初都从这里出发,然后最终又都会回到这里。日子也是红楼梦的着笔之处,一茶一酒,一饭一食,充满了好看的仪式和讲究的细节,春花秋月,笙歌管弦,四季的生活起居里自有情韵。
  • 黛玉来到贾府后,是个极其乖顺的女孩儿,生怕给人添麻烦。可到后来,阖府上下都说黛玉心眼小,言词刻薄,似乎成了一种共识。这个变故,是从何而起呢?这里我们就要从金玉良缘说起。
  • 而宝玉和黛玉,是整本书中最甜蜜、最美好、最深情、最纯粹的部分,也是我们有情众生读这本书,视之心动,思之心酸的部分。宝玉和黛玉以外的世界,是人情的冷和暖,世态的热和凉,繁华的聚和散⋯⋯
  • 宝玉的痴情,就如同一个爱山水的人时刻心怀远意,对于天下的山水,这辈子没机会去的,都怀着一种爱慕。
  • 清·孙温彩绘《红楼梦》插图。(公有领域)
    生命都是有来历的,每一个红尘之中的生命,究其根本,背后都有其来源,也有来世间的使命、目的,而人与人之间的交错,莫不是因为前缘。
  • 乌巢禅师传了经,正要回乌巢上去的时候,就被三藏扯住,非要问问这个西去的路程还有多远。
  • 有人根据《西游记》里对高老庄的描写,推断出高老庄在西藏察隅县。听说这个县里出来一个不吃肉的妖怪,还拼命干活!这是哪个妖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