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十四)七字之七(十二)一

陈彦玲说书:《七侠五义》──渔郎救人周增诉冤

作者:陈彦玲

仓颉像。(素惠/大纪元)

  人气: 190
【字号】    
   标签: tags: , ,

人的一生中每天都在面临做“选择”,有的人意气用事,图一时之快,所做的选择往往后悔莫及。有的人理智十分清醒,以仁义道德为准则,虽看似眼前吃亏,但却赢得千秋典范。当然有人认为人的肉身毁坏之后,什么都不存在了,何谈身后事?殊不知现代科学对灵魂存在的研究已经跨越了许多不同领域,在化学、物理、医学和心理学等不同专业中都有人十分投入,并取得重要的成果。

彼得.拉姆斯特是澳大利亚的心理学家,他在1983年制作了一部名为《转世实验》(The Reincarnation Experiments)的记录片。此片记录了一个人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所记忆的一生。当昏迷状态时,他所说法语没有任何异国口音,熟练的理解并能用法语回答问题,还知道已经被变更了名称的老街道名。另外,著名的乔治-巴顿(George S. Patton)将军生前就一直坚信转世现象,他还曾经描述自己看到过自己祖先的灵魂,并深信自己就是古代迦太基将军汉尼拔再世。

所以,当人能知道这样生命的真相时,眼前的占便宜或一时之利,就极有可能不再左右人的选择,取而代之的是纯然的良知道德,那么天下为公的体现也就指日可待了。《七侠五义》中的故事写的虽是许多升斗小民的故事,但却展现出“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的传统文化的高明智慧。这回我们就来看看周家老儿的故事。

话说展昭为游西湖而来,正漫步到了断桥亭上,瞻眺神怡之际,忽见堤岸上有一老者搂起了衣裳,把头一蒙,就纵身跳下了湖水之中。展爷见了不觉失声道:“哎哟不好了!有人投了水了。”可焦急自己不会水,搓手跺脚的无法可施。突然一只小小渔舟,飞也似的赶来,到了老儿落水之处,却见一个年少的渔郎将身子向水中一顺,“仿佛把水刺开的一般,虽有声息,却不咕咚。”展昭明白此人精通水势,不由得凝眸注视了起来。不多时,那渔郎已将老者身子托起,悠悠荡荡的奔向岸边而来。

仁义的展昭自是满心欢喜,下了亭子,绕到堤岸边上。只见那渔郎将老者两足高高提起,控出多少水来。却没料想这白发苍髯,形容枯瘦的老者过了半响醒了过来之后,开口就道:“你这人好生多事。为何将我救活?我是活不得的人了。”展昭见这年纪不过二旬光景,英华满面,气度不凡的少渔郎并不动气,反而笑嘻嘻的说道:“老丈不要如此。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呢。有什么委屈,何不对小可说明?倘若真不可活,不妨我再把你送下水去。”听得老者只好说出自己的委屈了。

原来这老者姓周名增,本在中天竺开了一座茶楼。只因三年前的大雪天,在自家铺子门口发现了卧倒的人。周老不但救了这人,还收留了下来这个自言父母俱亡,又无兄弟,家业破落,投亲不遇的郑新。周老见他可怜,便将他留在铺中。谁知他又会写,又会算,在柜上殷勤帮着办理,让周老将他招赘为婿,料理买卖倒也得手。不料,去年周家女儿去世,郑新又续娶了王家姑娘,对周老的殷勤就不像先前光景。后来郑新便向周老说:“女婿有半子之劳,惟恐将来别人不服。何不将周字改个郑字,将来也免得人家讹赖。”周老一想,也或使得,就将周家茶楼改为郑家茶楼。

谁知改了字号之后,郑新夫妻便不把周老看在眼里了。言语中渐渐露出周老白吃他们,恶言说周老赖活他们了。并算起旧账说周老讹了他们。因此周老忿而在本处仁和县将他们告上了一状。没想到,郑新在县内打点通了,反将周老打了二十大板,逐出境外。就这样周老认为没有了个活头了,“不如死了,在阴司把他再告下来,出出这口气。”世间老有不平事,却总多遇正义人,我们下回就来看看这少年英华的渔郎和展昭如何解开这道翁婿难题。@

点阅【神传汉字看人生运道】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这次来看看一个书生的故事:住在湖广武昌府江夏县南安善村有个饱学之士,姓范名仲禹,娶妻白氏玉莲,有个七岁的男孩名唤金哥,家道艰难,止于糊口。遇到了科考机会,还不知道旅费从何而来呢?
  • 话说展昭除了奸邪之人季娄儿之后就往夜宿的“通真观”去了,没想到无意中听到道观里的小道士跟一名年轻女子的对话,发现了惊人的阴谋。这道士名唤谈月,而这年轻女子竟是杨婆口中丢失的小女儿!这小道士正跟玉香在计划着,偷盗道观观主邢吉替庞太师作法将包拯加害的酬银,以远走高飞。
  • 南侠展昭正赶往首相府途中,但凡遇见不平之事无不出手行侠义之举,这种付出不考虑自己的得失、也不挑难易的心性,正是堂堂正正的英雄本色。如此亮敞的心智行为累积了无数的正义能量,自然能牵动相对应的缘分,就拿他在饭馆里遇见的这一桩事情来说吧。
  • 当天包拯问完了杨、赵两方后退堂到了书房,没想到突然两眼发直,身体乱晃,也不言语,包兴悄悄问了老爷:“怎么了?”只见包拯身子忽地一挺,说道:“好血腥气呀!”便往后倒下,竟这样连日的昏迷不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