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北京推洗脑节目 中国人信幽灵很危险

近日北京传言四起,显示红朝内部确实出现一定程度的派系冲突与争斗。此前,中国出现一套基于古老天象学的新预言,让人们大为惊叹,让人们重新认识到天象对人世间的深远影响与启示,体认“天地人合一”的传统理念。图为乌云压顶的北京天安门。(Getty Images)

人气: 1229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5月01日讯】继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集体学习共产党鼻祖马克思、恩格斯撰写的《共产党宣言》后,自4月27日晚开始连续5天,中共央视以及人民网、新华网等媒体平台同步播出5集通俗理论对话节目《马克思是对的》,该节目是为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由中宣部理论局、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制作的。按照中共官方报导,节目将阐述“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马克思主义在当代有怎样的重大价值”等。参与节目的有所谓的专家、高校青年教师和全国大学生。

想必在中共长期封锁和洗脑下,参与制作的中共宣传部门和所谓的专家、教师、大学生们,都不清楚的一个真相就是:这个被共产党视为圭臬的宣言,却早已被马克思称为“屎”,是“污秽之书”,而其写作的目地就是将这秽物蓄意的提供给其读者,引领他们走向毁灭之路。

《宣言》的首句其实已经给出了答案,其写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而这个幽灵“打着解放全人类”的幌子,也飘到了中国大陆,并牢牢控制着中国人,直至今日。

事实上,这个幽灵就是马克思心目中的撒旦。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只是引诱无产阶级和知识分子去实现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根据国外学者的研究,马克思早在上大学时便加入了撒旦教,成为魔鬼教的一员。西方宗教认为,撒旦是堕落的天使,因此变成了魔鬼,故对上帝充满仇恨与妒嫉。而撒旦教正是宣扬对上帝和对人类的仇恨(因为上帝创造了人类)。

身为撒旦教成员的马克思曾在诗中透露:“梦想成为恐怖之王,毁灭整个世界”。曾经一度是马克思最亲密的朋友、同为撒旦信徒的巴古宁也曾写道:“人必须崇拜马克思。人至少必须惧怕他,以得到他的宽恕。马克思是极度自大的,自大到肮脏和疯狂。”

而为了实现其“毁灭世界”的梦想,马克思创立了其以暴力斗争为核心的共产理论,以“人间天堂”、“唯物论”等来迷惑众生,还在《宣言》中以“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直接点出。这也就难怪其称自己所写的为“污秽之书”。

无疑,信奉了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的根本目地也正是毁灭人类,共产主义百年祸害世界的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一点,可以说,在所有共产党统治的国家里,都充满了暴政、杀戮、谎言、欺骗,人性被扭曲,道德急速下降,1949年后的中国也不例外,而且当今中共更是将“假、恶、暴”发展到了极致,甚至干出了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前所未有的罪恶。而信奉了共产主义这个幽灵,与这样的共产党为伍的中国人正游走在悬崖边缘,如果继续跟随马克思,将坠入万劫不复之深渊。

或许有人会说,我不信神,马克思信不信撒旦教我也不知道,但马克思主义里边应该还是有合理的成分。那我们不妨来看看二十世纪著名哲学家波普尔对马克思的批判。

在政治上,波普尔拥护民主和自由主义,他在1945年出版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与1957年出版的《历史主义的贫困》中,抨击了历史主义,并捍卫自由与民主的“开放社会”。尤其是后一本书,被誉为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和历史学说做出的最彻底,最难对付的批判”。

历史主义者认为:历史的发展是无情的,历史进程是依照可知的普遍法则的,最后也会推进到确定的终点。如马克思理论就宣称物质生产规律决定历史进程,要分别经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过程。资本主义经济规律蕴涵着毁灭其自身的因素,因为它造就了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并发展到共产主义,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它是一种彻底的历史主义。

波普尔则认为历史主义不过是以权力主义和极权主义为根基的理论性假设,是自然科学中谬误理论的产物。在他看来,马克思主义是最精致、影响最广泛也是最危险的历史主义,而马克思不可避免的失败原因就是因为它们无法证伪,所以是伪科学的教条。

波普尔首先批判了马克思的以经济主义为基础的历史主义,因为在波普尔看来,马克思的经济学说从本质上来讲是为他的政治学说服务的。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坚持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经济基础决定了政治、法律等上层建筑。波普尔承认经济的作用,但他不同意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认为过分强调经济的作用,甚至夸大为决定社会发展的唯一因素,那就彻底错了。

波普尔提出的理由是:一、如果经济体系被摧毁,但技术知识仍然存在,那么经济体系很快就能被重建;然而如果技术知识被完全摧毁,那么现存的经济关系将随之消失,而且其重建将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二、对社会经济条件的了解,离不开对科学、宗教等其他文化方面的理解,但是反过来,即便没有经济背景,人们仍然可以研究一个时期的科学思想。他一再强调,思想和知识是进行经济活动的必要条件,而经济因素绝不是人们进行思想活动的必要条件。政治权利应该是基本的,因为它能控制经济权利。政治权利是经济保护的关键,政治民主也就是被统治者控制经济权利的唯一手段。

其次,波普尔反对马克思的暴力革命理论。他承认资本主义社会存在非正义性和非人道性的弊端,但这只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初期不可避免的现象。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原则和自由市场经济本身不是社会弊端的根源,问题在于对资本主义中那些盲目的和不加限制的经济力量缺乏控制。任何不加限制的权力都是危险的,经济权力并不比其它权力更危险,而同样的,它也是可以被制约的。

波普尔用经济干预主义的事实来反驳马克思对于上层建筑是专制工具的说法,指出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正是限制资产阶级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利手段,而且没有民主的制度,那么统治阶级的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力便没有制约的力量了。

对于马克思所谓的“资本主义内部矛盾必然灭亡,社会主义一定胜利”的预言,波普尔认为是错误的。

首先,资本主义的内部矛盾并不必然导致社会主义,而只是预示了经济干预主义的必然性,而经济干预主义不一定采取公有制的方式。工人阶级的利益保障不需要用社会革命的暴力手段,完全可以采用社会改良和民主的手段达到这一目的。

其次,无产阶级革命并非不可避免。波普尔对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暴力革命倾向极为反感,认为他们是在有意地挑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以使革命爆发。

最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并非不可调和的。马克思强调,资本主义的后果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和无产阶级的绝对贫困化,这些结果破坏社会生产力,激化社会矛盾,从而导致资本主义灭亡。事实上,这些问题都被现代资本主义彻底解决了。因为随着民主制度的作用,国家社会的干预保障了剥削现象的限制,资本主义初期所表现出的残酷剥削现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对照当今的资本主义国家和如今残存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不难发现五十多年前的波普尔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的正确性已经一一得到了验证:随着民主制度的完善,资本主义国家民众的生活是越来越好。而那些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度呢?几乎都走上了极权统治,并带给人民无尽的苦难,当今中国也是如此。

从这个意义上说,马克思主义不过是害人、欺人的伪理论罢了,中共高层如今再度学习“污秽之书”,中共宣传部门再度宣讲马克思的伪理论,都恰恰证明了其内心的焦虑。只是这个业已在全世界遭到摒弃的幽灵,还能支撑中共多久呢?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5-01 1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