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天下(1)箱座猫

作者: 心岱

爱做梦的猫,看似慵懒不问世事,可是它们最懂得圆融之道。(《猫天下》插图/大块文化提供)

      人气: 141
【字号】    
   标签: tags: , ,

・沉默、定静而立的猫,从不被任何框架所圈套,无论它们生在什么时代,或被人摆放何处,它们都像禅语所言“无一物中无尽藏”,轻松、自在、适意、不算计、不外求⋯⋯可以说,猫相对于人类执著的烦恼,就是“放下”的明镜,学习猫空无一物的意念,欣赏猫始终如婴儿的初心,废话少说、扫除嚣声⋯⋯自然耳清目明、拥有无穷无尽的能量。

・猫的处世哲学是柔软与圆融,他们勇于面对自我,来去如风,自信满足,两袖清风,不占有、不储存,喜欢打盹做梦,独处坐禅,这样的浪漫者,最懂得孤独的美学,这也是人类试图从猫那里学习的智慧与疗愈呢。

***

猫的皮毛,是一袭订做的贴身服装,它们全身的机关都被这件皮草所覆盖,当遇到攻击时,柔软的皮毛瞬间变成钢铁甲胄,可防水、御寒、控制体温,更是一张全方位的讯息系统网,操控著猫的行为能力。

比如说,家猫对于温度的苛求,虽然身上有保暖的皮毛,但还是怕冷,猫最爱到窗口晒太阳,他们先是以“箱座”的姿态,就是把四肢折缩成四个基础点,使身体形成长方箱子的模样,求其稳固、牢靠,让阳光从上而下的照射。猫背是护卫身体的盔甲,也是安全感的来源,当人手抚摸猫背时,猫会感知来者的善意与否,每一根猫毛都是传递讯息的神经,尤其是背上的毛,更能反射遭遇威胁或受敌的本能。

仔细观察猫的“箱座”,它把自己当成一个BOX,四四方方,厚厚实实的盒子或箱子,有别于猫原来的圆巧与流线,这时候,猫通常在期盼着什么,但又并不很在乎,等著等著难免要打个盹,那就不如先小睡一番吧。安稳的四方箱子,仿佛一艘太空船,无重力的飞翔或着陆,看它们把前足勾成两个半圆,或交叉互搭,形成只有舞蹈家才表现得出的优雅美姿,这个姿势对猫来说,其实也是松懈的表征,因为若有突如其来的意外,压藏在肚腹之下的后肢是无法立即弹跳反应的,可见箱座是猫对周遭现况经过判断后的选择,看似正襟危坐的模样,实则是猫给自己打造的浪漫梦舟。

随着猫背享受了足够的温度后,猫会拆解箱座,改为紧紧团抱的圆融之姿,也就是侧躺,将四肢与躯体卷起为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圆圈。再则,当猫感觉幸福时,更不再有任何警戒,会慢慢的把圆圈放松,让腹部也承受温热,直至身体打横,或干脆翻出肚腹,四脚朝天的在梦中云走。

我收藏很多只箱座的猫,大都是手工木刻的逸品,仪态大同小异,神情却各有千秋,职人赋以这经典的箱座猫,其实更是猫相之外的意念。@(待续)

──节录自《猫天下》/大块文化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就是纳尔森镇(Nelson)适合我的原因,因为这里的邻居们从来不自命不凡,很少自鸣得意,尽管他们有粗俗之处,那样的粗俗却简朴健康。
  • 漫画工作室一开始都会由老鸟带领,从流程介绍到手上功夫。他会给你一叠画坏或有切割过的漫画原稿纸做练习,从沾墨到稿纸上运笔。当了助手最大的差别就是除了逐渐了解流程运作,看漫画的角度也完全不同了,以前是迷恋画技、看剧情精彩与否,之后是学着分析作者营造这些的方法。
  • 在我们每天的日常生活中都可以随时启动,例如搭乘捷运、公车时,或是在餐厅等人,哪怕是糟糕的塞车状况,都有窗外的人可以看,眼前一个个“角色”,都是你可以观察练习的对象。
  • 面包片还搁在那父亲嘴边。大家都定住了,愣愣看着自己的热咖啡腾腾冒烟。街上传来一阵妇人的哭喊。哭声,尖叫声,马匹嘶鸣。 父亲起身开窗,狭小的厨房立即冻结成冰。他隔窗叫住一名男子,两人一问一答,街上一片喧哗嘈杂盖过他们的对话。
  • 每间老房子都有它们深具风格的细节,菱形、斜线、三角等几何线条简单排列组合的花窗,就足以让我目光多停留好几秒,有些窗边还以植物点缀,更是让画面变得像幅画作。
  • 即便糖厂已经没落,即便每年日复一日忙着制糖与保养机器的工作。或许时代背景有所不同,但他们在职场上那股牺牲奉献的精神,确实是我们这辈年轻人所缺乏的啊!
  • 自己的弱点被一眼看穿,这让犯错不只是犯错,反而开启了一条看不到终点的责骂之路。
  • 不管是爸爸的年味或阿嬷的年味,都成了我记忆中的幸福滋味。
  • 妈妈想吃的食物,是她十九岁嫁给爸爸之前常吃的台南小吃,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想回味的其实都是童年之味。
  • 《日常蓝调》插图,徐至宏作品。(大块文化提供)
    要了解的应该是自己的生活由自己塑造,如同大海,平时安安静静,没有形状,却又用各种形式产生各种形状、各种可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