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生命的声音

作者:周国平

在各种网路沟通、传播工具与技术大幅进步的同时,人们反而更觉得孤单、疏离、徬徨。(fotolia)

      人气: 213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

“生命”是一个美丽的词,但它的美被琐碎的日常生活掩盖住了。我们活着,可是我们并不是时时对生命有所体验的。相反,这样的时候很少。大多数时候,我们倒是像无生命的机械一样活着。

人们追求幸福,其实,还有什么时刻比那些对生命的体验最强烈、最鲜明的时刻更幸福呢?

当我感觉到自己的肢体和血管里布满了新鲜的、活跃的生命之时,我的确认为,此时此刻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

*二

生命是最基本的价值。一个最简单的事实是,每个人只有一条命。在无限的时空中,再也不会有同样的机会,所有因素都恰好组合在一起,来产生这一个特定的个体了。一旦失去了生命,没有人能够活第二次。同时,生命又是人生其它一切价值的前提,没有了生命,其它一切都无从谈起。

因此,对于自己的生命,我们当知珍惜,对于他人的生命,我们当知关爱。

这个道理似乎是不言而喻的。可是,仔细想一想,有多少人一辈子只把自己当作赚钱的机器,何尝把自己真正当作“生命”来珍惜;又有多少人只用“利害关系”的眼光,估量他人的价值,何尝把他人真正当作生命去关爱。

*三

“生命”是我们最珍爱的东西,它是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的前提,失去了它,我们就失去了一切。“生命”又是我们最忽略的东西,我们对于自己拥有它实在太习以为常了,而一切习惯了的东西都容易被我们忘记。

因此,人们在道理上都知道生命的宝贵,实际上却常常做一些损害生命的事情——抽烟、酗酒、纵欲、不讲卫生、超负荷工作,等等。因此,人们为虚名浮利而忙碌,却舍不得花时间来让生命本身感到愉快,来做一些实现生命本身的价值的事情。

往往是当我们的生命真正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们才幡然醒悟,生命的不可替代的价值,才凸显在我们的眼前。但是,有时候醒悟已经为时太晚,损失已经不可挽回。

让我们记住,每一个人对于自己的生命,第一,有爱护它的责任,第二,有享受它的权利,而这两方面是统一的。世上有两种人对自己的生命最不知爱护,也最不善享受,其一是:工作狂,其二是:纵欲者,他们其实是在以不同的方式透支和榨取生命。

*四

生命原是人的最珍贵的价值。可是,在当今的时代,其它种种次要的价值,取代生命,成了人生的主要目标,乃至唯一目标。人们耗尽毕生精力,追逐金钱、权力、名声、地位等等,从来不问一下:这些东西是否使生命获得了真正的满足、生命真正的需要是什么。

生命原是一个内容丰富的组合体,包含着多种多样的需要、能力、冲动,其中每一种都有独立的存在和价值,都应该得到实现和满足。可是,现实的情形是:多少人的内在潜能没有得到开发。他们的生命早早地就纳入了一条狭窄而固定的轨道,并且以同样的方式把自己的子女也培养成片面的人。

我们不可避免地生活在一个功利的世界上,人人必须为生存而奋斗,这一点,决定了生命本身的要求在一定程度上遭到忽视的必然性。然而,我们可以、也应当减轻这个程度,为生命争取尽可能大的空间。

在市声尘嚣之中,生命的声音已经久被遮蔽,无人理会。现在,让我们都安静下来,每个人都倾听自己身体和心灵的内部,听一听自己的生命在说什么,想一想自己的生命究竟需要什么。

*五

在中国传统哲学中,最重视生命价值的学派应是“道家”。《淮南王书》把这方面的思想概括为“全性保真,不以物累形”。庄子也一再强调要“不失其性命之情”、“任其性命之情”,相反的情形则是“丧己于物,失性于俗者,谓之倒置之民”。

在庄子看来,物欲与生命是相敌对的,被物欲控制住的人是与生命的本性背道而驰的,因而是颠倒的人。自然赋予人的一切生命欲望皆无罪,禁欲主义最没有道理。我们既然拥有了生命,当然有权享受它。但是,生命欲望和物欲是两回事。

一方面,生命本身对于物质资料的需要是有限的,物欲绝非生命本身之需,而是社会刺激起来的。另一方面,生命享受的疆域无比宽广,相比之下,物欲的满足就太狭窄了。因此,那些只把生命用来追求物质的人,实际上既怠慢了自己生命的真正需要,也剥夺了自己生命享受的广阔疆域。

*六

生命是宇宙间的奇迹,它的来源神秘莫测。是进化的产物,还是上帝的创造,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用你的心去感受这奇迹。于是,你便会懂得欣赏大自然中的生命现象,用它们的千姿百态丰富你的心胸。

于是,你便会善待一切生命,从每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到一头羚羊、一只昆虫、一棵树,从心底里产生万物同源的亲近感。于是,你便会怀有一种敬畏之心,敬畏生命,也敬畏创造生命的造物主,不管人们把它称作神,还是大自然。

*七

人生的意义,在世俗层次上即“幸福”,在社会层次上即“道德”,在超越层次上即“信仰”,皆取决于对生命的态度。

*八

在事物上有太多理性的堆积物:语词、概念、意见、评价等等。在生命上也有太多社会的堆积物:财富、权力、地位、名声等等。天长日久,堆积物取代本体,组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虚假的世界。

*九

从生命的观点看,现代人的生活有两个弊病。一方面,文明为我们创造了愈来愈优裕的物质条件,远超出维持生命之所需。那超出的部分固然提供了享受,但同时也使我们的生活方式变得复杂,离生命在自然界的本来状态愈来愈远。另一方面,优裕的物质条件也使我们容易沉湎于安逸,丧失面对巨大危险的勇气和坚强,在精神上变得平庸。

我们的生命远离两个方向上的极限状态,向下没有承受匮乏的忍耐力,向上没有挑战危险的爆发力,躲在舒适安全的中间地带,其感觉日趋麻木。◇

——节录自《只是眷恋这人间烟火》/ 远流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时常骑着车,在寿丰到市区的路上看着中央山脉的田园景致,随意吟唱,白日翠绿丰饶、夜里静谧如诗,这么美丽的纵谷,涵养我们多年的漂流岁月,我每每会多看几眼,深怕这一眼漏看,就会从此遗忘一样……
  • 朋友说,住在上海,就得学会挤车。我怕不是这块料。即使电车恰好停在面前,我也常常上不了车,一刹那被人浪冲到了一边。万般无奈时,我只好退避三舍,旁观人群一次次冲刺,电车一辆辆开走。
  • 小时候喜欢乘车,尤其是火车,占据一个靠窗的位置,靠在窗户旁看窗外的风景。这爱好至今未变。列车飞驰,窗外无物长驻,风景永远新鲜。其实,窗外掠过什么风景,这并不重要。
  • 大学毕业以后,我长年在东部生活,一边打工一边写作,寻寻觅觅,在理想与生存间拔河,从海岸到纵谷,流浪迁徙。不论住在哪里,都不会脱离乡下太远。
  • 那年二月,我来到盐湖城和丹佛之间的犹因塔山脉,站在大约一万一千英尺的高山,瞭望六、七十英哩的远景,见不到一盏灯,当时很冷,雪花打在我脸上,刺痛我的眼睛。当然,流泪也会产生刺痛的感受。我当时苦思著几道根深蒂固的难题,脑海浮现了我的英雄留下的几句名言,在山头回荡不已,更跟着我回家,至今仍如影随形:“我举目望山丘,援手从何而来。”
  • 比特币的历史意义,我们至今还难以充分认识。可惜,哈耶克和弗里德曼都已经过世,如果他们能够看到比特币,会做怎样的思考呢?
  • 她穿着无腰身的灰色丝绸宽松开襟洋装,颜色衬托她的眼睛色泽。但即使隔这么远,我都看得出来她的丝质头巾包着光头,肌肤也蜡黄苍白。她散发的氛围与其余的人形成强烈对比,相较之下,其他人看起来都健康过头了。
  • 握手时我一边打量他。即使今天稍早他穿着牛仔裤和T袖费力走上连通桥的模样,都称得上是我好友丽兹口中的“男神”了。现在他穿上小礼服,我不禁想起女生之间的经验法则:晚礼服能替男人增加百分之三十三的吸引力。
  • 阳台很舒服,一如想像中高级游轮的私人阳台。阳台围栏是玻璃,所以坐在房间里,几乎可以想像自己和大海之间毫无阻隔。阳台上有两张椅子和一张小桌子,依照出航的季节,旅客晚上可以坐在外头,欣赏午夜的太阳或北极光。
  • 我在北极光号的登船梯入口看向船身:大片的玻璃窗反射阳光,玻璃上没有一点指纹或海水,闪闪发光的白油漆非常新,仿佛当天早上才完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