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震十周年“要你钱 要你命 要你感恩”

2009年5月11日四川绵阳,地震生还者祭奠遇难的亲人。(GETTY IMAGES)

人气: 1169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8年05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周慧心采访报导)“被压在底下的孩子有叫救命的,有相互鼓励的,有叫名字统计人的,到第二天下午,下面就听到唱歌,孩子们在下面唱歌⋯⋯这个我永远也忘不了⋯⋯后来就没有声音了,那个真是太惨了⋯⋯”汶川地震受害学生家属回忆著。

江福海,48岁,四川绵竹人,他的儿子江任轩,17岁就读于东汽中学,在5.12地震中遇难。在2010年9月7日接受采访时,忆述上述细节,期间数次哽咽。

他说,第七天把学校清理完了,找到他儿子的尸体,在43个尸体之中,只有几个身体有伤,其他都是被闷死的,脸是紫色的。“我们在盆地边缘,交通便利,但是没有救援人员到来,第四天部队才进来。”

“乐山消防、德阳消防先到(学校),他们有几个比较积极(救援),有几个坐在旁边当没事一样,家长又不让进。有些家长强行进去,进去也没用,那里都是预制板和水泥。”他说:“救援队也没有多大作用,没有大型机械。”

江福海回忆说,儿子班有43个人,活下来的只有11个,其中有两个好手好脚的,剩下有几个是高位截肢。“我们在学校待了4天4夜,尸体放在操场上,满满的都是尸体,每一个尸体都拍照、编号,总共326个,而实际上报240个。这个名单从来没有公布过……班主任不敢说话了,说就没有工作了。”

他说:“旁边的汉文小学有200多个孩子也死了。当时尸体拉出来都是用三轮车,7、8个、10来个,一车一车往外拉。”

在采访中,他表示,从2005年起就说旧校舍要搬去新校舍,但是一直都没有搬,当家长们质疑时,回答说是款已经拨了,为什么没建学校要找市政府。“这些钱哪里去了,为什么不修学校,德阳市回答说是地震的原因。3年没有修学校,人死了归地震?这个钱到底哪里去了,到现在没有答复,谁挪用了那个钱?”

死亡人数终成谜

2008年5月12日,四川阿坝州汶川县发生8.2级大地震,地震波及四川、陕西、甘肃多省,这也是唐山大地震后最为惨烈的一次。

地震中究竟死了多少人?一直是个谜。中共民政部当年的报告称,汶川大地震已造成69,227人遇难,374,643人受伤,17,824人失踪。关于学生遇难人数,中共当局给出的最后的数字是:中小学生死亡人数5,335名。民间对此表示质疑。

地震发生后,四川维权与环保人士谭作人与当地维权人士谢贻卉以公民身份独立调查遇难学生人数。二人在川内跨越几千公里,遍寻历经丧子之痛的家长,同时搜集川震校舍倒塌证据,列出一个长长的死难学生名单。2010年2月9日,谭作人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控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图为汶川地震两周年,遇难学生家长在5.12纪念日当天祭奠亡儿。(RFA)
5月12日四川绵阳,地震生还者祭奠遇难的亲人。(GETTY IMAGES)
5月12日四川绵阳,地震生还者祭奠遇难的亲人。(GETTY IMAGES)

没人对豆腐渣工程负责

“2008年5月12日下午2时28分,离上课还有两分钟,富新二小内老师们还在办公室,大部分学生刚从午睡中醒来。没有任何征兆,三层教学楼在巨幅摇摆之后,近200名惊慌失措的学生被埋在了瓦砾砖石之中。”

后来媒体报导,这座教学楼在地震中摇晃了不到10秒,就轰然倒塌,而对比之下,邻近的一家公办幼儿园和几座老民房,均没有倒下。

聚源中学的两幢教学楼也是瞬间垮塌,278名师生遇难,11人失踪。但周边的楼房并未倒塌,这令家长们难以接受。

调查显示,汶川地震中21.6万间倒塌的房屋里,有6,898间是学校。在描述这些倒塌的学校时,媒体是这么说的:“废墟现场,水泥是疏松的,人们可以像掰饼干一样把水泥预制板掰出任意形状。钢筋也是如此。有的水泥板中只有3根细小的钢筋,只需稍微用力就可以折断。”

然而,十年过去了,“豆腐渣”依旧存在,当地官员贪污地震巨额捐款之事,无论民众怎样上报、上访、上告,均没有丝毫变化。地震发生至今,没有任何一名官员为此事道歉,甚至没有任何一位官员因地震中的工程质量问题而被问责。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中,有大约5千多所学校倒塌。(AFP)
2008年5月12日四川大地震中的重灾区汶川。(Getty Images)
四川大地震中,汶川县映秀镇(Yingxiu)一处中学倒塌。(Getty Images)
四川汶川地震后的废墟 (Getty Image)

漫漫上访路

5.12前夕,在汶川地震中遇难的学生家长们,再次要求中央政府兑现承诺,落实他们的诉求,但多名家长却被限制自由。

绵阳安县5.12灾民曾天碧告诉大纪元记者,临近5.12他们前往北京上访,在北京南站一下车就被地方拦截了,强行用一辆车将他们送回地方。

她此前2012年上访告地方上贪官,当地政府二十多人围堵她,包括政法委书记、信访局长、村书记及黑社会人员,她在车上遭到殴打。2015年她上访,被地方上用车故意撞伤,前几天才给她解决医疗费。她因为上访被没收的手机就有6、7部,至今没有归还。她说,有的灾民因为上访还被拘留,有灾民现在都在关押之中。

当年在地震中遇难的富新二小学生家长桑军,4月26日对自由亚洲记者表示,家长们试图到北京上访,但遭到拦截。“我这两天,身边有国安的,有监视我的人。因为前两天,我和(学生)家属去北京,政府人员从郑州把我们劝说回来了,凡是几个主要学生遇难家属代表,都被监控。根本没法走出去。还有绵竹的学生家属”。

家长李艳则表示,公安警告他们不得去北京:“前几天把我们叫到村上去,说不要接受外地媒体采访,现要求政府对我们学校的豆腐渣工程,给我们一个说法。然后是给我们学校的校方责任险。给我们一个说法。还有我们现在孩子的生活问题,真的很困难”。

四川汶川地震届满一周年的时候,受灾家属心中仍旧悲痛难舍。(受灾家属提供)

“灾难日”变“感恩日”?

中共党媒瞭望智库5月11日发文宣称汶川恢复重建快,“用三年左右时间完成灾后重建的主要任务,实现家家有房住,户户有就业,人人有保障⋯⋯”

曾天碧表示,媒体上说得好听,实际上他们根本没有享受到国家给予灾民的补贴。“现在的贪官越来越猖狂。中央的政策地方根本不执行。房子当时政府说维修给5,000~8,000元,但是实际只给我们1,500元。重建房子当时说给24,000元,但实际拿到10,000多。”

汶川大地震已经过去十年,死难孩子们的父母仍然没有得到道歉和合理的补偿。如此惨重的灾难,“5.12”理应是“灾难日”或“地震遇难者日”,但在大地震十周年前夕,中共官方将地震发生日定为“感恩日”,引发众怒。

民间研究历史的专家、知名网路作家荆楚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中宣部向来是把丧事当喜事办。本来是政府没有行使救灾的职能造成灾难,中宣部却吹嘘自己“伟光正”,这是共产党一贯做法。

“中共想方设法规避矛盾,只允许歌功颂德的声音,谁要提出批评或质疑,马上就被视为敌对势力,把他给抓起来,判刑,让他坐牢。”他说:“不允许追查责任,造成这么大的灾难,这个工程全世界震惊,没有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光在那里恬不知耻地吹嘘自己,这就是共产党的无耻之处。”

荆楚认为,如今中共在意识形态上已经完全破产,“共产主义的实验搞了一百多年,对人类最大的‘价值’就是无数的白骨,无数的血泪写成的史料。”他认为,中共的谎言已经无法欺骗国人了,它不会长久,“垂死前的挣扎,黎明前的黑暗。”#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5-11 10: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