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史】您不了解的元朝(2)“九儒十丐”

作者:皇甫容

九儒十丐”之说,使很多人认为元朝时期,儒士的社会地位落魄悲惨,竟然位于娼妓之后、乞丐之前。关于这一点,历史的真貌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九儒十丐”的由来

“九儒十丐”的说法出自两部南宋遗民著作:《叠山集》的《送方伯载归三山序》和《心史》中的《大义略叙》。

《叠山集》的作者谢枋得是南宋官员,曾经率军抗击元兵。宋朝灭亡后,元廷多次征召谢枋得,他都坚持拒绝了。至元二十五年(1288年),谢枋得绝食殉节。在他的书中有提到,当时拿儒生取笑的人,有“七匠八娼,九儒十丐”的说法。

南宋郑思肖《墨兰图》。(公有领域)
郑思肖画兰花却不画土,说土地都被蒙古人夺走了。图为南宋郑思肖《墨兰图》。(公有领域)

《心史》被发现之时,是装在苏州承天寺的一口古井中的一个铁盒子里。按照书中记载,该书是在至元二十年(1283年)沉于井底的。明朝崇祯十一年(1638年)被人发现时,已历经近400年,蹊跷的是,书籍纸墨崭新如故,引起很多学者质疑。

《心史》所记载之事被谈迁、徐干学、袁枚等人认为有违史实,难以取信。这几位学者和《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的观点一样,认为《心史》是托宋末元初文人郑思肖之名所做的明朝伪书。

南宋郑思肖所著《心史》内页。(公有领域)
《心史》。(公有领域)

儒户优势

按照职业和社会职能的不同,元廷将全国百姓划为不同户别,也称为诸色户计。比如军、站、民、匠、儒、医卜、阴阳、僧人、道士、也里可温(基督教神职人员)、答失蛮(回教神职人员)、斡脱(高利贷经营商)、商贾、船夫、弓手等等。

不同户计,享有不同的权利,承担不同的义务。比如军户义务是服兵役,为国提供兵力和军需;站户维护国家驿站(站赤)交通,为使用驿站的人提供交通工具和饮食;属于僧、道、基督教等户计的神职人员,主要工作就是敬天祈福,为国为民祝祷平安。

儒户阶层,则要保障每户至少要有一人读书。在国家选拔官吏时,准备考试以备征召。由于儒户劳心不劳力,所以元朝儒户不需要承担各种徭役,这一权利有别于一般的百姓。

除此之外,儒户还可豁免丁税(人口税),如果拥有四顷以内的土地,不需要缴纳地税。凡是在籍的儒士,都可以获得官府提供的廪给,这相当于奖学金;在学校读书的生员(学生),由学校提供每日两餐饮食。儒户享有的待遇超过其他的户计。

根据《元史》、《新元史》和《蒙兀儿史记》的记载,三品以上的官员有864位,仅汉人就有409位,虽然他们并非都是科举出身,却都是儒士入吏,也就是从做地方小吏开始,为官府办理文书和各种事务,不断升迁,被选入廉访司(监察百官的机构),升为掾吏(官署属员),然后才出职为官,成为有品阶的官员。

元仁宗时期,很多官府的胥吏由儒生担任,出现朝廷以儒术治理天下的局面。

元仁宗时期,很多官府的胥吏由儒生担任,出现朝廷以儒术治理天下的局面。图为元仁宗画像。(公有领域)

忽必烈儒学

元朝优待儒户,尊崇汉家文化,对汉人学士的礼遇和厚待,不亚于历史上的任何一个王朝。忽必烈以三顾之礼聘请汉人精英,所表现出的心胸和气度,比之于任何一位圣主明君都毫不逊色。

元世祖以姚枢为太子太师、窦默为太子太傅、许衡为太子太保。图为清 陈士倌《圣帝明王善端录(宋元明).元世祖》。(公有领域)

从元代对待儒家的态度,也可以看出来儒士当时的地位。忽必烈的汉人智囊团,很多都是精通儒学的饱学之士。忽必烈还没有即位之前,在潜邸就邀请四方文士,向他们请教治国之道,如果列出名单,那是一串非常闪烁耀眼的名单,比如刘秉忠、赵璧、王鹗、张德辉、姚枢、许衡、窦默等等。

宋金时期,姚枢、许衡、窦默都是很有名望的儒学家。理学家姚枢到达潜邸时,忽必烈高兴地以宾客的礼仪招待他,并向他询问治国之道。姚枢陈述了治国平天下的精华,分为八个方面,分别是:修身、力学、尊贤、亲亲、畏天、爱民、好善、远佞。忽必烈都非常认可。

忽必烈向理学家姚枢询问治国之道。图为姚枢(1201年~1278年),字公茂,号雪斋、敬斋,谥文献。(公有领域)

另一位理学家许衡向忽必烈讲述大禹王爱民如子与太康因为安逸丧德失去天下民心的故事。他还说:“夫贤者以公为心,以爱为心,不为利回,不为势屈,置之周行,则庶事得其正,天下被其泽。”贤明的人以公为心,以仁爱为心,不受利益驱使,不为权势所迫,一切依照章法有条不紊地进行,天下事就会处理得公正得当,天下百姓也会受惠。

夏禹在路上看见罪人,下车询问并为罪犯的罪行自责哭泣。图为清代《彩绘帝鉴图说》之“下车泣罪”。(公有领域)

医家窦默曾经隐居于大名府,他和姚枢、许衡早晚讲学,以致废寝忘食。忽必烈听说他的名望,就派使者去请他。忽必烈问他治国之道,窦默回答说:“帝王之道,在诚意正心,心既正,则朝廷远近莫敢不一于正。”

许衡(1209年5月8日─1281年3月23日), 字仲平,又称鲁斋先生。(公有领域)

忽必烈和窦默,一位是生长于草原的蒙古人,一位是土生土长的汉人。窦默所谈的儒家观点,忽必烈全都听进去了,非常赞成,并敬重礼遇他,将其留在身边。

忽必烈曾在一天内召见了窦默三次,窦默所答都很称他的心意。忽必烈请窦默教育皇太子真金,并赐给他玉带钩,说:“这本是金国宫廷的故物,您是贤长的老人,非常适合佩戴,日后使我的孩子见到您,就像见到我一样。”窦默返乡时,忽必烈命大名、顺德两地的官府每年为他奉上衣服和器物,并赐给他田地和住宅。

元朝龙纹玉带钩环 。(公有领域)
忽必烈请窦默教育皇太子真金,并赐给他玉带钩。图为元朝龙纹玉带钩环 。(公有领域)
元朝龙纹玉带钩环背面。(公有领域)
元朝龙纹玉带钩环背面。(公有领域)

修缮孔庙 重振祭孔礼义

有一天,忽必烈问张德辉:“孔子庙祭祀的礼义,现在怎么样?”

张德辉说:“孔子为万代王者之师,治理国家的君王都很尊敬他,修缮孔庙,按时祭祀。是否崇儒,对圣人并没有什么影响,但可以使人们看到国君崇儒重道的心意。”忽必烈说:“从今以后,祭孔大典不要废除。”

1252年,张德辉、元裕等人拜见忽必烈,尊忽必烈为儒教大宗师,忽必烈欣然接受。

忽必烈尊儒,修缮孔庙,重振祭孔礼义。忽必烈即位以后,在大都、上都和孔子故里建庙,并通过不同途径,推行儒家思想。

从忽必烈开始,终其元朝一世,历代皇帝对儒家对孔子都很推崇。

在元朝之前,历朝皇帝称孔子为“宣父”“文宣王”等尊号。至大元年七月,武宗皇帝海山即位不久,就下诏加封孔子为“大成至圣文宣王”。

在元朝,儒士在社会上享有很高的地位,没有受到蒙古人的排挤,没有受到社会歧视,也没有落入悲惨的境际。“九儒十丐”本是一句戏言,却被一些今人视为正论,扭曲了真正的历史,贻笑大方。@*#

忽必烈尊儒,修缮孔庙,重振祭孔礼义。图为台湾台南孔庙大成殿,供奉孔子及儒家诸子。(中央社)

参考资料:
《元史.姚枢传》
《元史.窦默传》
《元史.张德辉传》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174,《心史》
《忽必烈汗思想研究》,巴图巴干著;吉木斯,哈日赤译;辽宁民族出版社,2007年。
《九儒十丐:一个至今仍被香港中学中史教科书广泛引用的神话》,方骏(1996),《教育曙光》37,页 110-113。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