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全台湿地大诊断 鸟人单骑环岛查踏

林昆海骑着全台惟一一辆特别设计的Birdy鸟车出发。 (林昆海提供)

人气: 6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5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邓玫玲台中报导)2015年湿地保育法公告后 湿地面积少了一万公顷“鸟类是无国界的,无论迁徙到哪里都不必办签证护照,而台湾是候鸟迁徙过境的重要驿站,所以,整个沿海湿地都会出现来自世界各地的候鸟。”高雄市野鸟学会总干事林昆海明确地指出。

“政府在2011年实施国家重要湿地保育计划时,公告了82处国家重要湿地,面积为56,865公顷,但在2015年湿地保育法公告后,重要湿地增加1处,但是面积只剩47,627公顷,少了一万公顷?这是怎么回事?”林昆海说。

林昆海为台湾湿地写了“民间版”的诊断报告书,列出13个“湿地之最”,第一个就是经营管理最佳的湿地──关渡湿地。(林昆海提供)

鸟人单骑骑乘1,700公里 走访西南沿海62个湿地

为了深入了解台湾湿地保育的真实状况,林昆海去年11月从高雄鸟松湿地骑着Birdy鸟车出发,准备利用30天的时间走访西南沿海62个湿地,由南而北顺时钟方向,以每天60公里的车速,鸟人单骑骑乘1,700公里的路程,实地查看台湾珍贵的生态资源。​

林昆海虽然是鸟人,但不是只看鸟,他要由南而北去拜访当地的NGO、社群、地方政府与民众,还要做详尽的文字影像纪录,所以他必须骑着全台惟一一辆特别设计的Birdy鸟车出发,这辆Birdy是可折叠的自行车,因为有时要坐车乘船,所以必须携带方便,林昆海说,“这是太平洋自行车公司提供的一台专为环岛鸟人设计的,是自己写的企划案投递到公司后,才获得的全台独一无二的鸟人自行车。”

这辆“鸟人环岛车”装备很齐全,林昆海表示,“因为要骑30天,行李要全部带着,所以除了后背包还设计了一个后座的马鞍袋来装载,前面把手上两侧有后照镜,还有一个相机包和手机袋,手机袋是为了利用手机来导航而设计,毕竟每个湿地都是陌生的地方。”

查访了62个湿地的林昆海发现,“很多地方政府与国营事业都不想让自己的土地划为湿地。”因为很多公部门对于湿地保育法的概念是模糊的,所以很多地方政府没有公开程序让民众去陈情,也没有透过公听会搜集民间的意见,因此产生很多冲突。他认为,“台湾重要湿地的评定要重新审查,必须再办公听会让民众表达诉求。”

“民间版”的诊断报告书出炉 列出13个“湿地之最”

湿地的梦幻之旅结束后,林昆海为台湾湿地写了“民间版”的诊断报告书,列出13个“湿地之最”,第一个就是经营管理最佳的湿地──关渡湿地,他指出,关渡湿地是20年前,“台北市政府在陈水扁主政时用150亿元买下来的55公顷的土地,也是全台北市唯一的一个农业用地,编列的管理人员有30名,每年预算300万,所以是全台管理得最好的湿地。”

经营管理最佳的湿地──关渡湿地

台湾大部分湿地都是鸟很多,人很少,关渡湿地有30人管理当然是最佳状态,林昆海说:“他们每年必须用人工去挖出那些湿地,不去挖的话会全部长满草,最后成为陆地。因为附近筑了一道堤防,上游带下来的泥沙无法随着潮水出海,再加上淡水的水生植物长得很快,只好请大怪手来挖走。”

台湾第一座人工湿地──鸟松湿地,位在高雄市鸟松区,是一座以自然生态教学为主,观光游憩为辅的公园,由高雄市野鸟学会认养。(林昆海提供)
游客最多的高美湿地,官方统计是每年200万人次。(邓玫玲/大纪元)
高雄鸟松湿地赏鸟人赏鸟的盛况。 (林昆海提供)

游客最多的湿地──高美湿地

游客最多的湿地就是高美湿地了,官方统计是每年200万人次,这应该是保守估计,但这200万人来到此生必游之地却都是短暂停留,很多游客除了停车和买点烤鱿鱼、香肠,再走走木栈道,就离开湿地了,林昆海说:“所以游客的消费额度不高,对当地的经济效益帮助并不大。反而是人多吵杂带来的噪音、垃圾污染对生态影响较大,早期高美湿地出现的200只黑嘴鸥,现在一只都看不到了!”

田寮洋湿地。 (林昆海提供)

鸟种数最多湿地──田寮洋

而想要赏鸟可以到田寮洋湿地,在这里一天可以看到107种鸟,林昆海说:“这个湿地只是一个寻常的农地,农夫在山谷里种植水稻没有影响到鸟类栖息,农田收割后遗留在田里的稻榖,还能成为鸟儿们的食物,因为是一个低密度使用的农地,让它保持自然状态反而好,不见得要划入重要湿地。”

台湾第一座人工湿地──鸟松湿地,位在高雄市鸟松区,是一座以自然生态教学为主,观光游憩为辅的公园,由高雄市野鸟学会认养。(林昆海提供)

野狗最多的湿地──淡水河流域

湿地有野狗成群的情况,大概只有淡水河流域,“淡水河沿岸有10个国家级的湿地,是个布满自行车道的国家公园,早期小水鸭多到几万只,现在只看得到几千只,看到的都是野狗。”林昆海指出,“因为海口的红树林快速扩张导致泥滩地减少,加速了陆化的状况,这是当前面临的重大危机。”

最赚钱的湿地──四草湿地

最赚钱的湿地则非“四草”莫属,每到假日搭乘塑胶筏的游客都要等候一二个小时以上,一名游客要付250元的费用,一艘塑胶筏可搭载40人,一天可出多少船次?林昆海估算“每年有上亿元的获利,但是获利所得却不属于任何国营事业单位,而是旁边的大众庙管理委员会。”

这样庞大的商机让四草当地的生态受到严重的冲击,业者为了延长航行的时间,必须改变潮汐,“过去是涨潮后船只才能进入,一旦潮水退去船只会搁浅的滩地,因此只有在退潮后,招潮蟹、弹涂鱼才能在泥滩中出现,游客也才能看到湿地丰富生动的自然生态。”林昆海指出,“如今的四草似乎不再有退潮的时候了,因为业者自行盖了一个水闸门调高了水位,满载的潮水,可以让游船不断进出,却让水鸟们再也找不到停驻的据点。”

长满美丽荷花与睡莲的东源湿地、大坡池,则是一个美丽的错误,荷花与睡莲都不是当地的原生种。(林昆海提供)

美丽的错误──东源湿地与大坡池

长满美丽荷花与睡莲的东源湿地、大坡池,则是一个美丽的错误,荷花与睡莲都不是当地的原生种,林昆海说:“荷花是池上乡公所为了美化景观而种的,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荷花深入地下的走茎非常难清除,必须放干整个水域的水才有可能。”而被称作哭泣湖的大坡池长满睡莲的原因则是台风惹的祸,“一场风灾把上游私有土地种植的睡莲冲下来,不是原生植物的睡莲却很快地扩展到整个湖面,然而当地政府完全无力清除。”

近年来台湾民众为了视觉的享受,大量种植外来的樱花、落羽松、风铃木,林昆海奉劝台湾民众:“一定要注意是否适合本土生态的环境,否则可能造成无法收拾的生态浩劫。”

最具传统特色的湿地就是可以看见海牛的芳苑湿地,那里有着全台最长的潮间带,因此蚵农不是乘竹筏去插蚵田、捞文蛤,而是乘坐牛车。(邓玫玲/大纪元)

最具传统特色的湿地──芳苑

最具传统特色的湿地就是可以看见海牛的芳苑湿地,那里有着全台最长的潮间带,因此蚵农不是乘竹筏去插蚵田、捞文蛤,而是乘坐牛车,当然现在多转型成机器牛,蚵农也都转型做观光事业,带着游客乘坐牛车到潮间带挖牡蛎、文蛤,煮海鲜粥。

“这块湿地过去是国光石化的预定地并未列为国家重要湿地,在环保团体长期抗争下才终止这个开发计划。”林昆海非常欣慰的说:“这里曾经是全台三千只大杓鹬的栖息地,虽然现在只找到七百只左右,然而这样珍贵的文化资产必须保护下来,如果填掉湿地盖工业区,这种传统文化就永远消失了。”

最需要救援的湿地──莲花寺、大潭藻礁、茄萣

然而最让人痛心的就是那些需要救援的湿地如莲花寺、大潭藻礁、茄萣湿地,莲花寺是珍贵的食虫植物最集中的生长地,土地属于国防部所有,地方政府没有管理的意愿,而大潭藻礁绵延着长达27公里的藻礁地形,是全台规模最大、最壮阔的地景。

林昆海特别心疼的是大潭藻礁,“它比珊瑚礁形成的时间还早,最老的藻礁有七千年的历史,每长1公分要10年的漫长时间。”然而,政府为实现“非核家园”经济部规划提高天然气发电量,将在外海兴建天然气接收站,预计填海造陆77公顷,这会使邻近的大潭藻礁遭到严重破坏。

林昆海更指出,“当前政府推动的太阳光电绿能政策对湿地冲击很大。”很多业者抢进湿地设光电厂,在民间私有的土地上,很多渔民跟地主租地设鱼塭养鱼,光电业者以一公顷30万高价租地之后,租不到地的渔民只能让鱼塭消失,没有鱼塭的湿地,没有鱼可吃,水鸟不会再来,因此,“太阳光电的绿能政策有可能破坏湿地生态,也改变台湾农渔业的经营模式。”◇

责任编辑:尚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