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成语典故:狼子野心

作者:杜若

狼子野心”是一句常见的成语,意思是豺狼有与生俱来的凶残本性,即使自小训练,仍难以驯服。豺狼外表和猛犬相似,但不会像犬一样忠实,遇到时机,就会在凶恶本性的驱使下去干坏事。

历来人们用“狼子野心”比喻凶狠残暴的人难以教化。形容一个人居心狠毒,虽然享有高官厚禄,但本性为国不忠、为人不义,为了满足自己的权欲,就会露出凶残本相,为害一方。现在,我们就来看一看它的典故吧!

斗子文预言:声如豺狼 灭族之音

“狼子野心”出自《左传 · 宣公四年》。

春秋时期,楚国有一位贵族名叫斗子文,又名斗谷於菟。楚成王时,斗子文担任令尹。令尹是楚国最高官衔,对内主持国政,对外主持战争,掌管一国权柄。斗子文初任令尹时,楚国局面积贫积弱,内乱不断。斗子文辅佐楚成王,使楚国摆脱积弱成为强国,令天下诸侯敬服。

楚成王时,斗子文担任令尹。图为1825年画作,郑瞀见楚成王。(公有领域)

斗子文的兄弟斗子良在楚国担任司马(官职名,掌管军政和军赋)。斗子良的儿子斗越椒出生后,斗子良在府中宴请宾客,为儿子庆生。斗子文到司马府上去看侄儿,听到斗越椒的啼哭声,心中大吃一惊。

斗子文急忙找来斗子良,告诉他:“越椒这个孩子不能留。他的哭声像狼嚎,长大后必会使我们若敖氏全族灭亡。谚语说‘狼子野心’,狼崽虽小,却有凶残的本性。这是一条狼,怎么还能蓄养呢!”

上相审声 可断吉凶

斗子文、斗子良都属于若敖氏族,是楚国国君熊仪的后人,熊仪死后谥号“若敖”,后来分为斗氏和成氏两支。若敖氏在楚国很有声望和权势。斗子文认为,这个孩子将来会使若敖氏族面临灭族之祸。

狼崽虽小,却有凶残的本性。图为狼。(Mariomassone/wikimedia commons)

古人认为,声音出自于五脏,是总合五脏之神发出的声响,所以有人能通过声音判断吉凶,即相术中的声相。有句话说:“上相审声,中相察色,下相看骨。”上等相士通过声音,就可以知道人的吉凶。

古代术数认为,五行“金木水火土”和五音“宫商角征羽”、五脏“肺肝肾心脾”相对应。按照五音划分人的声音特点,可以此推断吉凶。

五声之中,宫声凝重深沉;商声坚劲有力;角声圆润透彻;征声抑扬顿挫;羽声则是低沉袅绕。根据五声可以辨别声音传递的讯息是善还是恶。

说话声音像鸽子,这个人心地仁慈。图为鸽子。(Sepojwisalen/Wikimedia Commons)

比如,说话声音像鸽子,这个人心地仁慈;如果像喜鹊,性情乖巧又足智多谋;如果声音像豺狼,秉性残忍。

如果声音像喜鹊,性情乖巧又足智多谋。图为喜鹊。(lienyuan lee/Wikimedia Commons)

史书中没有记载,斗子文是如何仅凭声音,就知道了斗越椒日后会对家族造成危害。但后来发生的事,印证了他的预测。

预言成真 斗越椒造反招致灭族之祸

斗子文建议除掉斗越椒,以免遗祸族人,但是斗子良终究还是不忍心。

斗子文临死之前叮嘱全家人说:“越椒千万不能掌权。一旦他执政,你们就赶快逃离,否则灾祸不堪设想。”

斗子文去世后,儿子斗般担任令尹,斗越椒也承袭父亲的位子做了司马,但他并不满足。斗越椒一直觊觎令尹之位,于是向穆王进谗言,污蔑陷害斗般。

斗越椒和楚国的将军蒍贾合谋,诬陷斗般谋反,并杀了他。斗越椒成了新令尹后,执掌楚国权柄。后来,斗越椒与蒍贾不和,就带领若敖氏族兵抓捕蒍贾,也将他杀害了。

因为对权力的贪婪,斗越椒最后以下犯上,兴兵作乱。楚庄王九年(公元前605年),斗越椒率领族兵进攻楚庄王,双方交战,结果庄王获胜,斗越椒被杀。楚庄王趁机下令,诛灭若敖氏全族。果然就像斗子文所说,斗越椒声如豺狼,是灭族之相。这就是成语“狼子野心”的由来。

斗越椒率领族兵进攻楚庄王,结果庄王获胜,斗越椒被杀,若敖氏全族被诛灭。明代小说《东周列国志》中的楚庄王像。(公有领域)

兽有野心 不是诬言

清朝纪晓岚对“狼子野心”也有一番解读。他讲过一则故事,说沧州滨海一带有一富豪,偶尔得到两只小狼,将它们和家狗一起喂养。起初狼和狗也相安无事。

两只小狼长大后,表面看也很驯服,就像家犬一样。时日一久,富豪就忘了它们是狼。有一天,富豪在厅里睡觉,忽然被一群愤怒的狗吠声惊醒。富豪起来,看到四周没有一个人。

他躺下准备接着睡觉,狗又像先前一样狂吠。于是,他就假睡,查看情况,发现是那两只狼趁着他睡觉时,想咬他的喉咙,被家狗狂吠阻拦,不让狼咬自己的主人。

他发现是那两只狼趁着他睡觉时,想咬他的喉咙,被家狗狂吠阻拦,不让狼咬自己的主人。示意图。(istock)

富豪吃惊不已,以为狼和狗一起长大,早就被驯服了,其实狼性并没有改变。于是,富豪杀了那两只狼。人们常说“狼子野心”,实在是没有诬蔑它们!只不过它们凶残的本性被深深隐藏着。

它们表面上假装亲昵,背地里却想攻击主人,纪晓岚在书中评价道,野兽本性不足为道,只是人们为什么饲养它们,而给自己招引祸害呢?@*#

参考资料:
《左传‧宣公四年》
《阅微草堂笔记 · 槐西杂志四》卷十四

责任编辑:王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