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仅是医生 他也“算命” 台湾桥梁守护者王仲宇

(大纪元记者黄采文采访报导)在台湾有这么一位“医生”,他不仅看病,他还“算命”。他可不是骗财的江湖术士,他的成就赢得学术与专业界以及台湾政府的推崇与肯定。

他就是拥有28项专利发明、以“桥梁的医生”自居的台湾国立中央大学土木系教授王仲宇。

“这几年我在做两件事:教学生做医生,土木的医生。第二就是算命,算这个结构物能够活多久。”王仲宇参与创建了台湾第一所桥梁工程研究中心,二十多年来他带领着研究团队结合了力学以及量测学,检测、监测台湾的桥梁健康状态,守护着台湾桥梁的安全

他这位“土木医生”为桥梁看病有四个步骤,“第一步是诊断存不存在损伤?有没有病?第二病在哪里?第三病有多严重?第四还能活多久,也就是‘算命’。”身型挺拔的王仲宇说起话来妙语如珠。

看完整影片»

参与创建台湾桥梁工程研究中心与全国桥梁管理系统

台湾国立中央大学土木系教授王仲宇。(王仲宇提供)
1995年王仲宇与数名中央大学教授创建了台湾第一个、也是截至目前唯一的桥梁工程研究中心。(王仲宇提供)

1995年王仲宇与数名中央大学教授创建了台湾第一个、也是截至目前唯一的桥梁工程研究中心。

当时王仲宇向台湾公路总局提出一个计划:检查台湾六十多座重要桥梁。这是台湾首次针对重要桥梁进行的详细健检,提供了许多关于桥梁结构性及耐久度的重要资料,开展了台湾在桥梁诊断、维护、管理技术的一系列研发工作。

王仲宇还与研究团队替交通部创建了台湾唯一的全国桥梁管理系统,对全台湾两万六千多座桥梁,进行资料建档与管理,不仅如此,每年台湾新建的任何一座桥梁,也都会由政府的管理单位上传资料到这个电脑系统里,这么完备的资料库,连国外的专家学者都羡慕。

“全世界很多桥梁专家学者听到我们所做的桥梁资料系统,都会流口水的,我们有很好的big data。”十分自豪的王仲宇开心地说着。

“每二年,桥梁维护单位还必须对桥梁作检查,提出每一座桥的劣化状态。”再依循报告,进行桥梁的评估与维修。近年来极端气候引发的豪雨、地震、海啸等,造成土石流以及桥梁道路的毁坏及崩塌等,王仲宇与研究团队研发多项新技术守护桥梁的安全,也等同于守护着民众的人身安全。

“小儿科医生”以中医望、闻、问、切诊断

这位“桥梁医生”还幽默地笑着说,自己还是个“小儿科医生”,因为他的“病人”不会说话、不会表达,于是就必须给它点刺激,进行“非破坏检测”。

“于是,我用很多类似中医‘望、闻、问、切’的方式对结构进行诊断,我们现在练‘隔空把脉’!”以摄影机远距离拍摄桥梁,以影像处理技术测量桥的震动量,估算出桥的受力变形状态等,或是以地球物理的一些方法,例如用“地电阻”概念,在地上插上铜棒,将地表下各类地质及钢筋混凝土的电阻值的分布情形绘出,便可估算出桥的基础型式与深度。

脑筋灵活、思维广阔的王仲宇毕业于成功大学土木工程学系后,在美国取得硕、博士学位,回台后的他,将在美国所学的力学与量测学在中央大学设定课程,并开始训练学生做实验。

他跨领域地将土木结合力学、机械、地球物理量测,并发展出电脑模拟技术,“我结合了工程量测技术跟数值模拟技术,去了解结构系统的健康状态,我把它叫做‘土木工程的诊断学’。”

他首创的结合跨领域概念,在早期的学术界以为杂而不精,不过,多年下来,他的坚持取得的成绩,让许多人刮目相看。

接下台湾许多交通工程重要建教合作计划

台湾国立中央大学土木系教授王仲宇。(王仲宇提供)
王仲宇的研究深受肯定,因此接下台湾许多交通工程重要建教合作计划。(王仲宇提供)

二十多年来,他与学生做了大量的桥梁载重实验,后来他们发展出许多准确的计算模拟方式。他的研究深受肯定,因此接下台湾许多交通工程重要建教合作计划,包括桃园机场南北跑道连接桥梁的飞机载重实验、普悠玛号的车轨桥互制行为测试、高铁通车前的桥梁振动行为测试及许多桥梁的健康监测等。

“这都是很大的挑战,高铁列车速度这么快,每秒八十多公尺过去瞬间就像一个飞弹发射一样,很多结构的动力行为都成功的量出来!”多年的现地量测与力学分析的经验,他的研究团队练就了一身好本事,以近期对台铁普悠玛号的轨道测试为例,他们先在铁轨上装设许多感测器,量测出列车经过时造成的桥梁及轨道的变形程度。研究结果发现现场量测的数据与电脑模拟数据几乎相同。

获教师绩优专利奖 国家发明创作奖

目前身兼中央大学灾害防治研究中心主任的王仲宇,还拥有28项专利发明。2009年至2011年,他获得中央大学教师绩优专利奖;2014年他以“结构物内钢筋尺寸检测装置”荣获台湾经济部智慧财产局国家发明创作奖。

“我现在工作很愉快,很多研究方面的事情我觉得都不难,我们可以推敲一下用简单的方法,就可以做出来了。”繁重的教学、行政与研究工作对他而言却是轻松惬意且乐在其中。

一次,王仲宇与学生参加一场研讨会,在会场上看见一种名叫“压电”的材料旁接上一个小灯泡,当压电片摇晃一下产生变形时,就会产生电流、电压,一旁的小灯泡就亮了。过后,王仲宇与学生就将一串压电片布在杆上再垂直放进河里,埋在土里,他们以此来监测桥墩基础冲刷的河床的变化。王仲宇与学生就开发了一项发明──河床冲涮回淤监测器。

“这都是学生的点子,很多都是基于很简单的道理或观念,就把一些人认为的复杂的问题解决了。大道至简至易嘛!”王仲宇把发明归功于学生。

修炼获启发

台湾国立中央大学土木系教授王仲宇。(王仲宇提供)
2005年底,喜欢气功的王仲宇在同事的推荐下开始修炼法轮功。(王仲宇提供)

他说,也许在这个专业领域久了,很自然地就会选择一个简单的方式,“也或许是我的师父给我开了智慧。”

王仲宇所说的师父就是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先生。2005年底,喜欢气功的王仲宇在同事的推荐下开始修炼法轮功。

当王仲宇第一次翻开法轮功著作《转法轮》,读到“宇宙中的任何一种物体,钢、铁、石头都是一样,它里面的分子成分都是运动的……。这张桌子也在蠕动着……”

王仲宇内心一震,“这不就是我现在做研究的概念吗?!物体由很多颗粒构成,用颗粒来模拟物体的变形运动。这很有意思啊!!”深受启发的他,从此走进法轮功。

受李老师所说,“人类这一层空间的任何物质都是由分子粒子构成的”(节录李洪志先生所著《休士顿法会讲法》),王仲宇因此开阔了思维,他所研发的计算力学模拟分析技术就是以“粒子”的概念为基础,“对于一个物体的运动,你掌握了每个颗粒的运动,你还不掌握到它的形了吗?整个都是对的!”

王仲宇个人对修炼多有体会,“‘修炼’,对个人心性修炼来说,就是看到‘内心的本质’,而对于我的教学与研究来说,就是让我看到‘工程问题的本质’。

回首炼功后10多年来的学术研究,他神情诚挚地说:“我很谢谢师父让我知道‘粒子’的概念,让我因此了解我的工作、万事万物的本质!”

“常常是那么多的专家学者做不出来的东西,你比他们聪明吗?也不见得,但是换一个角度或者站在比较高的位阶去看,去看到事情的本质,你才能够去对症下药,就可以四两拨千斤。”

王仲宇的研究成果在学术界以及政府机关均占有一席之地。(王仲宇提供)
王仲宇的研究成果在学术界以及政府机关均占有一席之地。(王仲宇提供)

以开放的思维面对事物

王仲宇的研究成果在学术界以及政府机关均占有一席之地,他为此感谢在他求学与职场研究生涯中遇到许许多多给了他新的观念与知识的“高手”,他特别提到国际知名的力学专家丁承先教授,“修炼以前碰到他,他先帮我扎下一些底子,让我后面去看事情,就比较能够融会贯通。”

“而修炼后,李洪志师父给我很多智慧,让我的研究工作提升。因为修炼,我创造很多发明,我会用一个修炼人,或是一个比较开放的思维去看很多事情。”

而个性直接且外放的王仲宇,曾为一项研究计划据理力争,冲到一名教授的办公室,拍桌抗议。也曾为争取政府或机关单位的研究计划而患得患失,“以前争斗心很强啊,没拿到计划很懊丧,担忧没被人家重用,没被人家看重。”

“修炼以后,我知道我的生命的意义跟目的在哪里。”目前王仲宇仍继续发明研究,以守护台湾的桥梁与工程基设施的安全,他正尝试着将跨领域合作概念带到他的“土木工程诊断学”中,“这对公共工程结构整体性能(安全性、服务性、耐久性)的评估都是非常、非常有帮助的。”

近年来,原本个性强势的王仲宇,眉宇间越发亲和与自信,他不再汲汲营营于学术名声与地位,“一个教授学者若不是追求学术的名声、尊重、学术地位的话,他不会有学术热忱,但是得法以后就不一样了,今天你做学术研究的目的,是要对社会有益的,是以无私服务的心态去作的。”

台湾国立中央大学土木系教授王仲宇。(王仲宇提供)
除了与研究团队继续守护台湾的桥梁安全,他曾多次义务担任新唐人全世界华人传统武术大赛亚太地区的专案经理。(王仲宇提供)

除了与研究团队继续守护台湾的桥梁安全,他曾多次义务担任新唐人全世界华人传统武术大赛亚太地区的专案经理,推广中华传统文化。此外,他还是台湾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协会的理事长,在休闲之余,他奔赴各大学校园、机关团体演讲、主持会议,为他海峡对岸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同修奔走,呼吁台湾民众关注、制止这场迫害……@*

在休闲之余,王仲宇奔赴各大学校园、机关团体演讲、主持会议,为他海峡对岸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同修奔走,呼吁台湾民众关注、制止这场迫害。(王仲宇提供)
在休闲之余,王仲宇奔赴各大学校园、机关团体演讲、主持会议,为他海峡对岸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同修奔走,呼吁台湾民众关注、制止这场迫害。(王仲宇提供)

责任编辑:陈天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