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民主派提毋忘六四议案

指六四是从政者照妖镜 中共全面插手管治香港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副主席蔡耀昌及多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昨日上午齐集在立法会示威区,声援公民党议员陈淑庄提出的“毋忘六四”议案,并高叫“结束一党专政”口号。(李逸/大纪元)

人气: 2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立法会昨日辩论由公民党陈淑庄提出的“毋忘六四”议案。她指六四议题是从政者的一面照妖镜,批评多位建制派人士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不少民主派议员发言时都提到现今年轻人认为六四与自已无关,强调港人无法独善其身,中共极权已全面插手管治香港。

自1997年司徒华在立法局动议六四事件议案后,每年六四前夕,民主派都会提出平反六四议案。今年由公民党议员陈淑庄提出“毋忘六四”议案。她表示,当年参与学运的北京学生愿意为国家民主和平民百姓生活而努力,学生的行动说服国内、香港和国外。当年自己还是个学生,六四当晚发生的悲剧,相信看过电视片段的人,一生都不能忘记。又说六四事件对自己是一个启蒙。

陈淑庄认为,六四议题是从政者的一面照妖镜,反映不同政治组织立场的改变。她以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为例,指他当年强烈谴责北京血腥镇压民众,但今日却提出“结束一党专政”影响参选权,协助政权划红线,是打倒昨日的我:“当日他们是什么立场,发展到29年之后,他们有什么说法,昨日的我已经被今日的我所推翻,究竟是什么原因呢?现在很多人含糊其辞,不再讲当年的说话。但是居然还有一些人面不红,耳不赤,当年就是说要严厉谴责暴力,居然今天就帮香港人划一条红线,说争取结束一党专政已经成为一个禁忌,我觉得这一件事是非常的讽刺。”

批梁振英掀文革批斗浪潮

她又指香港过去几年掀起一股文革批斗浪潮,始作俑者就是最厉害的“港独之父”梁振英:“由确认书、宣誓风波、DQ议员,到历史教科书,香港主权移交内地的字眼都被教育局评审报告指措辞不当,接着政府总部礼宾处的网站,也要将主权移交字眼删除。”甚至林郑都不回应自己的母语,还说是无聊问题:“是我们的根、是我们的良心、是一个事实,为什么不可以讲?为什么不可以答?”

她批评梁振英将共产党的批斗方式,全盘搬到香港,并利用港独伪命题,再配合真建制、伪民主派的人、演员,制作一场港独风波:“以人斗人的方式制造乱局,目的就是令到北京有一个好好的借口,全面插手香港的事务,全面管治香港,令到一国两制正正式式进入逐片粉碎的阶段。种种的事件,反映到北京政府其实是想全面操控,全面插手香港每一方面的事务,香港人用的语言、字眼,以至影像,都要一手抓、要管要改、见缝插针、上纲上线。目的就是要改造香港人的意识形态,改造香港人整个法律、政治,甚至是经济的制度,所有的事务,都是围绕着一个重心,就要是将香港改造成大陆,将香港人改造成大陆人。”

强调港人无法独善其身

公民党议员杨岳桥直言六四对港人而言,是象征着对中共的恐惧:“是不想活在这一种管治模式底下的逃避心理。无论是移民那种逃避,还是纸醉金迷,今朝有酒今朝醉心灵上的逃避。”他又说,每年立法会都会提六四议案,要求平反。维园烛光年年点亮,他强调年年做同样的事,并非怕下一代遗忘,而是政权比港人记得更清楚,否则就不会发生大围美城苑大门密码事件。

杨并想借此机会向那些觉得六四与自己无关的青年讲:“你不理六四,其实六四都会找上你。你认为六四与自己无关,但是有很多人就是因为害怕,因为要忌惮、因为要忌讳,他们更加牢记着这4个数字,8964。”他相信历史最终正义会得到胜利。

新民主同盟范国威强调六四对港人的意义不仅是悼念而是其背后的精神:“是因为坚持六四背后所代表,争取民主自由,抵抗专权的精神……所以当我们继续坚持要平反六四,不是只是为中国的民主出力,是对我们香港人自身的提醒,我们现在享有的自由是比起1989年时急剧倒退。”

他指港府正一步步地配合中共篡改历史:“教育局2017年公布的初中中史课程修订,课纲的咨询稿中绝口不提香港的六七暴动,及北京六四大屠杀内容。今年评审历史课本时,又再将多项香港人惯以为常的内容,评为措辞不恰当,包括香港位于中国南方,中国坚持收回香港主权,中共一党专政,全部都要修改。”再加上越来越多危害一国两制的立法,包括“割地两检”、《国歌法》、23条立法等。他强调港人绝无法独善其身:“因为这个专制的政府,这个不民主的政权,这个极权已经杀到香港人埋身,我们不能够独善其身。悼念六四对香港人而言,是拒绝遗忘,坚持民主的一个延续。”

民主党胡志伟则指,八九民运的主旨是反官僚、反腐败,要维护香港人自由,就要守护民主及一国两制,唯回归之后却越来越艰难。议案最后在建制派的反对下被否决。◇

 责任编辑:昌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