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转动台湾】古坑咖啡的咏叹调

阿拉比卡的香气,从华山之巅喷薄而下。(谢嘉祝/大纪元)

人气: 16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雁门台湾报导)台湾民众一年喝掉近29亿杯的咖啡,那会是什么样的概念?喝咖啡的族群,从早期以商务人士为主,接着兴起人手一杯,人人都喝得起的平民化咖啡风潮,其中蓬勃的商机与台湾咖啡文化的形成,令人望杯赞叹;而你可能不知道,15年来,古坑咖啡正是全民喝咖啡运动的重要触媒呢!

咖啡的一生丰盈、浓郁而邃远。(张莱恩提供)

台湾咖啡产业圣山  荷苞、华山当仁不让

居民昵称为“咖啡山”的荷苞山海拔275公尺,“华山咖啡一条街”的制高点750公尺,以海拔高度言,仅能生产出质量普通的豆子;但专家指称,古坑位北回归线上方,日照、雨量、气温与排水等环境条件,适合咖啡树成长,能种出世界级的极品咖啡豆来。

咖啡。(Fotolia)

从日治时期迄今,全盛时的古坑地区咖啡种植面积,俱在100公顷上下,产量约十数万公斤,相较于其他农产品,属于微型产业;但古坑咖啡是台湾重要的“文化粮仓”指标产物,其在台湾咖啡产业文化的建立,和它让古坑乡在921震灾后重生,于精神启蒙上意义非凡。

全盛时期,149线上有上百家庭园咖啡。(谢嘉祝/大纪元)

2003年,地震后4年,道路、桥梁与建筑物逐一完成重建,但是百业萧条,受创的人心犹待抚慰与凝聚,现任斗六市长的前古坑乡长谢淑亚,她慧眼独具认为:“咖啡本身,有魅力形成产业连动!”乡内特产柳丁、凤梨、竹笋、茶叶与观光产业,确实也因古坑乡公所办理首届“台湾咖啡节”之后,搭上原乡咖啡的顺风车,产销两端同时受益。

谢淑亚以“入厝”的心情,邀请大家来喝咖啡,目的是告诉外界,古坑已重建完成,是安全的;古坑咖啡更因站在这波重新发现本土咖啡的潮头上,“阿拉比卡”的香气,遂从荷苞、华山之巅喷薄而下,并席卷全台。

“没有张莱恩,就没有古坑咖啡的再生!”谢淑亚、林慧如前后两任乡长都如是说。巴登咖啡创立于1984年,日治时期、光复后及他接手咖啡事业初期,咖啡农只会种,不会加工,民众更不懂得喝咖啡,但张莱恩渴望把古坑咖啡“株式会社”转型成经济农场营运,那年代的咖啡产业荣景找回来!

张莱恩。(谢嘉祝/大纪元)

张莱恩本身就是一部动人的古坑咖啡史,创业之初,他解嘲自己试喝的咖啡,比卖出去的还多,一天经常只有三、两个客人登门。目前巴登咖啡有6家分店,旗舰店在荷苞山上地母庙旁。张莱恩表示,古坑咖啡都是小农经营,必须加入文化元素,与艺术、文创、摄影、美术及音乐结合,迈向庄园休闲咖啡风味,方能永续经营,而他确是这样走过来的。

巴西前驻台商务代表裴瑞拉:我给“古坑咖啡”五颗星!

同样在2003年,巴西驻台商务代表裴瑞拉,出席云林县崙背国中办理的“巴西国际周”活动,巴西地处南美洲,全国栽种的咖啡树近40亿棵,咖啡豆产量居世界之冠,他致赠学校铁罐装巴西咖啡,校方也特别回赠古坑咖啡礼盒。

巴西驻台商务代表裴瑞拉。(吴雁门/提供)

主客交流间,裴瑞拉对古坑咖啡的风味赞不绝口,他豪爽地给了五颗星,我更请教:“代表先生,台湾古坑咖啡销售到巴西的前景如何?”“就像巴西将筷子卖到台湾来一样!”裴瑞拉略感歉意的说。也是,全世界三分之一的咖啡产自巴西,应是无输入需求的。

多年来,古坑咖啡已成为古坑乡、云林县形象鲜明的代言特产,同时,古坑也是台湾精品咖啡品牌的发祥地,旅外打拼云林人的袅袅乡愁里,也暗暗地塞入阿拉比卡咖啡这一味了。

谢淑亚之后,接任的乡长林慧如,持续办理台湾咖啡节,而活动内容转为让民众经由体验、探索与学习的安排,深入咖啡的堂奥;接着“台湾咖啡大学”挂牌,游客可深入探访丰富的台湾咖啡历史文物,并亲手烘焙、研磨精选的咖啡豆。

前古坑乡长谢淑亚。(吴雁门/大纪元)

林慧如主张中央应编列经费做全国性咖啡评鉴,鼓励参与国际性竞赛;并协助具有热情、理想性的年轻从业人员,于栽种、烘焙技术和经营上强化专业,以提升产业活力。她也务实的指出,咖啡树非造林树种,需重视“碳足迹”,产业、环保两者都需要升级的。

前古坑乡长林慧如。(吴雁门/大纪元)

咖啡人  说咖啡豆精彩的一生 

随缘所止,我们循着古坑咖啡地图,入山拜访两位于古坑咖啡文化层里的开创型人物。山海观咖啡庄园张景科,他以重焙麝香蜜咖啡驰名,累积近一甲子栽种、生产、制造咖啡的经验,更研发出多样化副产品,大大提高咖啡的附加价值,人称“咖啡教父”,他曾受宏都拉斯总统邀请,远赴宏国技术指导生产咖啡果醋。

“台湾咖啡,属于六级产业!”张景科比较的说,伊索匹亚咖啡品质好,一磅500元,台湾咖啡价格则在800元以上,竞争力低,所以得走精品咖啡路线,开发周边产品,同时要加入文化元素来助阵,方有机会觅回2004-2008年间的盛况。

张景科。(谢嘉祝/大纪元)

谷泉咖啡刘易腾,是第三代咖啡人,他曾离开荷苞山19年,老家近早期的古坑咖啡基地、祖父、父亲毕生在山上种植、照顾咖啡树,生命里早渗入了丰盈的咖啡情愫,33岁那年,荷苞山的咖啡香与油桐花,将他召唤了回来。“谷泉无第二家分店,也只卖一只咖啡!”刘易腾补充道,我们要让来喝道地古坑咖啡的客人,了解咖啡农的工作,和一粒咖啡豆精彩的一生。

刘易腾。(谢嘉祝/大纪元)

收集并传承古坑咖啡历史、文化与产业资料,刘易腾视之为使命,他透过乡公所出版的《我想记得你—台湾咖啡的乡愁年代》一书,记录著古坑咖啡的身世、人物与兴衰。刘易腾拥有6公顷地,3千棵咖啡树,品种以阿拉比卡为主,少数几棵赖比瑞亚与罗巴斯塔品种点缀其间,庄园里,自有他说不完的故事!

华山咖啡一条街  春去春又来?

古坑咖啡的再生,让149线乡道,一夕间喧阗了起来,上华山,不是来论剑的,台湾乡亲既感性又怀旧,他们从众品味原乡咖啡的激情,有几分像随香朝山的信众,满怀虔诚、感恩又舍得;月初,在苗栗山间某家咖啡庭园,遇一饕客,他笑说那年头寻仙不辞远,自己经常带着家人远赴华山“挂号”呢!

山中人陈三先生,78岁,自称是仙地咖啡的“苦劳”,实质经营已交由儿孙辈负责。台湾咖啡节炒热古坑咖啡后,庭园咖啡一家家的开,蜿蜒的149线上超过百家店面;周六、日上华山朝圣的游客满坑满谷,上班日也有七成座,当年无导航设施,他曾一天接逾百通“华山问道”电话,猗欤盛哉!

陈三。(谢嘉祝/大纪元)

2004年,平价咖啡出现,超商24小时现煮咖啡;是年85度C成立直营店,并开放加盟;2008年,7-Eleven连锁超商开卖城市咖啡,继之于各城市及山乡海村,雨后春笋般开设的咖啡据点,推波助澜的使喝咖啡成为全民运动。

华山咖啡市集,春声悄悄。(谢嘉祝/大纪元)

古坑是台湾咖啡的龙兴之地,曾领了风骚,但2013年后,华山咖啡这一条街上,人潮少了,许多商家平常日也不开门;入夜,在观景台上眺望下界迷离的灯海,自不免遐思,春去明年春又回,那149线华山道上的春天,什么时候会转驾回来呢?

责任编辑:黄郁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