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子仪功高盖世 为何不招人嫉

作者:洪熙

郭子仪(698年─781年)为大唐名将,历事唐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位皇帝,履仁蹈义,满腔肝胆为国尽忠。因其护国立下赫赫战功,唐肃宗封郭子仪为汾阳王。郭子仪以宽厚对待下属,以忠心侍奉国君,一生富贵寿考,坦坦荡荡,成为历代文臣武将的楷模。

郭子仪像,出自清南薰殿画像。(公有领域)

过人的处世智慧

汾阳王府第位于长安亲仁里,经常是敞开了门庭,任由下官、杂役自由出入,无人过问。

一次,有位武将要去镇守边疆,行前到王府向郭子仪辞别,看到郭子仪的夫人和女儿正准备梳妆,要郭子仪为她们拿毛巾、打水,就像使唤仆人一样。

郭子仪的孩子们多次规劝他:“父亲大人功业显赫,却不尊重自己,无论尊卑贵贱都可以进出内堂、观察寝室。我们认为就算是像伊尹、霍光这样的权臣也不会这样做啊。”

郭子仪笑着说:“你们不懂我的用意。我有五百匹马吃着官家的粮草,有上千的部属吃着官家的粮米。往上没有我的位置,往下也没有可以仗恃的退路。假如我围起高墙、关闭大门,与朝内外的人不相往来。一旦与人结怨,有人诬陷我不遵臣子法度,那些贪图功利、陷害贤能的人就会和他们一道促成是非之事。到那时,我们郭家九族就会粉身碎骨,后悔都来不及。现在,我敞开大门,坦坦荡荡没有间隔;四门全开,有人想以谗言诽谤,也没有办法!”儿子们才拜服郭子仪的见识和器量。

郭子仪说:“我敞开大门,坦坦荡荡没有间隔;四门全开,有人想以谗言诽谤,也没有办法!”图为朝鲜王朝时代金得臣(1754—1822)的《郭汾阳行乐图》。(公有领域)

宽厚盛德 撼动人心

唐代宗巡行陕西时,郭子仪曾带着数十名骑兵力战盗贼;在泾阳时,郭子仪陷入胡人重围,他都没有因为所处的环境艰难危险,就改变自己护国的初衷。

郭子仪平日对待部下很宽厚。每次攻下城邑,所到之处都很得将心。郭子仪手握重兵,尽心竭力镇守边关,虽然多次遭到幸臣程元振、鱼朝恩百般诋毁,但是每次皇上下令他征讨戎敌,他都是当天奉诏出征,从来没有拖延过,所以那些进谗言的大臣也拿他没办法。

郭子仪以宽厚盛德得人心。魏博节度使田承嗣嚣张跋扈,对人傲慢凶狠,没有礼节和法度。郭子仪因事曾派使者去见他。田承嗣望着郭子仪所在的西方,指著自己的膝盖对来使说:“我的膝盖不屈于人已经有很多年了,但是今天,我为了郭公以礼下拜。”

唐德宗曾下令禁止在帝王陵寝附近屠宰。郭子仪的仆人犯了禁令,金吾卫将军裴谞就将此事奏报给皇帝。有大臣对裴谞说:“你是不是太无情了,就不能为郭公留些余地吗?”

裴谞说:“我正是为郭公着想啊!郭公德高望重,皇上现在刚刚即位,会认为跟随郭公的人太多。所以我检举郭公的小小过失,以表明郭公的威望和权力都是不足畏惧的,这不是很好吗?”

郭子仪的德望盛大,使同朝为官的将军都为他着想。

图为北宋 李公麟《免胄图》局部。(公有领域)
子仪手握重兵,尽心竭力镇守边关,虽然多次遭到幸臣程元振、鱼朝恩百般诋毁,但是每次皇上下令他征讨戎敌,他都是当天奉诏出征,从来没有拖延过。图为北宋 李公麟《免胄图》局部。(公有领域)

君子之腹 不生疑心

有一年,郭家的祖坟被盗。时人怀疑是宦官鱼朝恩因忌恨郭子仪,所以暗中派人去挖郭家祖坟。因郭子仪手握重兵,朝臣担心此事在朝中引起风波。

盗墓之事发生后,郭子仪从泾阳朝见唐帝,皇上安慰他,郭子仪哭着说:“微臣久掌兵权,不能禁止军士毁坏他人祖坟,所以现在有人也挖臣家的祖坟,这是上天的谴责,不是人祸啊!”

鱼朝恩设宴邀请郭子仪赴宴,郭帅的部下都很紧张,说鱼朝恩会对他不利,部将都愿意全副武装护送郭子仪。郭子仪没同意,拒绝了部下的好意,只是带了几个家僮赴宴。

郭子仪(图中坐着的长者)家中举办宴会,子孙齐聚一堂,好不热闹。图为朝鲜王朝(1392─1910)时代绘画,洛杉矶郡立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鱼朝恩很惊讶,问他:“您的车马随从为什么这么少呢?”郭子仪就将听到的传闻、部将的意思告诉了他。鱼朝恩惶恐地说道:“若不是大人如此贤明,怎么可能不怀疑我呢?”

人们没有想到,像鱼朝恩这样的小人,也会被郭子仪的盛德所感化。

郭子仪领兵守护大唐,权倾天下威震一方,没有引起朝廷忌恨;功高盖世也没有引起皇帝猜疑。郭子仪一生富贵寿考,其子孙皆是朝中重臣,汾阳王人道之盛,青史流芳。@*#

郭子仪一生富贵寿考,其子孙皆是朝中重臣,汾阳王人道之盛,青史流芳。图为花戏楼山门砖雕《郭子仪大寿》(三猎/Wikimedia Commons)
位于台北市内湖区的郭子仪纪念堂。(lienyuan lee/Wikimedia Commons)

事据:
《旧唐书.郭子仪传》卷120
《资治通鉴》卷224
《谭宾录》郭子仪
《智囊》通简卷三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