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监视系统全渗透 学生:准备好了锤子

中共的监控越来越严密,监控的手段越来越多,如大数据、天网工程、人脸识别等,均被用到了“维稳”上。(Guang Niu/Getty Images)

人气: 173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中共利用高科技监控系统监视人民,监控手段渗透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浙江杭州第十一中学日前安装了一套针对学生行为的监控系统,引发学生和老师的极大忧虑和不满。一名学生直言,如果该系统在全校推广,他准备把它砸了。

中共监视系统走进中小学

最近有两起引起舆论关注的事件,中共正把这种监控统治系统应用到极点,引起民众的忧虑。

5月15日,浙江杭州第十一中学安装了一套名为“智慧课堂行为管理系统”,应用于课堂教学。该系统可实现无感“刷脸”考勤,同时通过摄像头,还可对课堂上学生的行为进行统计分析,并对异常行为实时反馈。

据介绍,系统每隔30秒会进行一次扫描,收集学生的课堂表现,包括阅读、书写、听讲、起立、举手和趴桌子6种行为,以及害怕、高兴、反感、难过、惊讶、愤怒和中性等数种表情,进而通过大数据分析出学生们在课堂上的状态。

据《后窗》报导,这种监控系统,使该校很多同学有一种不可名状的不适感。学校此前称,在暑假将为所有班级安装上这个系统,并且有计划通过微信平台向家长及学生开放。

学生吴建飞(化名)表示:“如果是像之前新闻说的,让家长联网,打开手机就能随时看孩子的监控,那我们肯定无法忍受。”“这是破坏家庭团结,我们要有所行动。”

如果这个系统在全校推广,你们会怎么办?“我已经准备好了锤子。”一名学生说。

经中青舆情监测室随机抽样的1000条网民观点发现,近56%的网民认为,学生在这样的监视下,失去了隐私和自由,须处处小心自己的行为,压抑真情实感。

山西灵石县第二中学初一学生温云阳(化名)担心,“如果课间休息时都被监视着,那就真的一点隐私都没有了,完全没有自己的空间。”

同时,老师也对摄像头表示反感。北京某小学贾老师说,她身边的老师都不太赞同在教室内安装摄像头。“对后进生来说,摄像头起不到促进学习的作用。对老师来说,感觉时刻被监控,讲课时心里不自在,也会觉得学校对老师教学不信任。”

据报,杭州十一中学的“智慧课堂行为管理系统”是和当地安防企业海康威视共同研发的。

据悉,全球超过五分之一的监控摄像头都由海康威视生产。《华尔街日报》曾报导,海康威视从默默无闻的小公司,转变成全球最大监视器制造商,主要是受到中共当局扶植,该公司则帮中共对14亿人民进行监控。

监控无所不在

最近,三个逃犯先后在香港歌手张学友演唱会上落网的新闻,成为网民讨论的话题。张学友4月7日在南昌、5月5日在赣州、5月20日在嘉兴的演唱会上,中共警方通过安检流程中的人脸识别技术,辨认出这几个逃犯,并将他们抓捕。

尽管中共大力宣传监控系统偶尔抓到逃犯的事例。然而中国民众则感觉自己全天候赤裸裸地被人监视,有网民说:“好像住在动物园!”“真是可怕,赤裸裸地被人监视!”“民众在国家面前一丝不挂!”

陆媒3月报导,深圳警方上线了行人闯红灯曝光台网站,无论是骑车还是步行的路人,只要闯了红灯,就被记录下来。该行人的姓名、身份证、现场照片等信息会被部分公开。此外还可通过姓名和身份证信息搜索到当事人。

行业调查公司IHS Markit2016年的数据显示,中共在公共和私人领域,包括机场、火车站和街道,共装有1.76亿个监控摄像头,其中有2000万由中共公安系统掌握。到2020年,摄像头的数量会增加到6.26亿个。

新疆成为高科技社会监控的实验场

新疆乌鲁木齐可能是全世界监控最严密的地方之一。《华尔街日报》去年12月报导,中共对维吾尔人实施全方位监控手段,使该地区成为中共高科技社会监控的实验场。

据报导,乌鲁木齐的火车站以及出入城市的道路,全都配备了身份识别扫描仪的安全检查点;旅馆、购物中心和银行使用面部扫描仪来监控来往的人们。

报导说,人们在当地走动,几乎无法避免中共监控设备毫不松懈的监控。当地居民和游客每天都必须通过警察的检查点,并受到监控摄像头及其它仪器对他们的身份证、面部、眼球,甚至全身的扫描。

美联社去年12月引述新疆和阗的一名警察的话说,他们市就有成千上万台监视系统,从人踏进本市第一步的那一刻,他们就已掌握了。

报导说,除人脸识别外,中共的监控技术还包括车辆、基因甚至声音识别等。

据报,自从中共利用数字监控技术在新疆打造警察国家以来,大规模失踪开始出现,去年,因监控导致被捕和不知下落者成千上万。

大陆科技公司成为中共的耳目

除大数据、天网工程、人脸识别等外,中共正在推进建设一套所谓的“社会信用系统”,计划到2020年投入使用。该系统给每个公民在工作单位、公共场所和个人财务方面的表现进行打分。

据华日的报导,大陆的科技公司还通过手机大量搜集人们日常生活的相关数据。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科技巨擘是主要协助者,他们在网络空间里公开做为中共的耳目。

今年5月1日起,中共先行在机场、火车站启用社会信用系统,限制有严重失信记录的人搭乘火车和飞机。中共之前已在部分地区和企业进行测试。

中共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5月16日称,截至4月底,大陆所有法院累计公布失信被执行人1054.2万,累计限制购买飞机票人数为1114.1万,限制购买高铁动车票为425万人次。

中国问题专家李善鉴表示,让没有信用的权力机构(中共)去主导、掌控这种信用机制,是最好的讽刺。

有网民炮轰,“罪犯是这个社会体制成批生产出来的……所谓加强监管,其实是一种贼喊抓贼的恐怖统治。”“维稳不会使国民变得更加安全,逃避监管和加强监管的游戏只会愈演愈烈,直到这个系统紧绷的弦断裂。”#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5-30 5: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