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王子III:三位一体的女神(3)

作者:柯琳·霍克(美国)

(Fotolia)

      人气: 386
【字号】    
   标签: tags: , ,

接续前文

我本能地抗拒改变,知道身上发生的事,与某件极其糟糕的事情相连,但同时间,我又隐约觉得自己是安全的,有人在照护我,爱我。

“我在这里。”

我听到其中一个声音说,但这会儿声音从我嘴里冒出来。

我的视线缓缓移动,身体从沙发上坐起来。

“仙子也跟我在一起。”

阿我有名字的,你知道吧!我脑中的第二个声音说。

“仙子?”

男人皱起眉头:“阿努比斯显然跟往常一样,又漏掉一些相关的细节了。”

“仙子?阿努比斯?这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奶奶喝问道:“莉莉丫头,你没事吧,甜心?”

“你所说的莉莉丫头就在这里,她跟哈森描述的一样,心已四分五裂,就像暴雨后的河流一样——淤泥横流。我只能希望她能慢慢恢复正常。”

男人揉着自己的下巴。

“是的,也许吧。”他说。

“她有分裂人格的话,怎么能叫正常?”奶奶问道。

“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埃及文物学家正欲开口,有个彷若仙乐的声音却在我们四周响起。

“请容我解释一下。”那声音说。

我转过头,盯住房间中央一个逐渐变大的亮点。我听到奶奶倒抽着气,一名美艳绝伦,发色若金月, 发丝平直滑顺如镜面的女子,从一道发着光的门走了出来。她背后的光芒虽然变淡了,但身上仍自带光芒。

“你……你是谁?”

奶奶问,她看看哈森,但哈森只是敬畏地望着女人。

她跟我一样,是会发亮的仙子!小仙子的声音说。

“人家才不是仙子。”

蒂雅答道:“你看不出她是女神吗?”

女神?太夸张了吧!

我心中暗哼一声, 疯狂的事我又不是没见过,我们纽约早习以为常— 穿着自由女神装在街上跳舞的男生、穿高跟鞋慢跑的女人、长得像起司汉堡的快餐车、穿戴时髦的狗。可是眼下的疯狂又更上层楼,是“我男友是外星人”这种等级的疯狂。

若不是我看到女人神迹般地出现,就算有照片为证,打死我也不会相信有这种事。无论这女的是谁,反正绝不是奶奶农场里的人,她跟出现在体育馆里的巧克力杯子蛋榚——样格格不入。

“她是仙女!”那声音坚持说。

我相信只有我和蒂雅可以听得到:“我可以拿我的树屋打赌。”

“她才不是。”蒂雅呛道。

我决定称她为“外在的声音”。

“她是伊西斯的姊妹。”

“奈芙丝!”

男人说着立即鞠躬行礼:“这真是太荣幸了。”

女神面容慈祥地伸手搭住他的肩膀。

“我才荣幸,哈森。”

大美女转身走向奶奶:“你一定就是我们小莉莉可敬的监护人了。”

“我……”

奶奶咽著口水,浑然忘记手里还拎着枪。

“是的,我就是莉莉的奶奶。”

“很好,你们二位有很多事情要做。”

她朝奶奶和哈森微微一笑。

“莉莉的训练就靠你们了。时间紧迫,即便此刻,塞特已逃离碑塔了,他仍铐着脚镣,但他的爪牙都在等他召唤。莉莉若未能恢复全力,只怕一切将付诸东流。”

“什么将付诸东流?”奶奶问。

“哈森大宰相会告诉你一切,我不能在此地逗留,塞特正在寻找莉莉,虽然莉莉能够掩饰我的行踪,但即使像她那样厉害的毒蛇石,也无法将我藏匿太久,不让我被夫君寻获。”

奈芙丝把一卷羊皮纸塞到哈森手中。

“你对荷柯特的故事熟悉吗?那位少女、母亲、老妪?复仇女神?女妖?”

哈森匆匆点头:“那些虽非我的专项,但我知道您所提的事。”

“很好,你知道莉莉拥有斯芬克司的神力。”

女神没理会奶奶的惊喘,继续说道:
“她会成为薇斯芮特。埃及史中,刻意低调处理薇斯芮特的概念与身份,我们这么做,是为了替她防范塞特。然而,自古以来便有许多关于三女神的故事。我们故意把这些故事打散在历史中,以隐瞒塞特,又能让你找到资料。把这份羊皮纸当成指引,研读所有故事,因为它们会让你了解莉莉的潜能与神力。”

奈芙丝朝我走来,抚住我的脸。

“薇斯芮特至为重要,自开天辟地以来,我便一直等待她的出现。”

她在我额上轻轻一吻,然后转身面对震惊无比地望着我们的另外两人。

“莉莉尚未成为她应该担任的角色,你们必须协助她完成这项任务,治好她的问题,让她与所爱的人重聚,他们将协助莉莉击败那妖孽。

此时此刻,赫里波利斯的战役已经开打,但愿我们能给你们更多时间,可是只怕连我们的力量也办不到了。祝各位好运!”

她说,语气透著淡淡的哀愁。
“祝我们所有人好运。”

说罢女神抬手一挥,一扇光辉四射的门便出现了。她穿门而过,门炸成缤纷的色光,便消失了。女神惊鸿一瞥式的造访,令我们三人半晌说不出话,房中仅闻呼吸之声。

接着波西的哞叫打破了僵局。

“呃,好吧!”奶奶说。

“看来这件事比我原先所想的还复杂。”

奶奶朝着我说:“你叫蒂雅,是吧?”

“是滴!”我答道。

“你保证我们家莉莉很安全?”

“是滴!她一直跟我在一起,现在也在听着,不过她很困惑。”

“我们也都很困惑,亲爱的。你会不会挤牛奶?”

我皱起鼻子。

“我可以藉用莉莉的记忆来做这档事。”

“很好,那么你去那边帮波西把奶挤完。还有你……”

她指著男子:“把那顶脏帽子放到门边的架子上,然后去洗把脸。我要去做松饼了。”

男人点点头:“好的,夫人。”

奶奶把来福枪摆回原处,然后开始吹口哨,绑上围裙,仿佛今天跟农庄的平日没两样。

等我们帮波西挤完奶回来后,男人正与奶奶坐在桌边,两人中间摆了一碗炒蛋和一叠高到我们三人一定吃不完的松饼。

我错了。

我的胃口奇大无比,彷若数周不曾进食。还有,住在我身体里的两位不断发出奇怪的评语,例如“这蛋生吃会更好”,以及“这糖浆好像蜜蜂的汁”。我像猫咪舔碗似地,心满意足地把舌头伸到温鲜奶的杯子里。

平时我根本不敢喝温牛奶,牛奶的动物骚味令我不舒服。可是今天,我竟然一遍遍地舔著,一边舔掉唇上的甜奶,一边还发乎内心地开心一颤。

吃完早饭后,仍控制我身体的蒂雅笨手笨脚地洗了碗。名叫哈森的男人拿出羊皮纸,摊到桌上。

“好,”他说:“咱们是不是该开始了?”◇(节选完)

——节录自《埃及王子III:三位一体的女神》/ 大块文化出版公司

*【作者简介】

柯琳·霍克(Colleen Houck)

以《白虎之咒》、《埃及王子》系列跻身《纽约时报》畅销作家。

《白虎之咒》是柯琳的首部系列作品。第一集《预言中的少女》获得文学赞誉与极佳的电子书销售成绩;这部由她自费出版的电子书,在Kindle的青少年小说畅销排行榜上雄踞榜首达七周,并进入2010年新一代独立图书奖(Next Generation Indie Book Award)青少年小说决选名单。

系列的第二集《寻找风的圣物》更获得家长评选金牌奖(Parents’ Choice Awards)的殊荣。
在书写《白虎之咒》第五集之余,柯琳构思了另一部系列小说《埃及王子》。新系列保有柯琳喜爱的浪漫、冒险、爱情、史诗等元素;还将读者们耳熟能详的埃及古迹、埃及神祇写入小说情节中。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62年,图里第一款传说故事作品“乐天”面世,打破餐瓷单一图案设计,利用简单蓝色线条,搭配紫色、橄榄绿、蓝色涂色,勾勒出一个又一个充满想像的故事,图里认为单一场景图案,实在很难将自己内心想说的故事表达完整,所以只好将这如史诗般的故事模仿远古岩画手法,在不同款式的餐皿上实验地创造出不同场景、不同人物、不同故事,一开始的设计或许有一个原始传说文本支持,但这又不只是一个单纯的传说。
  • 19世纪,犹太人开始发起返回巴勒斯坦定居的“回归运动”,几乎与此同时,西方社会出现了现代考古学,考古学家前往世界各地的古文明所在地进行挖掘。作为基督教发源地的耶路撒冷,成为圣经考古学的重镇,重新获得基督教世界的青睐。
  • 他认定我会跟过去,自顾自地转身穿过塑胶帘子。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被贪求无厌的好奇心打败了,我想不出其它更好的选择.便推开帘子跟上去。光线照满了原本黑暗的房间角落,我发现模特男在一个板条箱里翻找,把不要的物件像垃圾般丢到一旁。
  • 那只极为温暖,没有包着古老木乃伊缠布的手,在我一发出尖叫时便立即松开了。我冲过塑胶帘子,绕过墙壁,抓起我放在袋子里的辣椒喷雾罐。我站那里拿着罐子瞄准,手指按在开关上,我看到帘子底下伸出来的脚丫缩回了漆黑之中。
  • 我快速经过一整个墙面的照片,往楼下主楼层走。经过摆满织画、雕像、雕刻品、剑、十字架与珠宝的中世纪艺术区与回廊大厅,通往博物馆的礼品店,最后我终于来到埃及区了。
  • 我朝照后镜里那对皱眉瞪我的眼睛淡淡一笑,掏出自己的皮包。我虽然搭过无数次的纽约计程车了,却从没习惯计程车司机的态度;每次都会把我惹毛。不过我若不搭小黄,就得坐家里司机开的车了,他一定会到处跟着我,把我的一举一动向爸妈报告,所以总体考量后,我宁可独来独往。
  • 不过,由于他的一位恩师退休住到圣布里厄来,便找了个机会前来探访他。就这样他便决定前来看看这位不曾相识死去的亲人,而且甚至执意先看坟墓,如此一来才能感到轻松自在些,然后再去与那位挚友相聚
  • 一双双腿忧愁地四处摆荡,来回擦撞荷妮;在这纷乱之中,唯有荷妮异常镇静。人们大都步行离家,他们的家当与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车里。 父亲与荷妮抵达广场。他们冲上神父家门前的台阶,父亲摇响门铃,大门几乎应声开启,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后。他招呼两人进客厅,壁炉里的火光打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化作墙板上的移动黑影。
  • 韦纳八岁了,有天他在储藏室后面的废物堆寻宝,找到一大卷看起来像是线轴的东西。这件宝贝包括一个裹着电线的圆筒,圆筒夹在两个木头圆盘之间,上面冒出三条磨出须边的电导线,其中一条的末端悬挂着一个小小的耳机。
  • 安娜的父亲努力让她远离城里正在发生的事,但战争终归是战争,不可能让孩子永远不受世态的打扰。街上有穿制服的人,有叫喊的人,有狗,有恐惧,偶尔还有枪声。一个男人如果喜欢说话,她的女儿终究要听见有人偷偷说出“战争”两个字。“战争”,在每一种语言,都是沉重的字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