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五猫图

草地上的小猫。(fotolia)
人气: 32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6月02日讯】

后院里最近来了一伙

这一年我不曾割过后院的草,长到了过膝一般高,实在难以忍受,便寻来割草机,七嚓咔嚓一顿乱推,好不容易拾头利整,种了些花花草草,横是过一晚上就被五只霸占了,刚“扫平中原”就给我“五胡乱华”。

先是把我妈种的葱啊菠菜什么的,全给刨出来,也不为吃它,就是闲的。种的草籽,前两天被我抓个现行儿,夜里听到院中有动静儿,我从二楼扒著窗沿儿,一点点小心翼翼地头往外探,俩猫正跟那儿倒腾得起劲儿,猫赃俱获,我呵了一声,它俩一抬头,惊恐地瞅着我,黑夜中我只看见两对铜铃闪著黄光,大约对峙了能有10秒钟,刺溜一下,俩嫌疑猫就巅儿了。

它俩隶属于这五猫集团。

先说这只小黄,可惜了这老虎似的斑斓,偏要便宜给了这瘦弱的身板儿上,看上去很嫩,7、8个月大的样子,一脸的好奇心,看见什么,先要瞪圆了双眼,挺了鼻子,毛都炸起来,绕上两圈,再用肉球般的爪子,高高举起后,猛拍两下。此时身子早已做好了逃离状,和我第一次煎荷包蛋时一般模样。对所有的新鲜事,超不过两分钟的专注,便又寻旁的去了。

两只黑猫最是漂亮的紧,刷了浆般通体的锃黑,无一根杂毛,体型矫健,不到两米高的篱笆墙,后腿一蹬就蹿了上去,没有一丝多余动作,我每次瞅见都不禁咂个嘴,“嘿”那么一下。

它俩都有几年的岁数,抛草籽的就是它俩干的,俩猫眼中已是怀疑多过好奇,警觉性极高,听到任何声响,第一反应就是溜,比耗子还机灵,处久了也会凑到我跟前儿套近乎,不过老是提防着你,永远正面对人,低头嚼著食儿,俩眼使劲儿往上挑,就算是让我有幸抚其头,甭管给它俩捋得多舒服,永远有一只眼睛盯着。

最讨人喜的就属这小杂毛了,第一次看见它,那叫一个楚楚可人,身形较小,毛儿歪歪斜斜呲著,一脸无辜样子,好像谁都要去欺负它,讨食物也是最后一个吃剩下的,把人的那点怜香惜玉全勾出来了,所以每次都把最好的特意留给它,吃剩下的鱼、鸡骨头什么的,有猫来抢食,更是护着。

这倒好,三天后,它就已经把著门,号令群猫了,谁敢凑过来,先是虎呵一声,走的晚的,大耳光子直接招呼上去,都没人敢还手,兴是看我罩着它。

一般野猫是不敢进屋的,它却一点不含糊,经常推门就进,上窜下跳,跟自己家一样,搞得我仅剩的一点威仪荡然无存。而且其它猫谁敢进来,就是一顿吼,但对我是绝不敢有一点态度的,总是眯着眼趴在一旁,要不就使劲地蹭腿,蹭得痒。

唯有那只大花猫,我一点也看不懂。很少出现,普普通通,白一块、黄一块、黑一块。见到它时,永远是蹲在后院的杂物间房檐角上,就那么杵著,环视四周,别的猫来抢食,它也不来,也没有犯馋的样子。

看人时,不瞪着也不咪著,因为从不接近我,也不知眼里是否透著一股傲娇。你一过去,它就走掉,也不跑,就那么沿着篱笆墙走掉了。

据说这猫是有人养过的,有家教,懂些礼数,但已无据可考。

老相声段子里,有个“八猫图”,听着是猫,说的是老鼠,损捧哏的。

我还短了三只。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