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耒阳公务员5月份工资未发折射大陆债务危机

有业界人士认为,中共债台高筑,终究要以多印人民币来稀释,让全民买单。(ChinaFotoPress/ChinaFotoPress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110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毅综合报导)湖南耒阳当局今年5月份没有按时发放当地公务员的工资,引发了中共地方当局财政吃紧、地方债也面临违约的现状。

财政收入下滑 延发工资

日前,有民众在网络上透露,应于5月15日发放的工资,直到6月1日耒阳当局仍未发放。而署名lysxcb的网民6月5日表示,耒阳当局在《关于耒阳市5月份在职干部职工工资延迟发放事项的说明》中承认,耒阳市国库库存资金严重不足,在职干部职工的工资发放资金尚有较大缺口。

在说明中,耒阳当局称,自2012年以来,耒阳市主体财源煤炭经济持续萎缩造成本市财政收入年年下降。截至2018年5月31日,市财政收入同比减少14,637万元人民币,下降15.35%。而工资等刚性支出逐年增长,本级财政入不敷出的现象逐年加深。

耒阳市位于湖南省东南部,是全省城区面积最大、城市人口最多的县级城市。耒阳素有“能源之乡”之称,其中煤炭可采储量达5.6亿吨,是大陆百强产煤市(县)之一。

地方债面临巨大压力 存违约风险

在耒阳财政收入减少的同时,耒阳市债务压力却骤增。

该县2018年预算报告显示,2018年,耒阳市地方政府债券还本支出为9213万元,地方政府债券付息支出为6025万元、世行贷款还本付息支出为300万元。这其中不包含耒阳财政可能对本市融资平台或其它国有企业、政府部门违法违规举借的隐性债务要承担的本、息偿付义务,财政部门实际偿债压力要远大于此。

而且,耒阳市还有两只存续期间的城投债,从2018年起,这两只债券除了付息,还要开始偿还一定本金。两只城投债共计19亿元。

据鹏元评级2017年6月发布的跟踪信用评级报告,耒阳国投2017~2019年应偿还的有息债务本金分别为1.66亿元、7.60亿元和5.38亿元,2018年及2019年面临的集中偿付压力较大。

而耒阳国投2017年债券年度报告显示,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已不足以偿还公司债务利息。

就在5月15日此次欠发工资前一个月,4月10日,耒阳两只城投债之一的15耒阳城投债,迎来了其首个还本日。按其募集说明书,4月10日耒阳城投需偿还首期20%的本金1.4亿元,同时还需支付上年的利息5460万元。

大陆财新网的报导表示,目前尚无证据证明15耒阳城投债还本与此次欠发工资之间的联系。但是,经过过去一年的地方债清理,PPP、政府引导基金、融资租赁,甚至专项建设基金,几条线都压在了融资平台上。大陆部分融资平台不仅债务到期还本基本无望,有些平台甚至自身和地方政府的资源都难以付息,2018年城投债或将打破刚兑。对地方政府来讲,苦日子可能刚刚开始。

企业债违约 发债遇寒冬

进入2018年以来,大陆地方债、企业债的严峻形势引发了经济界的极大关注。

据大陆资讯服务商Wind统计显示,截至5月7日,大陆今年已有19只债券出现违约,较上年同期增长19%;涉及债券规模高达143.5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违约主体增至10家。债券违约的企业不乏上市公司及大型企业,令业界担忧。

而2018年是公司债到期的一个高峰期。据《证券时报》统计,2018年公司债偿还量快速增加,存续公司债到期规模为4,233亿,还有9,886亿进入回售期,总偿还量或较2017年翻倍。

业界普遍认为,虽然企业违约各有原因,但主要原因是中共在金融领域去杠杆,造成市场资金紧张,另外,当局严管影子银行,使融资渠道缩小,融资成本上升。令企业雪上加霜的是,债券发行也遇到了困难。企业债发行不利的最大后果是令企业借新还旧的企图落空,债务违约在所难免。#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6-12 9: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