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省自由党省选中一败涂地 到底是什么原因?

6月7日晚, 前省长韦恩黯然辞去自由党党领之位。(加通社)

人气: 5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海英多伦多报道)这次的安省省选,安省人选择了道格.福特品牌的安省“改变”之路,福特带领的保守党以76个席位大获全胜。

进步保守党不但赢得了所有的传统边远选区,而且囊括了多伦多几乎所有的近郊摇摆选区。新民主党巩固了多伦多市中心、工人阶层地区和安省北部地区的地位。绿党终于在贵河(Guelph)首获成功。

自由党则失去了绝大部分多年经营的选区,而且得票数以悬殊比例垫底。从15年来的执政党,溃败成只有7个席位的第三党,还面临着保不住官方正式党的身份。

自由党惨败败原因何在

2014年省选时,自由党有10个选区选票领先26%以上,这次省选丢掉了7个,其中原交通厅长Steven Del Duca的旺市选区(Vaughan-Woodbridge),由4年前的31%领先变成了只拿到18%的选票,这种灾难性的溃败从郊区一直延伸到自由党的票仓多伦多,而新民主党在市中心所有8个选区大获全胜。

自由党的资深厅长们大部分落选,原教育厅长亨特女士(Mitzie Hunter)只领先81张选票,勉强获选(Scarborough-Guildwood)。

“他们似乎不理解安省人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政府”,民调和市场研究机构益普索的全球公共事务CEO、知名政治评论员布瑞克(Darrell Bricker)对大纪元说,也许有人会说是因为自由党执政时间太长了,人们有些厌倦了,“但真实的问题是自由党已经没有了能让人们再次选他们的名声。”

相当致命的是,这次省选公众关注的几个关键问题,自由党都没有把握到民意。

在健保及长期护理议题上,新民主党明显领先。

经济问题,“虽然安省经济发展不错,但安省人不满意自由党的经营、管理方式,人们认为保守党在这个议题上能做的更好”布瑞克说,特别是对选举有决定作用的905区,人们责怪自由党政府让生活变得越来越贵,可负担性问题特别突出。“人们觉得在安省生活的成本变得太高了。”

在税务和电费上自由党受创最重,“人们认为税涨得太高,电费上人们认为自由党管理的一团糟。”导致的结果就是民众用选票来惩罚曾经的执政党。

前省长韦恩的作用

原省长韦恩在这次选举中,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使出几项没有先例的办法。如在最后一次党魁辩论中,以“对不起,但不遗憾”开场,为自己不受选民欢迎而道歉,但对作为省长的作为和自由党政府政策没有遗憾,不会道歉。接着推出这个主题的广告,寄希望于选民的同情。

之后在大选日前一个星期承认自己不会再次当选为省长,希望选民能为自由党具体每个选区的候选人投票。败选后,韦恩在记者会上表示,作为省长和自由党政府,做了所有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并不认为有任何政策失误。

“她当然可以这样说,但安省人清楚的用(用选票)表达了对她的评价。韦恩败得很惨,她也许认为她为安省做了所有正确的事情,但相当大数量的安省人并不这么认为。”

多伦多大学政治学教授怀斯曼(Nelson Wiseman)表示,非常惊讶民众不喜欢韦恩的程度,她做省长的时间只有5年,而且是安省第一位女省长,“也许民众太想改变了吧。”

怀斯曼教授认为从全国来看,韦恩的自由党和联邦自由党主张最为相近,上届省选和联邦选举中,特鲁多为韦恩竞选站台,韦恩为特鲁多竞选奔波,“这次安省选举,特鲁多知道韦恩会输,特鲁多没有和韦恩共同出现过”,但是韦恩的自由党竞选核心人物都是为特鲁多和前自由党总理马丁竞选团队的原班人马。韦恩带领自由党的溃败已经引起联邦自由党警觉,毕竟明年就要联邦大选了。

自由党的将来何去何从

“自由党的情况现在相当艰难,他们向左走的太远了。”布瑞克说,自由党靠着左倾的政策想赢得新民主党的选票,而新民主则进一步向左走。“当你放弃了在政治版图中自由党一向作为根基的中间地带时,再走回来会非常难。”

自由党在执政期间的方向基本和新民主党类似,所以韦恩执政的5年里,一直很难从实质上攻击新民主党。

在竞选期间,韦恩也多次表示,自由党的政策和新民主党没有很大不同,只是具体做法上有差异。

目前的情况下,如果自由党想向右边走走,但保守党已经占据了这个右边的平台。“所以对自由党来说,向前走的话,如何能在政治版图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至关重要,这个位置必须让选民觉得独特而且值得投票。”布瑞克说。

不过任何人认为自由党会从此会从政治版图上消失的想法都在犯“一个巨大的错误”,布瑞克和怀斯曼教授都持此观点,怀斯曼教授称自由党是加拿大最为“坚韧”的一个政党。纵观自由党的历史,有相当大的发展能力和潜力。

但自由党重建时间会很长,随着时间的推移,预计自由党能理顺内外各种事项,目前自由党首先要做的也许是很多“深刻反思”,毕竟一个妇孺皆知的大党成了只有7个席位的小反对党。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