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是什么改变了这些人的生活?

反迫害19周年 法轮功学员国会山庄大炼功

2018年6月20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美国国会前集体炼功。(戴兵/大纪元)
人气: 329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6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华盛顿DC采访报导)6月20日早上9点,美国首都华盛顿DC,一个主题为“解体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大型游行集会即将开始。近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正在美国国会西边草坪上集体炼功。

蓝天白云下,法轮功学员们在草地上打坐炼功,黄色的T恤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柔和舒缓的炼功音乐在空中飘扬。路人被这祥和的一幕所吸引,时而上前询问,时而举起相机,拍下这动人的一幕。

这些法轮功学员来自北美、欧洲、亚洲多个国家,他们拥有不同的肤色,讲述着不同的语言,每个人身后都有不同的故事。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是法轮功学员,他们汇聚在华盛顿,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停止发生在中国的迫害。今天,他们来到美国国会前的草坪上集体炼功,向人们展示这种平和的功法。

2018年6月20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美国国会前集体炼功。(李莎/大纪元)
2018年6月20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美国国会前集体炼功。(李莎/大纪元)
2018年6月20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美国国会前集体炼功。(李莎/大纪元)
2018年6月20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美国国会前集体炼功。(戴兵/大纪元)
2018年6月20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美国国会前集体炼功。(戴兵/大纪元)
2018年6月20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美国国会前集体炼功。。(戴兵/大纪元)
2018年6月20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美国国会前集体炼功。(戴兵/大纪元)
2018年6月20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美国国会前集体炼功。(戴兵/大纪元)
2018年6月20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美国国会前集体炼功。(李莎/大纪元)
2018年6月20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美国国会前集体炼功。(李莎/大纪元)

二十多年的宿疾好了

今年50岁的陈凤玲是广东台山人,她1987年移民到美国。陈凤玲告诉记者,她的身体一直不好。甲状腺肿大,肾脏、膀胱都有囊肿,“我生完小孩,盆骨受伤,腿很冷,膝很冷,颈椎一受到凉风就很痛。夏天也穿很多衣服,每个人看我都说我不正常。”

陈凤玲还患有忧郁症,吃药就水肿,胃口也受影响。家里满桌子好吃的东西,她看见就想吐,吃不下去,每一餐她只能勉强吃两汤匙的白饭,这种情况持续了二十年。

2017年8月,经医生介绍,陈凤玲开始修炼法轮功,一天晚上她炼完功回家,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我很多年没有睡得这么香、这么沉了。”陈凤玲说:“大约10点多,孩子放学回家,叫了我20多声才把我叫醒。”

醒来后她马上起来给孩子做饭,忘记自己还穿着短袖、短裤,孩子一把拽住她说:“妈妈您这是怎么了?我从出生都没有看到您穿过短袖衣服,即使在夏天也没有。”陈凤玲回答说:“妈妈炼法轮功好了。”

当晚,饭菜煮好后,陈凤玲与孩子共进晚餐,陈凤玲不知不觉竟然吃了两碗饭菜。孩子兴奋地说:“妈妈真的好了!”

陈凤玲说:“如果没有张医生告诉我法轮功,我不可能得法。因为以前有人讲到法轮功,都是很反对的。我修炼后家庭气氛变得很平和。以前常跟我先生斗气,现在不会了,以前的心情经常不好,现在也不会了。大法真的好可贵、高尚。我真的很感恩师父。”

电脑工程师:心灵得以净化

Scott Chinn是一位电脑软件工程师,今年48岁,他出生在美国加州,目前在纽约工作。

他对记者表示,他年轻时不信有神,而是相信科学,但是上大学时却被情所困。“我经常被感情所困扰,让我倍感压力,感到非常痛苦。所以我开始寻找答案,为什么我不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Scott发现,科学无法解开他的疑惑,无法解释人生命的意义,他开始阅读一些精神方面的书籍,但这些书有很多互相矛盾、讲不通的地方。

1999年,通过朋友的介绍,他开始阅读法轮功的书籍,“当我看《转法轮》时,我被说服了。书中讲了很多高层次中的理。我开始明白自己内心痛苦的根源,比如男女之间的关系、妒忌心等。”

Scott说,“在得法之前,我非常焦虑,也因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而感到十分大的压力,例如人际关系、家庭矛盾、自己的工作。经常问自己:‘我为什么在人生中会经历这么多情绪的起伏?为什么自己不能知足、幸福?’”

“可现在我的心态完全转变了,在得法后的十九年中,我的生活变得更加快乐。在生活中,在与朋友、家庭成员相处中,我会用在大法中学到的理来处理不同人际关系。我有两个孩子,我也让孩子们学会这些人生道理。在这十九年中,我没有生过病,我感到自己身心都非常健康。我非常感恩师父,让我明了生命的意义。”

Scott曾经为情所困,想了解人来在世间的原因,以及生命的意义。科学、宗教都无法解开他的疑惑。1999年,法轮大法终于解开了他所有的疑惑,从此人生变得光明。(Bowen Xiao/大纪元)

法国和尚:大法让他找到人生真谛

39岁的Visuddha来自法国,从2012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说,修炼法轮大法是非常美好的经历。

Visuddha说,在他成长过程中,他一直感觉人生缺少什么。他曾经学习法律专业,后来又成为一名骑马师,但是这些都不能让他感到满足,所以他一直试图寻找一种提升精神的途径,而且尝试过不同的宗教和修炼。

他说,曾经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并且亲自到缅甸的寺院出家,做了三年的和尚。但即使是这样,他仍然感觉不满足。一个很要好的法国朋友要他回法国,他说“他发现了一个非常棒的东西,要和我分享”。于是Visuddha回到法国,学了一天功,读了一天法,就决定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他说,虽然他读了很多佛教的经文,但是直到他读了《转法轮》,他才好像恍然大悟,真正了解他以前读的佛教经文的意义,而且越修炼越觉得美妙,就“好像一块拼图,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拼在一起,就成为一个大的图像”。

他说,他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法轮大法有多么美好,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激,他形容说:“真善忍就像是从我心底唱出的歌。”他还说,与大法弟子一起相处时,让他非常快乐,因为这里就像是一个亲密无间的大家庭。

2018年6月20日,来自法国Visuddha在华盛顿DC美国国会前参加集体炼功。(周慧心/大纪元)

张医生:从瘫痪边缘走向健康

今年46岁的张桂英是一位西医。由于从小就体弱多病,她从初中开始就练各种气功、武术、瑜珈。可是祸不单行,在练瑜珈时,颈椎不慎受到严重损伤,被诊断为脊髓型颈椎病。

上大学后,颈椎发病的频率增加。张桂英对大纪元记者说:“严重时,不能走路,不能写字,不能吃饭,也不能见光。我躺在床上,当时宿舍里是上下铺,围了一个帘子遮住光线。不能吃饭,只能喝一点水、喝一点很酸的东西,就是维持。”

因为她损伤的位置非常高,被告知没有机会做手术,也没有特别有效的治疗方法。以后可能因为大笑或者疲劳,就造成高位截瘫。

正在张桂英处于绝望的边缘时,她的同学给她介绍了法轮大法。那天她的颈椎病又发作了,躺在床上,四肢无力。她的男友把她背到了炼功点,并站在她身边防止她摔倒。虽然手脚都像棉花一样无力,但她还是坚持炼功。

“当我炼到第三套功法时,就有一股白白的、温温的、像奶酪一样的物质从头顶上灌到脚下。在那一瞬间我什么恶心呀、站不住呀、疼痛呀,什么症状都没有了。真的是非常的轻松,就是那种妙不可言,就是这种感觉。一瞬间,就是一瞬间,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什么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了。”

她说:“从那天以后,我的颈椎病就好了,三天,就三天,医学上解决不了的这个难题就解决了。”毕业后,张桂英做了内科医生,经常值夜班,非常忙碌,有同事因为过劳而晕倒,但是她一直都很健康,颈椎病也没有再犯。#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8-06-20 10: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