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当我身穿旗袍约见美国议员的那一刻

孙常珍口述 岳怡整理

人气: 115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7日讯】为了这次的约见,我特意穿上了旗袍。我,一个70多岁的来自中国的老人,要约见美国参众两院的议员们。

孙常珍在议员办公室门前。(孙常珍提供)

6月中的这一天,天气不算太热,随着人流,通过安检,我站在了宽敞明亮的议员办公大楼的大厅里。

孙常珍步入美国参议院办公楼。(孙常珍提供)

那一刻,我的眼中有些发潮。在美国,每个州只有两个参议员,国会内共有100个参议员。而我,要给他们讲述我的遭遇,让他们听到我的心声。

看完整影片»

点击下载视频

过去的一幕幕

18岁时的孙常珍。(孙常珍提供)

我年轻时上山下乡,嫁给了黑五类的儿子,中年离婚、丧子,四十多岁就一身病,心情抑郁,基本处于等死状态。1997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让我有了重生的感觉。不但身体健康了,最让我开心的是,我放下了许多生命中不能承受的怨恨的心,掀开生活崭新的一页。

1999年4月10月,孙常珍(中)在北京首体参加集体炼功。(孙常珍提供)

“滴水之恩将涌泉相报”,这个道理我是懂得的。1999年中共打压法轮功后,我不肯说违背良心的话。

之后,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家里的电话被监听了。一天晚上,5个便衣警察以查水表交管理费的名义敲开我家楼下的大门,在他们去我家抄家抓人的时候,我神奇地走脱了。从此我开始了10个月的流离失所的生活。

在北京,我和朋友们租房住在一起。2000年6月19日的凌晨2点多,还在睡梦中,我们的房门被撬开,20多个警察用枪指向我们喊著“不要动”。

我和朋友们被抓到拘留所,关在铁笼子里,连厕所也不给上。我认识的一个小伙子被警察用大皮鞋把十个脚趾都踩得黑紫黑紫的,他右腿很久都无法弯曲,走路只能一瘸一拐的横著挪。他是个善良的人,从来也没有打过人,更没有被别人这样打过。他疼得满头大汗,对我说:“阿姨,真是生不如死呀!”

警察把我们身上的钱全部搜走,用手抖著那些票子,得意地对我们说:“这钱不是你们的。”这些钱,大概有一万元人民币。

2001年5月,我被非法判了劳教,送进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被关押的人称这里是“人间地狱”。

被称为人间地狱的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网络图片)

没有尊严的日子

在进入调遣处的当天,所有人被剥光衣服,我们就这样赤条条、一丝不挂,光天化日之下,在露天的大院子里待了一整天,或站或蹲。

调遣处的房子很小,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地方要住十几个人。在这里,吸毒卖淫的人可以睡床上,法轮功学员被迫挤著、睡在地上很小的一块地方。

我们白天被迫出去干苦力活,却不让洗澡。大夏天一个多月下来,身上的衣服都硬了,连内裤都不让洗,每个人身上都臭哄哄的。

每天的早晨,我都欲哭无泪。

按照里面的规定,一个队10几个人总共只有5分钟洗漱和上厕所的时间。吸毒人员抢在前面,像我这样的老人根本没有时间洗漱上厕所,长时间下来,牙齿坏了,好多天不能大解。

一个多月后,我又被转送到了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五大队。第一关就是不准睡觉。不“转化”的人不许进寝室,我被迫站在水房里,一站就是六七天。

经过看守所和调遣处的折磨,我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肉,下颌骨的链接很弱。因为过于困倦,一次打哈欠,下颌骨就脱臼了,整个下巴掉了下来,那个负责转化我的人也不向警察报告。就这样,我在疼痛中度过了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天,他们找来了一个不懂行的医生,给我接了半天,把我的嘴里都抠烂了,也没有把我的下颌骨装上。后来又来了一个大夫,可能他用力气太大,把我的韧带给拉伤了,虽然这次是装上了,可是只要一动下巴还会掉下来。

他们逼我写不再修炼的《保证书》,还让我骂法轮功。我不会骂人,说不会写,劳教所就给了我一份写好的,逼着我签字,那上面的字句不堪入目,真是不堪入目。

我的经历已经令人发指。不过,因为我有女儿在海外,劳教所对我还是有所顾忌的,怕我女儿会追究。对于没有海外关系的人,他们则肆无忌惮。听说,有的人甚至给送到“沙漠里的集中营”里永远消失。

外孙女的话

在来见参议员之前,我已经见过我们州的一个众议员。因为走错方向,我还比预约的时间迟到了20分钟。我当时有些忐忑不安,毕竟和普通人约会迟到20分钟也是很失礼的,何况要见一个忙碌的众议员。没想到,那个众议员居然还在等我们。听了我的遭遇,他的表情变得凝重,他竟然用中文对我说,听到我的故事他感到很抱歉。他用双手握住我的手,表示他一定会关注这个话题。

虽然时间过去这么久,每次和议员们哪怕是简单地讲述我的经历,那种刻骨铭心的痛楚,依然让我控制不住地落泪。想到马上要见到的参议员,我努力镇定着自己的情绪。

……

在见参议员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小插曲。当时我们正在和参议员的助理说话。另一个助理把我的外孙女叫到参议员身边,11岁的外孙女对参议员说,我的外婆在中国因为炼法轮大法被迫害,还有很多法轮大法学员在中国被迫害,“我有一个愿望,请你帮助制止在中国的这场迫害。”

孙常珍的外孙女(右)在和参议员麦克李(Michael Lee,左)对话。(本人提供)

我看到参议员弯下身子,认真地听外孙女说话,连手势都和外孙女的一致。听完外孙女的话,参议员对外孙女说,他刚刚发出了一封支持法轮功的信,他也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法轮功的,因为他的祖先也是受迫害的。(参议员支持信链接

这个场面让我非常感动,我很难想像在中国,一个位居高位的大官能对一个小女孩弯腰说话,并且如此郑重地回答了她的问题。这个画面,让我看到了人性,看到了人的善良,看到了希望……

孙常珍(中)与参议员见面后很开心。(孙常珍提供)

责任编辑:文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