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媒体战?中共暗助美媒报导川金会背后

美国解释性媒体网站Vox发表的一篇有关川金会的文章,近期掀起广泛舆论。批评声音指,文章结尾自爆,Vox的文章是由中共政府支持的前线组织资助,由此,“媒体战”一词再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图为川金会晤。(AFP PHOTO / SAUL LOEB)
人气: 41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美国解释性媒体网站Vox发表的一篇有关川金会的文章,近期掀起广泛关注。批评声音指,文章结尾自爆,Vox的文章是由中共政府支持的前线组织资助,“媒体战”一词因而再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Vox的外交编辑Yochi Dreazen在6月13日发表一篇文章,题为“川金会的大赢家?中国”。文章一出,很快收到众多评论。《华盛顿自由灯塔》及《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政治分析家罗金(Josh Rogin)等表示,Vox的这篇文章最后的注释部分明显暴露,该报导由中共政府支持的前线组织资助。

《华盛顿自由灯塔》在其6月14日的报导中直接摘录了Vox文章中的最后注释的一段话:“这篇报导是由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支持,一家在香港设立的,私人资助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This reporting was supported by the China-United States Exchange Foundation (CUSEF), a privately funded nonprofit organization based in Hong Kong that is dedicated to……)。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政治分析家罗金(Josh Rogin)6月13日在推特上发文,也同样引用“his reporting was supported by the China-United States Exchange Foundation(CUSEF)”这句话,并说,“你们知道CUSEF的主席是由中共影响力运营网络中的一名高官担任,不是吗?”接着罗金附上Vox原文的链接。

但当大纪元记者近日进入罗金给出的Vox的文章时,文章结尾注释部分的一段为“本文是作者在由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资助的一次中国之旅期间写下的……”(The author of this article wrote it while on a trip to China sponsored by the China-United States Exchange Foundation (CUSEF), a privately funded nonprofit organization based in Hong Kong that is dedicated to……)。

分析认为,如果Vox在看到外界评论后更新了原来的版本,那么现在的版本是有意在弱化CUSEF对Vox文章的幕后影响。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现代中国法专家克拉克(Donald Clarke)在推特上说:“Vox,难道你们不知道CUSEF是谁吗?或者是你们不在乎?”

那么CUSEF到底是个什么组织?中共利用Vox等美媒来制造舆论的目的是什么?

CUSEF是个什么组织?

CUSEF在2008年成立,由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创立。该基金会多次被指与中共中央统战部有关联。统战部旨在在海外推进中国共产党的目标。

虽然该基金会否认是中共的一个机构,对外形式是“私人资助的非营利组织”,但《外交政策》称,它与中共军方(PLA)的项目有合作,在华盛顿所雇用的公关公司也和中共大使馆的一样。

报导称,交流与合作不是中美交流基金会的唯一目的。作为一个注册的外国机构,在2016年,该基金会花费近66.8万美元来做游说工作,雇用美国游说公司Podesta Group和其它公司在国会就“中美关系”进行游说。而在2017年,该基金会已经在游说事务上至少花了51万美元。

此外,中美交流基金会还每月向BLJ Worldwide LTD支付2万9,700美元的费用,除了推广基金会的工作外,还运行一个名为“中美焦点”(China US Focus)的亲中共网站。

CUSEF被看成是在美国替中共实施渗透的前哨。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中国研究员前情报分析师马蒂斯(Peter Mattis)指出,无论是通过网站、合作还是献金,中共已经学会将其想要传达的信息渗入到美国学术界和知识分子当中,然后再由这些人去施加影响。“有谁能够比美国人能够更好地影响美国人呢?”

《外交政策》称,CUSEF还大力资助名校,并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等重要学术机构献金。

《华盛顿邮报》称,CUSEF尝试渗透美国的企图十分明显,藉资助著名学府和智库等机构,左右美国的政策和舆论,所资助的学术机构都是政治人才摇篮,毕业生多数会进入美国政府工作,包括中情局和军方。

参议员克鲁兹说:“作为一个伪慈善基金会运营,CUSEF与中共的关系是一个令人极为关注的问题。”

随着国会议员加强应对中共企图在美国媒体上的宣传活动,Vox与CUSEF的关系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审查。

《华盛顿邮报》报导,詹姆斯敦基金会的马蒂斯表示:“共产党的统战活动的目的,用毛泽东的词汇来形容,就是动员党的友人打击党的敌人。”

近年来中共通过各种方式不断对外媒施加影响,并将其作为“舆论战”(美国称“媒体战”)的一部分。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十多年前就公开发文称,包括“舆论战”在内的“三战”是一种特殊的、威力巨大的战争武器。而中共总政治部的任务之一就是是组织“三战”,做好“瓦解敌军工作”。

“舆论战”:威力强大的战争武器

2005年3月中共党媒《人民日报》网路版“人民网”发表了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一室主任樊高月的文章,题为“三大战法加速战争胜利”。

文章指出,开展“法律战”,获取发动战争的法理依据;强化“舆论战”,控制媒体提高民众支持率;实施“心理战”,多手段摧毁敌方抵抗意志。这三种方式统称为“三战”。

樊高月解释,“舆论战”,利用电视、广播等大众传媒,“有计划、有目的地向受众传递经过选择的信息,宣扬己方对特定事件的立场、观点和看法,阻断、瓦解和反击敌方的舆论攻势,从而影响受众的情感和行为,引导社会舆论、影响民意归属,造成有利于己的舆论态势”。

2005年3月中共党媒《人民日报》网路版“人民网”发表文章,强调“三战”的重要性。(文章截图)

樊高月还说,中国(中共)人民解放军颁发的新版《政治工作条例》表示,总政治部战时任务之一是“组织开展”三战,做好“瓦解敌军工作,防范敌人策反破坏”。

樊高月说,针对敌方军人、政府要员及民众的思想和心理,采取“三战”等作战行动,与武力战互相配合,消磨和摧毁敌方抵抗意志,力争以小的代价迅速达成战争目的。

美国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在2014年9月26日发表的一份题为《应对非常规战》的白皮书指出,中共的“三战”理论是“超限战”的一个表现。

白皮书披露说,“近期的中国战争论著,阐明要使用广泛的作战形式反对它的敌人,包括美国”。“媒体战”就是其中之一。此外,这种广泛的“非常规战”还包括“心理战”、“毒品战”和“文化战”等,以破坏对手的道德结构来削弱对手。

美国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在2014年9月26日发表的一份题为《应对非常规战》的白皮书。(白皮书截图)

白皮书指出,中国(中共)人民解放军空军少将、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乔良和前空军大校、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概述了中共对如何通过军事和非军事行动相结合攻击美国的愿景。乔良说:“超限战的首要规则就是没有规则,没有什么被禁止的。”

白皮书还说,乔良的超限战规则实质就是说,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使用任何手段”来赢得战争。这个理论对美国来说构成挑战。这种战争论表明,中共将会使用一系列手段,其中很多都是超出常规战的领域,来赢得战争。

“三战”是抵制美国的力量投射

美国2014年的《白皮书》指出,五角大楼2013年5月的一份有关中国的报告称,“三战”就是被用来抵制美国的力量投射,而美国是被瞄准的4个主要目标群体之一。中共将“三战”作为其更广泛军事战略的一部分。

樊高月在其文中指出,“三战”作为信息攻击的主要手段,将成为一种特殊的、威力巨大的战争武器,将成为与武力战并驾齐驱的一种作战样式,将是武力战之外的另一个重要战场。

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5月7日公布2019年“国防授权法”(NDAA)法案。这份法案指出,与中共的长期战略竞争已成美国的主要优先事项。

一位参与制作国防授权法案的资深共和党助手告诉《华盛顿自由灯塔》,由于中共在美媒上的宣传越来越盛行,美国议员们正面临对抗中共宣传的严峻挑战。

“中共举全政府之力,逐渐扩展到全社会之力,来渗透和影响美国,”消息人士说,“国会正在做我们所能做的。”#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6-28 9: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