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华工斥《劳工法》不彰 废小费抵薪非关键

在中国城餐馆工作的郭秀云表示,由于雇主不支付法定最低工资,导致小费成为她主要的收入来源。 (玉凌格/大纪元)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玉凌格纽约报导)提高最低时薪、对抗贫困,是纽约市时常主打的公平口号,然而对许多华人低收入打工族来说,政府规定的最低时薪标准似乎是一件与他们无关的事情。大家都耳闻过很多华人老板根本不遵守法定最低工资的要求,十几年来,工资没调升过,物价一直涨,市府也未对违规老板彻查,工资被私吞是常有之事。

纽约市餐饮联盟执行主席瑞吉尔指出很多餐旅业主支付很低的工资,不要期待取消小费抵薪后,他们会遵守规定付到法定的工资。
纽约市餐饮联盟执行主席瑞吉尔指出很多餐旅业主支付很低的工资,不要期待取消小费抵薪后,他们会遵守规定付到法定的工资。(玉凌格/大纪元)

为了评估取消最低工资小费抵薪(Minimum Wage Tip Credits)制度的可能性,27日劳工厅举行公听会搜集意见,以资参酌,数百名支持与反对的从业人员到场聆听。

会上,在中国城一家餐馆担任企台工作的郭秀云强力呼吁政府能多加强执行《劳工法》,不要把心思放在废除小费抵薪上。

取消最低工资小费抵薪公听会,有数百名雇主与员工到场聆听与发言,正反双方踊跃发言固盘。
取消最低工资小费抵薪公听会,有数百名雇主与员工到场聆听与发言,正反双方踊跃发言固盘。(玉凌格/大纪元)

郭秀云表示,废除小费制度美其名要替小费工加薪,但事实上这种政策不仅恐减少收入,一些无良业主还会趁机让客人不给小费,然后变相提高餐价或巧立名目把小费赚走。她举证之前虽然有几次提高最低工资,但她们并没有受益,因为老板依法加薪后减少了她们的工作时数,加重工作量,小费也相对变少,真是帮倒忙。

在华埠彩福楼从事企台的曹锦明说,之前在别处做十几年的企台工作,一直拿着一小时美金1块多的超低薪,主要收入都靠小费。虽然自2001年来有几次加薪机会,但他的工资一直没怎么改变。老板没守法付最低工资,虽然以前也聘律师打官司,但也讨不回来十几万美元的工资。

他认为,如果《劳工法》不彰,调升到一千美元也没用。取消小费底薪,老板要多支出工资,如果负担不了额外开销,只有关门一途。或者老板提高餐价,增加收入来支撑营运,但无论哪种方法都是不理想的。另外,他也担心废除小费底薪,老板恐怕不会依法支付最低工资,如此一来,最低工资没保障,又没小费可拿,等于宣判他们被离职的命运。

不过也有支持者表示,淡季时,很多行业的小费会减少,工人收入没保障,有些人连最低工资都赚不到。权益团体“筑路纽约”的成员呼吁,应尽快提高最低工资至每小时15美元,而且可以收小费。经营Cassellula餐厅的业主凯泽(Brian Keyser)也赞同取消小费抵薪,他愿意多掏腰包去支付最低工资给员工,因为涨工资带给他们安全感与愉快感,而且更愿意为他的生意打拼。

对此,劳工厅通讯事务主任奥罗拉(Jill Aurora)表示,由于资料众多,正反意见皆有,须花时间做出适当的建议。◇

责任编辑:文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