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为什么说中共是对美国最严重的威胁

人气: 37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8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川普政府连续出击,对中共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手段强硬、目标明确,让世人为之侧目,除了针对不平等贸易征收关税毫不妥协退让之外,19号,“白宫贸易及制造政策办公室”又公布报告,指出中共对全球的经济侵略已经威胁美国及全球的科技和智慧产权,而且还要调查华为和美国高校在技术领域的合作,同时又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直接点名中共践踏人权。更有政界人士在国会听证会上指中共是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更胜于恐怖组织。看起来中美冲突全面爆发,并非仅仅局限在经济领域。

19日,“白宫贸易及制造政策办公室”公布报告指中共对全球的经济侵略已经威胁美国及全球的科技智慧财产权。横河先生,这个报告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中共到底是用什么手段取得国外的科技和智慧财产呢?

横河:这方面它是比较详细,我们不可能都去谈,简单介绍一下。他讲中共所得到的、获取的大部分的增长主要是通过侵略行为,也就是说没有遵守规范,它的政策和实践没有遵循全球的规范和规则,所以把它统称为叫作“经济侵略”。

在这个报告里面把这种行为分成了六类,前面四类是属于贸易保护措施,后面两类是属于直接的侵略行为。保护是保护自己,它不应该算是侵略,对不对?他为什么把它也称为“侵略行为”呢?

举两个例子,比如他说高关税,还有非关税壁垒,比如上次中共自己承认的汽车,进口汽车24万,但是卖出去的时候卖到90万,这里面实际上关税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绝大部分增值的是增值税、消费税等等加上去的。中共自己说关税即使从25%降到5%的话,对销售价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影响,这个就是保护。

还有对出口企业的补贴,这个补贴看上去它是保护这个企业对不对?但结果因为它鼓励了企业过多生产,造成了产能过剩,过剩的产能就必须倾销到国际市场去消化,所以它的实际效果仍然是一种,看上去是一种侵略行为。

他讲后两类的直接侵略行为,主要指的是获取智慧财产权和关键技术,他列举了很多方法,有我们讨论过的非法盗窃、强制转让。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报告里面提到了它用通过不同方法进行资讯收集,这些方法当中就包括了什么开源收集,就是人家发表的东西,你可以从网上收集,这个就很难说。

另外还有利用美国大学和实验室这些,因为美国的实验室和大学是开放型的,所以它们安插人进去进行非常规的资讯收集;还有利用人才招聘,把一些已经成熟的技术专家,把他招到中国去,像千人计划就是其中之一。

还有一种就是收购,本来收购应该是一种商业行为,收购一个现成的高技术企业,但是中国的企业收购跟世界其他国家不一样,是因为第一,一般都有中共在背后注入资金,有计划的去收购一些企业,政府资金注入那就有问题了;还有它有的就是国企,即使是私企的话,在中国也是全面配合中共的。不像美国,美国的私企,美国政府叫他干什么,他不干就不干,你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个是报告里面的主要内容,就是用这种手段来获取国外的科技和智慧财产权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中国人关心的中兴事件也是余音不断,川普总统虽然想放中兴一马,但是美国国会又通过修正案去拒绝给中兴死里逃生的机会,同时国会又要求教育部门调查华为公司和美国50多所高校在技术领域的合作,这些举措是不是都跟这个报告相关?您刚才也提到了这个报告里面有一部分跟学校还有美国的实验室相关的内容。

横河:我想这个报告其实只是一个总结,在这之前从301调查起动,其实就已经开始了,比如说中兴,中兴它是一个插曲,但是我们从中兴这个插曲可以看到美国对中共政策的全面转向。

惩罚中兴是在上一届政府就开始了,所以它跟这个贸易制裁没有关系,因为上任政府根本没有打算进行贸易制裁。但是中兴后来欺骗美国政府导致启动这个禁令,川普总统后来又同意放生,现在参众两院又去讨论要通过修正案禁止放生。这个过程一折腾以后,它就超出了仅仅是一开始的时候对伊朗和朝鲜违反禁令和欺骗美国政府,等于把中兴这件事情放到了国会的显微镜下,仔仔细细的检查。这个检查肯定超出原来惩罚的范围了,就发现中兴还存在着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问题,高技术方面。这是一个例子。

另外一个讲到关于美国高校和中国企业合作,其实上周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件事情就是,19日的时候有26位跨党派的参众两院议员写信给教育部,要求调查华为和高校的合作,这仅仅是华为。到了星期四21日的时候,美国国会的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举行了另外一个听证会,这个听证会是国防部来作证,在作证的过程当中就表示,五角大楼正在调查中国公司和美国大学的各种合作专案,就不仅仅是华为了。

这一来就是把中共现有的高技术公司,比如说这次牵涉到的中兴和华为就是跟通讯设备有关的最大的两家中国公司,就把技术公司再次拿出来审查。华为以前已经被关注听证多次了,现在再拿出来的时候,它正好碰上了美国政策的转变,以前是美国政策没有转变,现在风向变了,所以这个关注就更重要。

现在(美国)两党和朝野无论意见在其它方面怎么对立,怎么针锋相对,在对中共的问题上面几乎是一致的,是唯一的例外,应该说国会修正案当中拒绝放生中兴,要求调查华为和美国高校合作,和贸易制造办公室的报告,都是这种转变的表现形式,你很难说是哪一个反映了哪一个,它其实是同一件事情,很多内容是互相有交集的,比如说对华为的调查,重点还是这种合作专案,就是在美国被盗窃智慧财产权和美国安全这方面的,还有在不公平的贸易情况下,如何失去美国的科技优势,这部分正好又是报告的内容,所以它是互相交集,反映的是同一件事情。

主持人:那么我们看到除了经济和科技领域之外,中美在其它领域的冲突也被摆在了台面上。本星期,美国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宣布的时候直接点名中共严重践踏人权。那么目前人权理事会的实际情况如何呢?

横河:讲到中美冲突,现在表现形式是全方位的,我们看在面上的有经济、科技、军事,但是不在面上的很多是发生在国际组织当中的,你像国际刑警组织,还有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从表面上这是美国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联合国的冲突,但是在人权理事会这个问题上,其实根子还是跟中共的冲突,所以他在点名的时候,第一个点名就是中共。

这个人权理事会取代原来的人权委员会建立,人权委员会就是被长期批评,说侵犯人权的国家控制了人权委员会,所以后来才要用人权理事会来取代他。但实际上取代以后,它整个机制没有办法解决原来人权委员会的缺点,因为它仍然是用一种多数表决的选举和决议机制,就是大家举手表决,人多的就占优势。

这种机制中共运用的最得心应手了,前苏联没有这么厉害,记得前苏联在联合国安理会,他使用否决权最多,为什么呢?因为他拿不到多数票表决支持,所以他就要用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

中共利用所谓第三世界国家,它是最有经验的。你比如1955年万隆会议,人家本来是不结盟运动,不结盟就是你不跟任何国家签订互相帮助军事联盟条约,中共其实是结盟的,它跟苏联也结盟,它跟后来其它社会主义国家也结盟,到现在还跟朝鲜结盟,它也去插一脚,居然跑到那里去,还提什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就是它很巧妙的会利用这种,第三世界的国家比较多的有一个运动,它就会去加进去,虽然它根本就没有资格,加进去以后,它会去巧妙的改变这个,操纵这个运动,改变它的方向为它所用,后来就是第三世界它也想去当领袖。这样的话,在联合国它就会动员很多国家,特别是类似的侵犯人权的国家来为它服务,大家也有它这个领袖也跟着跑,造成了联合国很多机制就被中共操控了。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机制为什么会现在堕落到这种程度呢?就中共它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它自己严重侵犯人权,它就会抵制和破坏、扭曲联合国的人权机制。你比如说普遍定期审议机制,一审到中共,它就拒绝接受,然后就批评,然后就拒绝改变,就抵赖,这样它一做榜样的话,其他国家就跟着学。因为真正人权好的国家,很好的国家,只是少数,绝大部分国家都有问题,既然中共带头了,别的国家也就去帮忙去了。就是说所有侵犯人权的国家,它实际上都在抱团,这个抱团是以中共为中心的。

这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他就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许多成员,他就列了一大串侵犯人权的国家,第一个就是中共,然后才是古巴、委内瑞拉这些国家,就是这些国家基本上是投票的时候总是跟着中共跑的。所以归根结柢的话,在人权理事会这个问题上,实际上是一个价值体系的冲突,美国代表的是就是真正的人权,而中共代表的是侵犯人权,但是它却要批评别人侵犯人权,把这个人权的定义扭过来,改变了联合国的机制。

主持人:有人说美国退出来这个人权理事会,是放弃对人权的支持,而且就把这整个机制就让给中共了,就是反而是对中共是最有利的,您怎么看呢?

横河:是有很多人权组织批评美国退出来。但是问题是这样的,美国不退出来能干什么?每次投票都是对真正维护人权是不利的,就是说它的整个机制错了。你比如说它这个人权理事会的席位的分配就非常不合理,现在现有一共是47个国家,非洲有13个、亚洲有13个,大家知道非洲和亚洲大部分国家人权上问题都是很大的,而人权表现最好的国家西欧和美洲只有8个,你想想看,这个就差距太大了,所以美国留在里面,我觉得也是无能为力的。

既然在里面无作为,那就不如退出来,退出来以后至少你还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就是说不和这种机构去同流合污。你像作为我是美国的纳税人,我就坚决支持美国退出这个机制。

中共本来它就主导了联合国的人权机制,所以它不存在说有利没有利的问题,因为这个机制本来就对它有利,对多数有利,而多数国家都有人权问题。美国作为宣导人权的国家,他退出来以后,这个机制它本身的份量就减轻了很多,就是说不管你们自己在这里怎么闹,大家都知道那个机构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中共它如果愿意出钱自己去表演的话,那就让它去表演去,我觉得是就这样。

而且我认为所有人权纪录好的国家都应该退出这个机制,就让一帮人权恶劣者在那里自我表演就行了,因为你加进去没有用呀!那么怎么办呢?我觉得美国应该建立一个合理的人权机制,它是独立的,就是他自己建立,就是我只管我的事情,如果你这个国家在人权方面侵犯了的话,那我应该有个措施来对付,或者跟其他真正有意改善世界人权的国家共同建立这个机制。就是国际上你原来有一套,我就不听你的,就建另外一套,让国际上有两套人权机制,两个系统,互相竞争,看谁的好,我觉得这也是个解决办法。

主持人:好,那么美国的国务卿蓬佩奥他公开的说,中共领导人最近一直在说开放和全球化,他说这是一个笑话,那他为什么不相信中共有可能改变做法?

横河:这个很简单嘛,就是中共许诺了太多,历史经验证明它的许诺没有一个是实现了的,远的我们就不说了,从中共建政它就是一直谎言。但是对国际社会来说的话,人们认识到这一点的话,是从中共改革开放开始的。

改革开放到现在,尤其是加入世贸组织以后到现在17年了,它什么诺言都没有兑现,除了一个诺言是兑现了的,就是双休日,一周休息两天,从这一点其实也可以看到,如果它哪个诺言兑现了,有利的是中国的民众。所以现在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中共以前说的都不算数,现在说的就算数,没有理由相信。

讲到这个全球化,中共领导人说全球化,他为什么要全球化?就是全球化对中共是一个最有利的,就是说它是一个破坏规则者。就是说全球化应该是大家平等,不应该说由少数国家去破坏规则占别人便宜,中共就是这么干的!那你占了大家的便宜,现在被占便宜的人说不干了,它就说不行,你继续让我占便宜,只有让我占便宜,不合规矩的人占便宜,这才叫维护规则,你说这不是个笑话吗?当然是个笑话,这逻辑上就是个笑话。

主持人:那么美国的国家民主基金会总裁在最近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说,中共是美国面临的最严重威胁,比恐怖主义要严重得多,他这个话指的是什么呢?

横河:他讲了中共内政和外交两个方面,就是说内政的话,他谈到的就是言论的封锁,比如说有很多是禁止讨论的课题,像天安门六四镇压,还有文革,还有大跃进,就这些议题是不能让大家讨论的;另外就是这几年抓捕政治异见人士,当然抓捕政治异见人士是一贯的了,包括现在就是709以后抓了人权律师,打压宗教信仰,基督教啊,另外还有就是维吾尔和藏族,去消灭人家的宗教,这是对内。对外的话,就是向全世界去投射它的经济和军事力量。

为什么说它比恐怖主义要严重呢?其实恐怖主义我们知道它可以炸掉双子塔,但是它不能够改变美国的生活方式。大家知道恐怖主义其实对美国的政治、经济,国内的任何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影响,除了就是说坐飞机稍微检查严格一点,美国大部分的行政机构其实还是属于开放型的,影响不大。

而中共其实它对美国的价值观,对国际的贸易秩序,对美国的经济、文化、学术、科技,实际上形成的是全面的威胁。这种渗透和威胁是前苏联在冷战高峰的时候都从来没有达到过的,而且也是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没有达到过的。这就是为什么这个要比恐怖主义严重得多,其实比冷战的时候的前苏联的威胁也要大得多。

主持人:那么另外一些政界人士就说中共它其实不仅仅是对美国发起这种攻击,它是从政治、经济、文化,向一系列民主国家都发起攻击,那您能不能详细介绍一下中共是怎么样挑战民主国家的?

横河: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他在上周四,就是14号的一个听证会上说的,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出美国现在对这个事情有多重视,就是说我们刚才讨论的这么多听证会都是在这一两周之内发生的。不管是报告也好,听证会也好,就是说越来越密集的认识到了中共的挑战。他主要说的是中共全方位的进攻,对民主政体的威胁,这是另外一个角度,就是说这是一种制度性的挑战。

这个其实我们讨论很多了,在经济上呢,它主要是破坏以自由贸易为主的国际经济秩序,当然这个例子我们以前举过很多。在政治上呢,我认为,就是说它主要是输出所谓的“中国模式”,什么是“中国模式”呢?其实就是极权镇压,在牺牲人权和资源的情况下发展经济来维护它的统治,但这个经济发展的好处人民却得不到。

另外就是对资讯进行严厉的封锁,这个封锁也包括了网路封锁,网路封锁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个严重到什么程度呢?就全世界的极权政权都在学习中共的经验。你像中兴,大家知道是违规向伊朗和朝鲜出口禁运的美国晶片,就是美国晶片制造的产品,可是有些人就不知道它输出什么?输出给伊朗的就是防火墙的系统。就中国人开玩笑说它输出的就是墙!

那不仅是向伊朗输出的,向很多极权国家输出,它用各种方式包括统战的方式和输出腐败的方式来影响民主政治,这个是非常严重的,甚至包括操纵选举。这些最近在澳大利亚和纽西兰等地被揭露出来的最多,但是它不表示只限制于在澳洲和纽西兰。

这方面的很多啦,甚至还有就是打击被中共认为的异己分子,或者是宗教信仰。它在世界范围内打击,就是把这个迫害延伸到世界各地,包括以美国为主的民主国家。就是说这实际上是把它的侵犯人权的方式延伸到了其他国家,也就是说本来不是它的主权范围,就是说侵犯了别的国家的主权来压制它认为的敌人。这种对别的国家的主权是一种侵犯。

在文化上呢,我觉得还有输出中共的所谓“党文化”,它的形式呢其实也是多种多样的,就包括现在全世界有几百所孔子学院,甚至有上千所的孔子学堂,就是比孔子学院还多,孔子学院是和大学合作做的,孔子学堂是跟社区、教育机构连起来做的,那个就数量更多,但是就比较少的被人们知道。

你像加拿大那次发生的抗议行动,那部《假孔子之名》纪录片,其实开始的时候就是加拿大的一个学区,那个不是大学,要接受中共的这个孔子学堂。记得几年前还有那个《红色娘子军》,那不是中共造反的那个革命的舞剧,芭蕾舞剧吗?还到美国首都华盛顿去演出,这种就是输出中共的党文化。这个情况其实已经非常严重了,每年到过年过节的时候都有一些亲共社团会组织演出中共的党文化,在全世界闹得乌烟瘴气。

还有就是培植所谓刚才我讲的亲共的社区,就是培植这种所谓的亲共华人社区领袖,来操纵和利用华人社会。那这个其实很早就开始了,但是大爆发呢,应该是在十年前的奥运会就发生。我们知道奥运的时候,中共不是组织了什么保护奥运火炬吗?就到处是红海洋。甚至那次大爆发,十年前的大爆发都没有引起这么多重视,只是说最近几年越来越引起这个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而已,其实这个事情已经很长时间,而且非常严重了。

就这方面,各方面我们这些年已经讲过很多了,现在为什么把它总结一下呢?主要是现在至少在美国,他的政界已经全面的警惕起来了,关注这方面的事情,而其他的国家也开始认识到了。这个主要是国际社会现在开始越来越清醒的认识到这个问题。

主持人:那么您能不能花2分钟时间来大概介绍一下美国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对抗,除了这种听证会之外,除了意识形态上的警惕之外,他还会有什么具体的措施吗?

横河:它具体措施,你像在经济方面的话,现在川普总统和美国政府所做的就是要全面纠正贸易不公平的现象,实际上就是中共各种壁垒,要打破这个壁垒,就打破这个墙。

那他的具体手段呢,比如说现在正在进行的就是关税,这个关税,就是贸易不公平关税,主要是这个钢铝税,还有就是限制中国的企业购买美国公司,这个最近公布了很多。

在科技和智慧财产权方面的话呢,要禁止强制性的转移智慧财产权,限制中共在高技术领域的投资。另外就是针对高技术领域、智慧财产权的关税,你像这个五百亿美元的这个25%的关税,它实际上不是针对贸易不公平现象,而是针对高技术领域这个智慧财产权的侵犯。

还有一个就是要注意的,就美国现在正在建立全球的联盟。有人说中共它可以联合欧盟来对付美国,其实这是不可能的。就美国和欧盟之间呢,会有利益上的不和,甚至冲突,但那是可以解决的。你像川普总统提出来就是说,发达国家之间可以零关税,那零关税很可能就可以被大家接受了,为什么呢?因为它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

但是在中共这个问题上呢,因为中共的意识形态和它的做法呢,实际上欧盟、美国和日本是一致的,他们同样是不公平贸易的受害者,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而且意识形态方面呢,它们是一致的。所以呢,美国很可能会建立这么样一个全球联盟,像零关税这个提案就是一个建立全球联盟对付中共的一个很好的办法。

在意识形态方面呢,其实美国讲法律,他讲言论自由,所以他不可能限制言论,但是国会在推这个立法,就是要求把孔子学院等很多中共的这个长臂,伸到美国的长臂的机构注册成外国政府代理,就你有言论自由,但是你要说明你是替外国政府在宣传。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8-06-28 3: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