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中国留学生精神健康风险高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郑煦婷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澳洲联邦政府近期对学生满意度的调查发现,大学本科留学生澳洲大学的满意度为75%,而本土学生的满意度为79%。很多国际学生报告说面临多种压力和社交困难。

据《时代报》报导,来海外学习的学生通常会经历在异国的孤独、经济压力、适应新文化和新的教育系统等问题,这使他们的精神健康更易受到冲击。

对来自新加坡的丹尼尔(Daniel Kang)来说,到澳洲国立大学(ANU)读书的经历充满了挑战,但也给了他发展的空间。

他说,作为一个“外来者”,有时是很孤独和苦闷的。“当我身处一个全新且充满压力的环境中时,我的口音变得奇怪扭曲,别人难以理解。虽然我一辈子都在讲英文,但我的发音和口音与这里的很不一样。我有时尽可能少说话,以免丢脸。”

丹尼尔说:“有时很难在不成为一种情感负担的情况下,找到能让我一直真正信任和依靠的人,在这里建立和维持一个获取支持的人际网络并不容易。”

三月份,堪培拉一所大学的一位留学生自杀了。据悉,这是约一年内该大学第二次出现国际学生自杀事件。目前尚不清楚导致这些悲剧的原因是什么。

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澳洲的留学生人数已超过53万人,其中约三分之一为中国学生。

心理疾病在18至24岁的澳洲人中最为普遍。而悉尼科技大学2015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称,中国留学生的焦虑和压力水平比澳洲本地学生高出很多。

莫纳什大学社会学家福布斯-缪特(Helen Forbes-Mewett)广泛研究了国际学生在澳洲的经历。她说:“在进行如此大的一种尝试时,总会有风险的。当把精神健康考虑进来时,这些风险会进一步升级。”

福布斯-缪特的一项研究发现,一些家长把精神健康不佳的孩子送到海外,指望国外的健康医疗系统会优于国内。“这些家长可能想,孩子在离家时会好起来,他们会成功,回来时一切都变好了。但实际上离家会使问题恶化。”

福布斯-缪特说:“此外,这些学生通常面临取得成功的巨大压力。如果他们一直试图长时间忍耐,不寻求现成的帮助,通常当考试来临,或学位即将读完时,他们会突然崩溃。”

《堪培拉时报》的一项采访调查发现,很多国际学生不愿意寻求帮助。

由于获得学生签证有健康方面的要求,一些学生错误地担心,如果他们的精神健康恶化会面临遣返;另一些学生不清楚其私人健康保险的覆盖范围,或担心个人信息会被反馈到学校或家长那里;此外,留学生来自的文化可能将精神疾病视为可耻,甚至不将其视为疾病,这使得他们寻求帮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悉尼科技大学的研究称,在中国,精神疾病(如头痛、失眠或胃肠疾病)可能被视为生理性的,而非心理性的。

来自印度、在澳洲国立大学处理国际学生事务的查克拉瓦西(Harish Chakravarthy)说,他的一些同胞们不清楚如何应对思想情绪、孤独感、学习压力和寻找住所的问题。“我认为精神疾病很常见,但没有人愿意敞开心扉。”“对国际学生来说,来到一个不同的国家,寻求帮助并倾诉自己的所感很困难,因为存在文化上的差异。”

近日,联邦教育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对媒体表示,教育部和国际学生教育理事会(Council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将“会支持多项举措,着重改善(学生)心理健康和相关的数据收集。”

澳洲大学联合会(Universities Australia)副会长杰克森(Catriona Jackson)鼓励所有的学生在需要时寻求精神健康帮助。

欲获得免费且保密的支持服务,请致电Lifeline(131 114),或访问beyondblue.org.au。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