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破柙记 (108)

作者:柳岸

老虎。(雅惠翻摄/大纪元)

      人气: 1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欤? ……”《论语.季氏》

六十三  尾声

从沂蒙山区南下的一条高速公路旁,苏、鲁交界处一个叫做沂门的小镇,有一家机动车修配站,开业已经一年多了。看来生意还不错,门口停著二辆摩托、一台拖拉机。

修理棚内,李麟钻在一辆小货车下修理车底盘,张文陆正在吃力地拆下那被撞坏的排气管。写字台的一端邓月蕙在翻动着账本,时不时地发一两句牢骚:“这进口泵油气又涨价了……”。

魏云英在写字台的另一端,伏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浏览新闻。忽然她大声念道:“延宕近二年的‘招生事件’落幕,扶平市府公布处理决定。”

引起了其余三人的注意,李麟从车底发问“怎么说?”

“……一 ,解散市“人力中心”,原招工办事处。招工事宜由(中日合办)高能公司自行解决。二,退还群众原交的报名费。……”

“提没提到查办敛财肥私的主使人?”李麟再问。

“没有,也不可能有!”云英说。

“审查近两年才有这样的决定,就算是稍有公道也迟到了,何况还是官官相护。”李麟评道。

“现在才退还人家的报名费?”文陆不平地说:“这两年物价涨了多少?过去一百二十元能买十斤猪肉,现在顶多能买七,八斤,老百姓这损失找谁去补?”。

“一件好事,经政府一插手就变成了糟事。”李麟叹道。

“官僚们肥水不流外人田,一事当前先替自己的荷包打算,能办成什么好事!”文陆说。

魏云英继续念道:“……涞源山区红枣丰收——史大叔的‘游击队’又添人了!”

与史传猷有约定,红枣代表“太行山游击队”。丰收自然是添丁增人的意思。

“老当益壮!”李麟既是夸赞史传猷本人也是赞美“太行山游击队”,因为它自有此称号以来也有三十多年了。

“……鹭鸶牌瘦身粉扩大征求代售网、点。……萧义雄又在兜售他的瘦身粉,大概又要传来什么消息。”

“但愿是好消息”月蕙想像地。

“……黄永祥第一部小说刚发表又要写第二部……书名很怪,叫……《无光之火》。……”

“他倒不肯闲着。”文陆笑说。

云英离开电脑评论道:“还是‘纪实小说’,不伦不类!”

“怎么?”月蕙不解。

“‘纪实’就该是真人真事,不能掺假,而小说则可以杜撰、虚构,二者混再一起岂不自相矛盾?”

“挑剔这个干嘛!只要有人看就好。”李麟说。

“没这么简单。”云英驳斥:“他受马来西亚和中国政府的双重限制,不得谈论政治。既受约制又不甘寂寞,所以写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来浇自己心头块垒。”

“聪明!”文陆夸道。

“是个好办法,”李麟也夸:“小说不是政治,可以有真有假。像《红楼梦》‘假做真时真亦假’,反过来说,真作假时假亦真!”

“真假难分!”文陆说。

大家都笑了。

孩子的哭声传来,云英急忙奔向睡房抱出孩子,一边哄著一边解怀喂奶: “噢……噢……我的小宝宝……”

她轻拍著儿子。眼睛却不离电脑:“……省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原汴洲市委书记戈承志被双规……”

“罪有应得!”李麟狠狠地说。

忽然云英嗅着鼻子喊道:“怎么这么臭!麟子,快!你儿子拉(屎)了!”

云英托著,李麟给孩子换尿布,洗屁股。

 

天又黑了。

魏云英抱着儿子,嘴里哼著儿歌:

“……面一碗,泥一坨,

搀在一起加水和。

捏一个你,捏一个我……”

六 十 四   跋

蚯蚓在地表下蠕动,人们看不到它的身形,只能看到它留下的一道道痕迹。

有人说:蚯蚓埋头苦干翻松了板结的泥土,有利于农作物成长,是益虫。

有人说:蚯蚓啮食农作物的根,是害虫。

也有人说:蚯蚓虽然啮食了农作物的根同时也吃掉了根部的毒菌,利大于害。

但是人们还是耽心。他们说:蚯蚓在啮食毒菌的同时自己体内岂不也沾染了毒?因此仍应在害虫之列。

终于有人抱打不平了,他们说:蚯蚓牺牲了自己成全了人类却身负骂名,这公平吗?

该怎样对待?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史传猷低垂着眼神,仿佛已厌倦了世界上的一切。只在偶尔的伸腰哈欠中才睁眼看看周围。突然,他注目于三簧锁钥匙,抬头看看司机。
  • 只有一个人对这个故事灌注了全部听力,这就是史传猷。这是个真人真事,那宁死不屈的孩子是他的哥哥,一年前死在邑县监狱的史传新。
  • 上士跑向过来,不由分说一把拉开车门,枪口指著司机胸口喝道:“你想找死﹖”
  • 但是,城市又岂是天上可以掉馅饼的地方?
  • 魏云英忽然意识到:如果把他话中的“他们”换成“你们”,那就很可能是指作为听众的自己二人了。
  • 一口米汤把他的嘴堵住:“不要毛燥,不要着急,不要胡思乱想,我是你的……我是不会离开你的!”她像妈妈在哄孩子。
  • “您得听我劝一句!”他琢磨著词句:“不要把我想的太好,也不要把你我之间的帮助看得太重,我已经是被这个社会抛弃的人了,不值得您如此同情。您的路还长的很,要忍下去、活下去!能看到你在人世间不屈服地挣扎,我就是死了不也是个安慰?”
  • “她逃出来了!”四川口音的年青“乡巴佬”对高个妇女说,这是邓月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