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个都不能少 吴仁华以小人物还原六四

吴仁华曾目睹了1989年六四事件时的屠杀过程。(中央社)
人气: 19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05日讯】吴仁华六四事件亲历者,过去29年来,他一直惦记着在这场屠杀中被遗忘的工人、市民以及暴行的执行者,并一一建立名录,期盼转型正义到来时,该平反的平反,该担责的担责。

今年是六四事件29周年,许多人谈及六四,第一印象多是参加的学生。不同于学生身份,吴仁华当时是中国政法大学的青年教师,从6月3日下午3时直到6月4日清晨5时30分被赶出广场,他目睹了整个屠杀过程。

吴仁华在2007年完成的第一本著作《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中提到,“实际上,在1989年民主运动中,最具有道德勇气,牺牲最惨重的不是学生,更不是知识界人士,而是北京市的工人弟兄和市民。”

寻找这些容易被外界遗忘的小人物,成了吴仁华过去29年来最重要的事。他现在手中握有的名单共有3类,包括六四事件的死难者、受伤者以及遭判刑、惩处的受害者。

小人物还原六四事件的全貌,对吴仁华来说,就是进一步下探历史的细节的方法,因为这些小人物出现在他的名录中,在理想的状态下,不会只是一个名字,还有工作单位、受害具体经过以及最终的下落。

温杰是吴仁华在推特(Twitter)上公开的其中一名死难者,除了照片外,还有以下的叙述:

“六四受难者名录温杰:64年1月7日出生。北京人。八九民运参与者,六四后被捕,在秦城监狱罹患大肠癌,因不屈服而迟迟不让保外就医,91年12月20日病逝于北京人民医院,年仅26岁。英俊聪颖,81年保送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先后获学士硕士学位,88年毕业,任教北京服装学院。”

吴仁华说:“历史之所以真实,就在于细节,没细节就不真实,死难者与受害者就只是个数字。”

吴仁华顺利破解了参与六四屠杀的19个共军部队番号,令许多人误以为他握有中共军方机密资料。但这些“成果”与名录却是他透过搜寻引擎键入各种关键字一步步“土法炼钢”而得。

正因网路是吴仁华揭露真相的重要工具,近年随着中共加强言论管控,敢站出来说话的人越来越少,出现在中国网路上的“口述历史与证言”也少了,加深了吴仁华建立名录的难度。

吴仁华观察,2017年一整年,中国共出现了两起纪念六四的行动,包括南京市民史庭福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前公开悼念六四,以及湖南株州有10名民众以人体艺术的方式纪念六四,并放到网路上。

而在今年,中国只出现一起纪念六四的事件,参与者则是去年湖南株州10名民众的其中3名。

在挖掘真相的过程中,吴仁华也发现,六四的屠杀,是中共有计划、有预谋的一场武力镇压,因为进入广场执行命令的19个部队分别来自4个不同军区,这样的调度,很可能就是让军队互相制衡、防止横向串联。

然而,在中共当局的记录中,六四却被反控为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动乱。

尽管满心期待有一天这些六四罹难者、受害者可以洗清冤屈,但吴仁华却不认为中共会主动平反六四。

他表示,天安门母亲呼吁六四平反20多年了,在漫长的等待过程,已有51名连署呼吁的家属去世,但中共却连“悄悄的抚恤”都做不到。

吴仁华说,中共在六四以后已经堵死了中国政治和平转型的路径,屠杀过后它们从负面总结这件事情,得出“社会不稳定因素必须消灭在萌芽状态,稳定压倒一切”的结论,而非正面地反思、消除社会矛盾。

经历过10多年反复在搜寻引擎上键入“六四、死亡、抢救、负伤、中枪、遗体、坦克、送医、戒严部队”等关键字后,因过度的心理与精神压力,吴仁华自2014年起就没有再写过一篇关于六四的文章。

两个多月前,他到台湾继续寻找六四的相关纸本文献,终于在6月4日前几天突破心理障碍,完成了一篇关于六四事件的1500字邀稿。

当年进到北京“平暴”的19支部队、约25万名军人,至今也被他找到了3000多名,名单都放在“吴仁华六四文集”网页上;至于受害者的名录也已有700多人,包括姓名以及受害经过与遭受到的判刑、惩罚。

吴仁华表示,当年那些市民与工人,很多人被判了10年以上的重刑,他们知识水准不高,与社会隔离后,要再找工作很难,且出狱年纪大了,婚嫁对象的社经地位也都不是很好,这些人仍活在艰苦的环境中。

当年另一名亲历六四事件的北京警察孙立勇,因抗议屠杀,转而创办地下刊物,最终遭到中共判刑7年,服完刑后出逃到澳洲。吴仁华现在与孙立勇正透过管道帮助这些小人物及其子女。

“很多人收到资助后就痛哭,20多年来没有人关心过他们。”对吴仁华来说,这些六四事件小人物的故事还在继续,伤痕还未抚平,正如他在受访时一再重复强调:“六四不是历史,而是现实。”#

责任编辑:李金本

(转自中央社)

评论
2018-06-06 1: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