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隐形衣”看深藏美校园的“学术间谍”

“这些原本会在间谍小说里读到的情节,现在就活生生地出现在(美国的)日常生活里。”美参议院重量级议员科宁(John Cornyn)6月6日在国会的一个听证会上这样评论中共在美的学术间谍。图为杜克大学。(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人气: 785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6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这些原本会在间谍小说里读到的情节,现在就活生生地出现在(美国的)日常生活里。”美参议院重量级议员科宁(John Cornyn)6月6日在国会的一个听证会上这样评论中共在美的学术间谍

随着川普(特朗普)政府采取措施,反制中共的盗窃知识产权行为,“学术间谍”近期不仅备受美国国会的关注,而且一些中文网站也频有评论文章出现。有文章表示,为什么美国政府会指责中共盗窃知识产权?为什么美国政府要限制攻读某些科技工程专业的中国留学生签证?

有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看完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校报发表的有关刘若鹏和“隐形衣”研发的文章,或许会多少了解一些背后的原因。

美国学术机构颇受中共间谍活动的“青睐”

《纽约时报》说,在美国,研究机构似乎尤其容易受到间谍活动的影响。据美国国防部统计,2014年,外国获取敏感或机密信息的行动有近四分之一都是通过学术机构进行的。

在今年4月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前国家反间谍官员克利夫(Michelle Van Cleave)表示,自由和开放导致美国成为“间谍的天堂”。她还表示,中共和俄罗斯的特工们都带着“详细的购物清单”来到美国。

联邦调查局(FBI)反情报部门助理主任普里斯塔普(E. W. Priestap)于6月6日在参议院小组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说,截至2018年3月,有140多万国际学生和教授参加美国开放及合作的学术环境。但这种开放的环境却把学术界置于危险之中,一些外国个体尤其是外国政府,试图非法获取美国的学术研究和信息,以促进其“科学、经济和军事发展目标”。这样做他们可以“节省大量的金钱、时间和资源”,同时又“实现了技术上的进步”。

普里斯塔普还说,他们的手段日渐精巧,富有创意,对美国的学术、经济、军事构成威胁,侵蚀国家安全。

近两个月来,白宫一直在考虑是否要限制中国公民入美从事敏感研究。纽时报导说,中国公民刘若鹏所涉事件,促使美国政府有了此种打算。

引以为豪的“隐形衣”发明的背后

刘若鹏于2009年获得杜克大学博士学位,其在回国一年后创建了光启科学和光启科技两家公司。中共媒体大力赞扬其极具天赋,发明出举世震惊的“隐形衣”。刘因此被称为中国的乔布斯、马斯克、“中国超材料的先行者”。刘领导的研究所获得了上千项专利,受到了中共政府高度重视。刘若鹏也因此被选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然而光启公司夺人眼球的技术背后,却引来了舆论层层质疑。杜克大学校报《The Chronicle》发表了质疑刘若鹏窃取该大学知识产权的文章。

报导说,刘在杜克大学就读期间,曾参与五角大楼资助的、由史密斯(David R. Smith)带领的研究团队,这个团队主要是研发隐形衣材料。

隐形技术在军事上应用尤为重要,可协助战机躲避雷达的侦测。

刘若鹏在加入史密斯团队不久后,便建议该团队与中国东南大学毫米波重点实验室的崔铁军合作,还提出邀请崔的团队来实验室访问。刘告诉史密斯,来访费用都由中方承担。

结果,崔的团队不仅访问了史密斯的实验室,还对实验室的仪器照相,进行了精确的测量。

曾赢得美国新闻界最高荣誉奖“普利策新闻奖”的高尔登(Daniel Golden)通过了大量的调查及采访,在《间谍学校》(Spy Schools)一书中详述了刘若鹏的故事。他说,在学术界,访问团在访问实验室时对实验器材照相是有争议的。为了保持竞争优势,美国大学的一些研究团队禁止对实验室照相。

联邦调查局的信息披露,史密斯的实验室很快在中国就被复制出来了,模仿程度细到每个仪器的螺栓。史密斯团队的成员、实验室仪器的设计者Bryan Justice说,他花了大约一个半学期的时间来开发、排除故障以及测试这个系统,而崔铁军的团队在几周内就复制出来,因为繁重的工作早已由开发者完成。

崔铁军在回复高尔登的邮件中并没有否认他的团队拍摄并复制了这些重要设备,但他试图弱化所拍摄照片为他们带来的益处。

在杜克大学期间,刘若鹏曾和一位博士后合作。该博士后把利用超材料弯曲光线等研究的相关文件,以及从模拟实验中得到的数据给了刘。但不久后,他却惊讶地发现崔铁军也拿出了这些数据,他们装出“好像是中国团队的大发现一样”,令该博士后感到非常不安。

高尔登还披露,在刘若鹏的安排下,中共政府和崔铁军资助史密斯的团队到中国访问,整个行程全部免费。史密斯希望到中国后能够留一天进行观光,但遭到刘的反对。刘告诉史密斯说,既然是中共和崔铁军支付史密斯团队的费用,那他就应该贡献全部时间来为崔的团队提供技术建议和演讲。

高尔登在文章中指出,很有可能中共官员预料史密斯会给予全力合作,因为刘已经说服史密斯加入中共的“111计划”,也设立了有关超材料的研讨会。刘在说服史密斯加入“111计划”时说,加入该计划将会加强与崔铁军和资金研究会的合作,但刘却没有告诉史密斯这个计划的真实目的。“111计划”是由中共教育部和国家外国专家局联合组织实施,通过聘请海外知名科学家来促进中国大学的科学复兴。

后来史密斯意识到,刘若鹏是想要中国的同事也得到他在美国接触的先进技术。刘在回国后建立的机构后来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投资,注册了上千项专利。

高尔登说,刘若鹏利用了一个灰色地带,导致大量由美国纳税人出资所得的敏感信息流向外国政府。

他还说,实际上刘的财富和名气只是一个面具,就像他在庆典晚会上的服装一样。他们掩盖了一个从未公开的令人不安的现实:他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更高教育形式的“经济间谍”。

杜克大学校报《The Chronicle》说,史密斯小组的这个可以使用到军事用途的隐形衣项目由五角大楼资助,最终被泄漏给中共,自然引发五角大楼的不满。

《纽约时报》报导,中共据称在今年4月测试了一种隐形屏障,可以让普通战斗机突然从雷达萤幕上消失。此事再次引发了美国政府对刘若鹏盗取杜克大学知识产权极大的关注。

美国会众议院的一个科技委员会4月就美国学术机构被渗透举行听证。众议员们担心,中共在美国各个高校安插“学术间谍”窃取科学技术。

听证会还特意邀请了高尔登在国会作证。高尔登说,美国大学的全球化使美国的高等教育成为国际间谍战的前线。

美联邦调查针对“行动” 不针对“种族”

中国留美学生现在约占在美国的国际学生的三分之一。高尔登说,虽然绝大部分中国学生对美国并不构成威胁,并为美国的大学生活带来新的活力和新的角度,但是有部分学生涉嫌间谍活动并被美国法院起诉。

他说,2000年以来,至少有30名中国留学生被美国以经济间谍、盗窃商业秘密以及类似的罪名起诉,他们就读的学校包括哈佛、斯坦福、哥伦比亚以及康奈尔等名校。他指出,中共吸引海外人才的“千人计划”、“111计划”等,为美国科技被盗窃提供了“潜在动机”。

FBI反情报部门助理主任普里斯塔普也认为,中共所谓的人才引进(brain gain)加剧了美国大学知识产权遭盗窃的威胁。例如,“千人计划”等项目提供具有竞争力的薪酬,最先进的研究设施和诱人的头衔,引诱中国海外人才和外国专家将他们的知识和经验带到中国。

数据显示,千人计划的一次性补助可高达100万元。

据党媒《人民日报》报导,中共在2015年5月召开的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海外留学人员为统战工作新的着力点,是中共着重团结的对象。对他们不仅要团结,而且要培养“使用”。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成员韦塞尔(Michael Wessel)表示,这些(人才)计划的专家所造成最大的威胁是,他们有可能向中共转移或运送专有的、机密的或是有出口控制的信息,或是可能被刑事起诉的盗窃知识产权。

曾加入“千人计划”的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生物系统工程系华裔教授张以恒,以及曾在美国就读和工作的天津大学教授庞慰分别以欺诈美国联邦政府和盗窃商业秘密罪受到了美国政府的指控。

外界质疑,美国的间谍调查是否只集中在中国人的身上?对此,普里斯塔普强调说,FBI的调查并不针对特定的“种族和原籍背景”,他们关注的是“行动”。美国情报部门注意到,在学术间谍犯罪中,中国公民的数量不成比例地高于其它国家公民。

普里斯塔普还披露了几种常见的校园间谍形式,比如,一些学者利用美国校园的自由交换信息来盗窃未发布的数据、实验室设计、实验程序、研究样本、蓝图和最先进的软件等。

美国将收紧一定专业中国学生的签证申请

上个月底,美联社率先披露,一项将于6月11日生效的新签证措施规定,研读某些高科技专业,包括机器人、航空和高科技制造业的中国留学生,签证有效期将从五年缩短为一年。

拉莫托维斯基(Edward Ramotowski)是美国国务院领事事务局签证办公室副助理部长,负责监督200多个美国大使馆和领事馆的签证工作。他在6月6日的听证会上证实,从6月11日起将加强筛查对研读某些敏感专业的中国公民。但新规定并不意味着禁止这些人入境。如果获得批准,他们将拿到一年多次往返签证,并可以续签。其它学科的中国学生将不受影响。#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6-10 5: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