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第二人生 始于你明白 人生只有一次(1)

作者:拉斐尔·乔丹奴(法国)

卑诗省素里市一位单亲妈妈4个月都无法给自己和儿子找到一处居所。图中女子为示意图。(Fotolia)

    人气: 276
【字号】    
   标签: tags: , ,

日复一日的规律让生活变成了一种习惯,也逐渐失去热情……

卡蜜儿从否认、逃避到接受,进而勇于面对内心的渴求,终于寻回遗落已久的梦想与幸福。

*1
 
雨一滴比一滴粗,“啪”地重重落在我的挡风玻璃上。雨刷嘎吱作响。而我,双手紧抓着方向盘,咬牙切齿,内心也同样愤怒。不久,雨开始狂暴地下着,我本能地抬起脚来。现在就只缺场车祸了!是不是所有事情都联合起来欺负我?建造方舟的诺亚来找我了吗?这场大洪水是怎么一回事?
 
为了避开周五晚上的交通阻塞,我决定抄小路。怎么样都比忍受塞满车辆的交通干线,以及彷如演奏手风琴时凹凸起伏的车流来得好!我可不想在马路上拉手风琴!我睁大了眼,努力辨识交通标志却只是白费工夫,因为与此同时,上头那帮天神乐得往车窗玻璃抛出雾气,这让我整个人更加烦躁。

但这似乎还不是最糟的。当我驶进一片黑暗的树林里,GPS突然决定和我分道扬镳,这马上造成了影响:我要往前走,它却不停地原地打转,或者说是鬼打墙。
 
我打哪儿来,GPS就回不到那儿去。或者应该说,GPS没办法让我安然无恙地回去。

我所在的地方是那种被地图遗忘的区域,而GPS萤幕上指示的“你在这里”,却哪里都不是。这个几乎赚不了钱的公司,在我老板的眼中大概就等于我的潜在客户,于是他有足够的理由要我出差到这地方。

不过或许还有一个台面下的原因。自从他允许我缩减工时之后,我总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仿佛他把这些别人不想接的任务交给我,就是要我报答他的恩赐。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总是待在这个移动的四轮橱柜里,在巴黎广大郊区的道路上来来去去,为着一个个微不足道的行程忙个没完……

好了,卡蜜儿,别再多想了,专心看路!

突然之间,耳边传来爆炸声,一道吓人的声响让我的心跳瞬间冲上一分钟一百二十下,并且造成了失控的急转弯。接着,我的头撞上挡风玻璃。然后惊奇地发现,一生的经历果然会在这两秒中快速闪过眼前。昏沉了几分钟之后,我打起精神,伸手摸摸额头……

嗯,没有摸到黏黏的东西,只有一个大肿包。我快速检查了一下全身……没有地方疼痛。幸好,惊吓多过于疼痛。
 
我下了车,同时尽可能地用雨衣盖住身体,查看车子的损坏状况:保险杆有点凹陷变形。确认最惨的事情没有发生之后,我的恐惧转成了愤怒。该死!哪有人在一天之内发生那么多麻烦事?我急忙找出手机,就像抓住一个救生圈。喔!果然收不到讯号!我倒不怎么意外,因为我对今天的楣运已经妥协了。

我坐回车里等待求救的机会,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连一个人影也没看见,什么都没有。我独自迷失在这片荒凉的树林里,不禁开始焦虑起来,原本已经干渴的喉咙更加干燥了。
 
与其在这里干着急,不如走出去吧!这附近一定有人家。
 
于是我离开驾驶座的保护,穿上那件不怎么挡雨的雨衣,毅然面对风雨。既然上战场就要有上战场的样子!不过坦白说,就现在这个状况看来,我的气势根本派不上什么用场。

走了十几分钟,对我来说就像永远那么久,我终于到了一幢花园住宅的篱笆前,按下视讯对讲机钮,这对我来说就像按下病床急救钮。一个男人以客气但冷淡的声音应答,就是那种从门后传出,专门应付不速之客的声音。

喂?有什么事吗?

我暗自祈祷,希望住在这里的人好客而且不冷漠啊!
 
“先生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在你家后方的树林里出了车祸……我的车子爆胎了,手机也收不到讯号……没办法找人救援……”
 
大门打开时发出的嘎吱声响吓了我一大跳。
 
难道是因为我的眼神太像悲伤的可卡犬,还是我这副仿佛遇上船难的狼狈样,让这位住宅主人愿意提供避难处给我?不管了,我大大方方地进门,然后看见一栋饶富特色的漂亮建筑,四周围绕着一座精心设计,而且维护良好的花园。这幢别墅在树林里的存在,简直就像是砂砾中一块货真价实的黄金!

*2
 
台阶亮了,小路尽头的那扇大门开了。一个五官有如雕塑般精致的男性,撑著一把巨大的伞朝我走来。当他几乎走到我面前时,我发现他的脸长而匀称,有着一道道算是深刻的细纹,不过,他是那种长了皱纹也好看的人,可以说是法国版的史恩康纳莱。我还注意到,他的嘴角两侧各有一个如逗号般的酒窝,让微笑上扬的嘴角更加凸显,他的整体容貌因而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仿佛在邀请别人跟他对话。

他的年纪应该已经超过六十岁,但那双腿并拢的站姿,就像玩跳房子跳到了目的地,一派从容自若。他有一双漂亮的浅灰色眼睛,闪著慧黠的光芒,就像孩子刚擦亮的弹珠。他的发色花白,以这个年纪而言,发量丰富得令人讶异。他额头中间横著一条略有起伏的纹路。极短的胡须就与庭园里的草木一样,修剪得整整齐齐,再次反映出他全身上下一贯的细腻风格。
 
他邀我跟他一起走进屋内。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该说什么……
“进来吧!你全身都湿透了!”
 
“谢……谢谢。你真的太好了。我要再次跟你说声抱歉,打扰了……”

“别不好意思。完全没问题的。来,请坐,我去拿条毛巾让你稍微擦干。”
 
一位高雅的女士走向我们,我猜想是他的妻子。她见到我毫无预警地出现在她的屋子里,微微皱起了眉头,美丽脸孔原本散发的优雅顿时减了几分。
 
“亲爱的,一切都还好吗?”

“对,还好。这位女士刚出了车祸,而树林那里收不到手机讯号。她只是需要打个电话,休息一下就好。”
 
“啊,当然可以……”
 
听了解释后,她原先的疑虑态度立刻转变,看见我一副冻僵的样子,便亲切地问我要不要喝杯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当她进了厨房,她的丈夫拿着毛巾走下楼。
 
“先生,谢谢你,你真好心。”
 
“我叫克劳德。叫我克劳德就好。”
 
“啊……我叫卡蜜儿。”

“卡蜜儿,要是你想打电话,电话就在那儿。”
 
“太好了。我只需要一会儿就好。”
 
“没关系,不用急。”
 
我往电话走去。电话就摆在一件精致的木质家具上,家具正上方挂着一幅现代艺术画,房子的主人显然很有品味又有钱。能遇到他们,而不是闯进影集《欲望师奶》里会吃掉意志消沉主妇的怪物岩洞,真是太令人放心了!
 
我拿起话筒,拨打了保险客服专线。由于GPS出了问题,没办法定位车子,在征求过这两位收留我的主人同意后,我请修车厂人员先过来这幢住宅。对方告诉我一小时之后会到,我松了一口气,事情终于有了好的发展。
 
接着再打电话回家。克劳德为了顾及我的隐私,拿起火钩子,走到客厅的另一头去拨弄壁炉里烧得劈啪作响的柴火。

电话没完没了地响了八声,我丈夫终于接了电话。从他的声音听起来,我猜他一定是在电视机前睡着了。他听见我的声音,似乎不讶异也不担心。他已经习惯我偶尔会很晚才回家。我向他解释自己遇上的麻烦,但我每讲一句,他便“啧”几声,表达心中的不悦,接着才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像是:要多久时间他们才会过去帮我救急?要花多少钱?

我原本就已经很焦虑了,他的行为更让我想对着话筒大吼!难道他就这么一次表现点同情心都不行吗?我告诉他,我自己会想办法,不用等我睡觉,然后愤怒地挂断电话。

我的手忍不住颤抖。我感觉双眼泛出了泪水,视线开始模糊。我没有发现克劳德走了过来,所以当他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时,我吓了一跳。

“还好吗?你觉得还好吗?”
他亲切地问我。我多么希望方才能够听见丈夫用这种口吻对我说话。
 
他蹲下身子好平视我的脸,然后又说了一次:
“还好吗?你还好吗?”
 
此时,他散发出的气质突然让我情绪激动了起来。我的嘴唇开始颤抖,眼皮底下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争相涌出……睫毛膏顺流而下,胡乱地糊在脸上。

终于,我让这几个小时、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更久以来所累积的挫折,那些就要超出负荷的挫折,完全宣泄而出。◇(未完,待续)

——节录自《你的第二人生始于你明白人生只有一次》/ 圆神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枝子拚命忍住想将这件事告诉身旁两位评审的冲动,虽然她事前完全不看参赛者资料,但西蒙通常会浏览一遍,思美洛则是习惯清楚掌握资讯,所以他们不可能没注意到这行字;而且更令人惊讶的是,上头还标示著“附有推荐函”。
  • 猪饲真弓是三枝子高中时认识的朋友,现在是当红推理小说家。对于身为归国子女、只有国三到高三住在日本的三枝子而言,真弓是屈指可数的朋友之一。曾随着担任外交官的父亲旅居南美与欧洲的三枝子,当然无法适应凡事讲求群体意识的日本文化,所以能成为好友的也只有像真弓这种独行侠。现在两人偶尔还会相约碰面,而且每次见面,真弓就会喟叹艺文界和古典乐界还真像。
  • 其实起奏的瞬间,便晓得这孩子是否琴艺精湛、才华闪耀,所以有些评审会自豪地说,自己具有瞬间辨识英才的能耐。的确有些孩子才能过人,但也有些虽然没那么耀眼,不过只要稍微听一下,便知道实力不差。评审时打瞌睡固然是既失礼又残酷的事,可是如果连肯耐著性子听的评审都竖白旗的话,要想成为万人迷的专业钢琴家,无疑是天方夜谭。
  • 你一定遇见过这样的朋友,平时三百年不联系,一联系就问:“在吗? 在吗? ”也不说什么事,但最后一句总是落在“能帮我个忙吗? ”有时候是向你借钱,有时候是想拜托你介绍工作,有时候什么都不为,只是想你在网路社群中给他小孩的照片按个赞。
  • 叶太偶尔会听见护理师的脚步声,但大家可能都不想打扰这位独自待在亡父病房的儿子,因此无人闻问。叶太可以放胆看父亲的日记,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 说到底,他根本不懂英文的“小偷”该怎么说。万一不小心说错了,一定会被在场的美国人笑死。当然,就算用日语大叫“小偷”,只要语气够急迫,外国人肯定也能听懂(毕竟有个男人拿着包包飞也似地跑走)。但叶太办不到,因为他一路以来,都将“从容不迫”视为最高原则,绝不能在此破例。 活在各种耻辱中的叶太,原本想在中央公园的绵羊草原阅读最爱作家的新作,包包却被偷走,简直是奇耻大辱。
  • 别得意忘形、别得意忘形,叶太不断告诫自己,嘴角却不争气地上扬。国中二年级时,班上最可爱的女同学在情人节送他巧克力,当时他也笑得合不拢嘴;在那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心情了。
  • 我的故事要从九年前说起,那时我刚工作。自己什么也不懂,只有一颗天不怕地不怕的心,在同部门认识了我的男朋友,至今我们已经交往九年,可能一般人听到这个数字第一反应是:那怎么还不结婚?
  • 朋友最近花了两百万买了一款新车,从宁波开车到杭州找我玩。“你把地址传给我,我去接你,我们一起去山里嗨一下。”他说。
  • 有一次英国办了一个 “妙丽在地铁藏书”的活动,然后在媒体推波助澜地传播下,引起了国内许多网友的注目。“全世界都疯了!”他们在标题里使用了这样醒目的文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