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审查脸书谷歌同华企合作 专家揭中共阴谋

脸书周四(26日)股价暴跌,市值蒸发超过1,190亿美元,创下有史以来美国上市公司单日最大的市值损失纪录。 (LIONEL BONAVENTURE/AFP/Getty Images)

人气: 728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继社交媒体公司脸书承认向中国公司提供用户资料受到美国国会关注之后,美国国会开始审查谷歌公司和中国科技公司之间的合作,推特也受到美参议员的询问。那么,美国为何关注社交媒体公司与中国公司的合作?中共在这些合作中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美国社交媒体脸书日前被媒体曝出给中国华为等4家公司提供用户数据,引发美国对国家安全的疑虑。

《纽约时报》6月6日的报导说,让中国电讯设备公司华为、联想、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和TCL得以取得脸书部分用户数据的协议可追溯到2010年。而华为近年被美国情报部门列为国家安全威胁。

在脸书宣布将在本周内终止与华为的协议时,美国会议员将目标转向谷歌与华为合作的安卓操作系统。今年初,谷歌与华为公司达成协议,允许华为制造的设备使用安卓的发送信息服务功能来发送文本、照片和其它媒体信息。

据报导,谷歌的母公司字母表公司先前已宣布与华为、小米以及科技平台腾讯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谷歌表示,包括华为在内的全球几十家合作协议中,不会提供接触谷歌用户数据的特别许可。

不过有消息称,包括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参议员马克.华纳在内的部分议员对谷歌与华为的交易感到震惊,希望更深入了解这类合作伙伴关系的运作。

美国为何关注社交媒体公司与中国公司的合作

针对近期美国国会对社交媒体与中国公司合作的关注,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曾建元对大纪元表示,美国政府在这个时候出手是非常重要的。

曾建元说,中国的公司大都具有官方色彩,即使没有官方的资本,也是在官方的特许之下才有办法从事跨国的软体的服务,“所以,美国如果对于这些社交媒体跟中国公司的合作没有把关或提醒,很有可能中共官方就藉由在全球普及广泛的软体很容易的掌握全球40亿人的资讯,这个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纽约时报》说,华为获得了中国大型国有政策性银行数以十亿美元计的信贷额度,帮助推动其在非洲、欧洲和拉丁美洲的海外扩张。其创始人任正非曾是中共军方的一名工程师。

另外,华为现在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不仅卖手机,还卖关键的网路基础设施。

“中国社会本来就没有法治的精神,就很容易通过跟西方国家这些软体公司表面上的商业合作,就可轻易取得全球每一个人的资料,那对于全球的资讯安全、所有人的隐私的保护,甚至对于人类文明的进步、自由的思想会产生一种全球性的电子监视下的恐怖的气氛。所以,这个调查是非常及时和有帮助的。”曾建元说。

曾建元表示,美国对这件事情的重视和作为,“一方面可以减缓中共对这些软体公司的压力,阻止伤害继续的扩大;另外,对出卖、泄漏客户资料给第三方的公司加以严惩。”

脸书的承诺和失信

2011年,脸书与联邦贸易委员会签订协议,保证只在用户许可的情况下才能与包括广告商和程序商在内的第三方分享用户信息。

“但今天被揭露出他们为了要进军大陆市场,然后和具有官方色彩的华为合作,有可能暴露了、或出卖了客户的资料,这就违反了与客户的契约,以及背叛了消费者或客户对它的信任。”曾建元说。

曾建元认为,脸书、谷歌在全球被广泛使用,是因为基于它的价值和精神,“即会去维护它的客户基本的权益,最重要就是客户的隐私权和其他个人通讯信息秘密的保护,大家对它有这个基本的信任、相信它才去使用它。”

曾建元表示,在一个大数据、巨量资讯的时代,任何信息上网路被截取,以中共庞大网路科技的实力与能力,这个资讯它就永久掌握了,“这是一个无法挽回的错误和伤害,所以这个事情非常严重,也让脸书的用户感到非常的失望。”

脸书和华为对分享用户数据的辩解

脸书同华为等中国公司的协议授予对方可获取设备用户和所有朋友的详细信息,包括工作和教育经历、感情状态和喜好。

脸书副总裁瓦雷拉解释称,与华为共享的数据是保存在华为的手机而不是服务器上。华为也出面否认收集脸书用户资料,称“从未收集或储存脸书用户的数据。”

前英特尔资深软体工程师高木对大纪元表示,脸书分享数据的动机从商业的角度考虑是为了赚钱,“可是,它跟中国的公司来分享数据,其问题和性质跟分享数据给美国的公司完全不一样,某种程度上是分享给了中共政府,这件事情是很严重的。”

高木说,脸书只要把数据给了华为的手机,华为的手机完全可以选择性的把一些数据发到它的服务器上,“它甚至不发这个原始数据,它可以发一些衍生出来的数据。”

高木解释,所谓衍生是指,数据本身经过加工整理,“比如,在用户的数据里发现一些文章,而写这些文章的人是中共比较感兴趣的那些人,作为华为它不会完全把这些人写的文章整个发出去,它只要把用户的名字,或能够定位用户的信息发到服务器,这样对用户的特别的监视就足够了,即没有把用户原始的数据发出去,可是这些由原始数据衍生出来的数据同样起到破坏作用。”

美国情报委员会质疑脸书的说辞,表示“希望了解更多有关脸书如何确保用户信息没有被发送到中国的服务器上的情况。”

中共的阴谋

曾建元说,中共就是要掌握各国全球的资讯,从个人资讯进一步伸展到个人所服务的机关,透过资料的比对,很容易取得各国的政府和民间企业、非政府组织等等资讯,“中共在进行全球扩张的时候,这些资讯的取得对它来说是一个制胜的关键,这就是中共主要的用意。”

自川普上任后,对中共大量盗取其他国家的智慧财产或企业秘密采取了一些列措施进行遏制。

“现在中共能够透过资讯软体、社交软体去搜集到个人及机构的资讯,这个手法比过去这个间谍行为更加的高明,而且更加的隐秘,对其他国家就防不胜防。”曾建元说,何况中国大陆拥有庞大的资源,投入大量的人力,又重视这些巨量资讯及大数据的搜集,“是它扩张称霸全球最重要的武器。”

曾建元说,中共现在是第二大经济体、军事力量也强大,但丝毫没有对人权法治基本价值的信守,缺乏对人类普世价值的忠诚,“在中国,中共动用国家的力量到每个个人身上,却没有一个机构可以去监督和制衡它;在国际间又是实力原则来主导,面对中共在政治军事科技的力量都比较强大,除非其他国家能够联合起来,否则很难对付中共全球称霸的作为跟强烈的意图。”

曾建元认为,世界各国对中共应该特别防范,“因为中共这样一个共产国家它对全球的扩张造成严重的威胁,在党国专制的今天,中共对全球人类文明的秩序所产生的威胁与其说是共产主义的威胁,倒不如更精确的说,就是中国共产党这个党国体制对全球人类文明秩序的威胁。”

曾建元表示,如果美国不遏制中共对社交媒体的遏制,后果不堪设想,“因为透过这些资讯的运算,它可以锁定到每个个人,只要任何人去阻挡中共政治经济利益的扩张,就很容易被中共锁定被警告和打击。”

美国应立法来保护美企并遏制中共

脸书分享用户个人数据给多家中国公司的报导引发美国一些立法人员的担忧。6月7日,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马克.华纳写信给推特和谷歌的母公司字母表,询问是否与中国的移动设备制造商签有类似脸书的数据共享合作。

曾建元认为,美国应该立法来约束美国社交媒体公司,“立法在防堵遏制今天这个情况的恶化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具有中共官方背景的、或者有巨大国家安全疑虑的厂商不要与它合作。”曾建元说,对于有前科、证据确凿的厂商,甚至可以禁止美国的公司跟它合作,或者禁止这些厂商进入美国,“这是最根本最有效的做法。”

“其次,对于有安全顾虑的中国厂商,美国政府在法律的基础之上,对全球发出警讯,就美国实际掌握的状况、调查的结果来提醒美国及全世界,这是透过立法来要求美国政府要做到的任务。”

今年1月,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已拒绝承销华为最新推出的智能手机Mate 10。4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提出,禁止接受联邦政府补贴的电信公司使用被视为国家安全威胁的供应商。

“还有更进一步对中共的反制做法。”曾建元说,如果中国厂商盗取资讯秘密的作为是政府默许、鼓励,甚至政府指使的中共国家的、全球的资讯的恐怖主义,它就会拉伸到每个国家安全的高度,“那对中共实质的去实施侵略和侵害他国国家安全利益的作为,就可以从国际法的角度对中共官方进行制裁,最常见的最有效的就是经济的制裁,还有政治上围堵及军事上的制裁,去警告中共不要再犯。”

联邦参议员沃纳(Mark Warner)表示,美国从2012年就开始关注并担心华为、中兴等设备制造商与中共的关系。美国情报部门担心,北京透过这家高科技公司从事间谍活动或者发动网路攻击。

有消息称,国会参众两院正在研究制定新的法案,进一步限制华为和中兴这两家中国科技公司在美国的销售。#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06-10 7: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