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民币贬 股市跌 中美贸易战首轮分胜负

【大纪元2018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中国股市大幅下泻,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屡屡破新低,中共央行再次降准以释放更多银行资金。大陆学者认为,中国经济面临“金融恐慌”、甚至面临着经济泡沫破灭的危险。陆媒称,中美首轮贸易战胜负已分。

人民币连跌8天 传中共央行出手遏制

6月29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未能止跌,较前一交易日(28日)下调206个点,报1美元兑6.6166元人民币。这是人民币中间价连续8个交易日下挫,也是自2017年12月13日以来人民币汇率贬到最低,首次贬破6.6关口。

当天离岸人民币汇率一度跌破6.65,低见6.6521,但随后大幅反弹逾350点子,高见6.6157,之后再次回落,并在6.63附近反复。这是离岸人民币11天连跌。

在岸人民币收报6.6246,在岸人民币6月累计仍贬值3.38%,创汇率并轨(1994年)以来最大单月跌幅。

6月28日,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报6.596,创2017年12月20日以来新低。

6月27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大跌389个点,报1美元兑6.5569元人民币,为今年1月9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当天,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曾大跌逾300点子至逼近6.62,连跌10天,低见6.6189,创逾半年新低,追平2016年以来最长连跌纪录。

《华尔街日报》引述外汇交易员的话说,27日美元升破人民币6.60元水平后,至少有一家中共国有银行大举抛售了美元。该行历来担当中国央行干预市场时的代理银行。报导说,某亚洲银行驻上海的高级外汇交易员称,上述银行的美元卖单如此之大,他们马上就知道这是中共央行出手了。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先扬后抑,一季度升值3.8%,但2季度大贬5.3%,上半年累计贬值了1.7%。根据媒体分析,人民币贬值主要有四大因素。

一,人民币走贬或受中共降准牵连。中共央行4月25日前一轮定向降准后,人民币开始出现走贬趋势。6月24日中共央行再度宣布定向降准,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人民币下跌明显加速。

二,美联储6月14日宣布加息25个基点,预计今年和明年美联储还将有5次加息。据腾讯财经报导,美联储加息除会促使大陆的股市走向低迷、人民币贬值外,还会导致大陆资本外流、人民币资产(包括房价、地价等)下降等,甚至最终导致中国经济走弱。

三,中美贸易战至今无缓和迹象,加剧投资者担忧中国股市和人民币汇率会出现长期下滑,从而诱发一系列资本外流,增加中国经济负重前行的压力。

四,中共可能有意通过人民币贬值,推动大陆商品出口,让中方在贸易战中取得更多回旋空间。

但《东方日报》6月28日报导说,人币贬值是把“双刃剑”,中共虽可以让人民币贬值来对冲美国的关税,但此举不仅会让资本外流、打击海外投资者对中国的信心,增加经济下行风险,同时此举须冒着被美国冠以“操纵汇率”而加推贸易制裁的风险。

澎湃新闻引述中金公司一份最新报告也认为,本次人民币贬值,中共可能无“主动贬值”的意图,因为放任人民币贬值可能得不偿失。

股市连连失守 中美首轮贸易战胜负已分

虽然中共央行今年在1月、4月已降准,并宣布7月5日第三次降准,共释放1.4万亿元(人民币,下同)的资金,但也未能阻止大陆股市下跌、成为“熊市”。

6月28日,沪指失守2800点大关,收报2786点,下跌0.9%,连跌4天,并创近2016年3月1日以来新低。

深成指收跌1.1%,创业板则小幅收跌0.2%。沪深两市成交继续低迷,成交额仅3,060亿元,较上日略有萎缩。

《纽约时报》6月29日报导说,截至本周,中国股市从1月的高点下跌了逾20%,成为熊市。中国股市现在的跌落水平是自三年前震惊全球投资者的暴跌后所未见的。中共政府下属的一个精英智库于本周警告,出现金融恐慌的可能性显著上升,这进一步震撼了市场。

但就在股市接连下挫之际,中共官方试图通过发文稳住人心。如中国股市6月19日出现大幅下跌后,大陆《证券日报》6月20日在头版刊发评论自吹,“上市公司业绩持续改善”,“外部资金不断流入”,“改革开放政策稳步推进等。”

6月24日,中共央行宣布从7月5日开始下降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等。

《香港经济日报》6月26日报导认为,中共央行定向降准释放股市的利好消息,目的是营造经济向好的预期,稳定大市。同时,中共证监会领导层及相关专家学者,陆续登台唱好预期,助稳大市,助稳人心,务必令中国股市与中美贸易战脱钩。

但上述措施并没有阻止股市进一步下挫,沪指从19日的2907.82点降到28日的2786.90点,降了120多个点;深成指从19日的9414.76点降到28日的9071.73 点,降了343个点。

时政评论员石久天说,中共想在中美贸易战开打前夕,利用各种方法稳定股市,但现在看来中共出台的那些手段都不管用,市场对中国股市、中国经济并不看好。

按照美国6月15日公布对中国50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25%关税的计划,首次征税从7月6日起,对34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余下的160亿美元清单,因为美方需完成相关的手续才宣布具体开征日期,预计要到8月初才登场。

陆媒《汽车人》6月17日报导认为,美国15日公布对中国商品征收25%进口关税靴子落地的当天,上证指数放量下跌0.73%,这是上证指数周线的四连阴。创业板更是大跌1.89%。

15日当天晚,在中共宣布针对性的贸易反击之后,道琼斯指数不跌反涨,出现了一波急速的连续拉升,表现出美国资本对中国贸易反击的强硬态度。

报导说,虽不能说是中美贸易战直接导致了A股跌跌不休的惨剧,但时间上却非常契合。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美国股市晴空万里。经历了2月份的小幅回调之后,美股三大指数再度走强,其中,纳斯达克指数屡创新高。中国熊和美国牛,令投资者唏嘘不已。

报导说,中美贸易战第一回合,胜负已分。同样陷于双边贸易战,美国越来越主动,中共越来越被动。

央行降准超预期 经济隐患深

美联储本次宣布加息25个基点后,中共央行本次不但罕见未跟进加息,反而逆向操作,在6月24日宣布从7月5日起,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中共央行负责人当天表示,预计本次可释放约7,000亿元资金。其中,5家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降准,释放约5,000亿元,用于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项目,但不支持“名股实债”和“僵尸企业”的项目;其它金融机构降准,释放约2,000亿元,主要用于支持相关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这是中共央行今年第三次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规模是今年前两次降准后的总和。1月25日,央行定向降准,释放3,000亿元左右的资金;4月17日,央行再次降准,释放4,000亿元增量的资金。

《东方日报》6月26日报导说,市场原预期本次央行释放约4,000亿元资金,实际竟达7,000亿元。这反是利淡信号,意味“缺水”超想像,需要央行额外注资,凸显去杠杆不易,人民币或愈趋贬值。

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经济总量近12万亿美元,为全球第二大,动力主要来自借贷及进取的商业策略。过去廿年,经济总量增12倍,金融杠杆飙40倍,使总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由10年前的1.6倍,飙至逾3倍。

报导说,随着经济总量愈大,若不改变增长模式,杠杆就愈要几何级数倍增才能维持荣景,届时将达到不可持续的地步。故此,大陆须实行去杠杆、打击“地下贷款”。企业借贷要回归至传统银行,但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银行贷存比率就升至1.04倍,即银行已不能靠自身存款维持贷款增长。

同时,中共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大陆5月社会融资规模仅7,600亿元,创22个月新低,远低于预期的1.3万亿元.

报导说,这反映了“地下贷款”融资剧烈收缩,企业贷款需求急降,实体经济有放缓趋势。企业贷款需求剧减可以是贷款机构怕违约使融资难,亦可以是企业找不到扩展业务机遇,如今央行“放水”超预期,恐意味贷款一方怕变“烂账”居多,绝非好消息。

文章最后说,既然过往大陆经济增长靠信贷力撑,如今已呈现“恶性循环”,即信贷增长偏低打击市场“胃口”,需求减少造成信贷增长再减慢,继而拖累经济进一步恶化。

《香港经济日报》报导说,央行本次降人币存款准备金率,显然是外忧中美贸易战,内忧经济减速、债务问题恶化等,要略宽货币政策应对。

投资方面,大陆1至5月的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按年增速继续放缓至6.1%,增速创1995年有记录以来新低;消费方面,大陆5月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8.5%,创下了2003年5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净出口方面,大陆5月份的进出口贸易顺差1565.1亿元,收窄43.1%。

此外,大陆地方债务问题严峻,不但企业违约增加,地方财政问题亦浮现,例如有地方政府出现无力支付公务员工资的情况。

《香港经济日报》报导说,中共过去大水漫灌遗害至今仍烈,央行现在释放仅约7,000亿元资金,要托起经济增速恐怕难以达到。

大陆学者警告:“明斯基时刻”降临

大陆金融学者贺江兵6月26日在自由亚洲电台上刊文警告,中国的明斯基时刻已经来临,经济泡沫随时可能破灭。

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是以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命名的,描述的是资产价值突然崩溃的时刻,也就是大家熟知的经济泡沫的破裂。明斯基认为在经济长期稳定发展之下,逐步显现的金融投机主义可能会导致国有债务增加、杠杆比率(公司负债和收入比率)上升,进而引爆一场金融危机和后续漫长的去杠杆化风险周期。

贺江兵表示,他并没有夸大中国经济岌岌可危的现状。就近期剧烈的市场反应来看,泡沫破裂才刚刚开始。他列举了中国经济的三大定时炸弹。

一,中国内债问题截至2016年12月高达244万亿元,中国2016年的国民生产总值仅为约75万亿元,这意味着中国的总负债率逼近350%。在金融学中,这个百分比越小表明债务越健康,而超过200%就需警惕了。

二,中国楼市的疯狂泡沫。他引用了中共建行董事长田国立6月在陆家嘴论坛上的发言说,中国房地产总值的估计数字从40多万亿美元到400多万亿人民币不等。无论如何,这些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贺红兵说,中国房价泡沫正在破裂。据《北京青年报》报导,去年北京房价高点明显下调,尤其是二手房,价格下跌多达20%。

三,人民币存在大量泡沫。央行数据显示,今年3月,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高达约174万亿元。这个数字比美元和欧元的供应量之和还要高。贺红兵说,这表明人民币发行过多已是不争的事实。

他说:“现在你(中共政府)非要和美国挑战,但你的泡沫不支持(贸易战的角逐)。你非要往(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钢针上碰,那你碰呗。现在很多人说这是鸡蛋碰石头,那不对。那是泡沫碰钢针。”

另外,对于中国的经济,中共体制内人士也发出警告。中共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李扬等4人6月26日发布的内部报告说,今年以来,债券违约、流动性紧张、汇率下行和股市下泻等相继发生,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加之美联储加息以及中美贸易冲突呈长期化和高度不确定性。他们认为,“目前中国极有可能出现金融恐慌”。 #

责任编辑:孙芸

阅读更多: